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教育教学和考研资料库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2018-06-11 11:21:45|  分类: 文化考证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作者:张风雷

今天我也去扬州实地考察一下九峰园的遗石。即荷花池公园。九峰园中的的九块石头,本来就是有大有小。清人李斗在《扬州画舫录》中说:“园中九峰,奉旨选二石入御苑,今止存七石。”
裴文说,“扬州七石,如今仅遗存一。”我个人实地考察认为,裴文中此话颇不够严谨。裴氏自己也承认,九峰石大者逾丈,小者及寻。何以判断其他小者,非是九峰“遗石”?准确地说,九峰园至巨者,仅存一石。即能达到3-4米大石,只有一块。这是九峰园中体型最大的一块遗石。我目测高度在3-4米。但是扬州公园方面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和介绍。
有些清人画的“洞天一品石”,笔者认为,颇与此石相似。是不是清人认为,此石即是“洞天一品”之石 ?显然最大的一峰,并不符合米芾的“八十一穴”之数的特征。远不及上海豫园的“玉玲珑”之多窍。扬州荷花池也有一个“玉玲珑馆”,我探进脑袋朝里瞧了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与东哺先生扬州寻洞天一品,有诗可证之一,记之如下:
扬州九峰园里石,也学裴君探虚实。
洞天一品玉玲珑,寻遍荷池人未知。
亲赴实地考察,扬州九峰园里(今荷花池公园)确有一个大可“逾丈”的“一品石”。见图。笔者为裴文中所言,赵云崧有诗云:“九峰园中一品石,八十一穴透寒碧。”所以,不可尽信人之所言。这个2米不到的的“玉玲珑”或“一品石”,显然是不符合米芾所说的“令百夫运致宝晋斋”的“洞天一品石”的体形特征。与东哺先生扬州寻洞天一品,有诗可证之二,亦记之如下:
上皇山樵人神秘,奇石元在宝晋里。
奈何过江荷花池,而今杨柳绕隋堤。
所谓“移来一品洞天,颠甚南宫拜石”之句,颇可疑也。扬州人所谓的“玉玲珑”或“一品石”明显偏小。上图照片可以证明之。扬州九峰园中的此“一品石”或“玉玲珑”,与上海豫园的“玉玲珑”石,是不好相比较的。赵云崧说它有“八十一穴”,怕也是不错的。笔者疑赵氏所言,即是指此石吗?即扬州人所谓的“一品石”吗?
近人齐白石所画之“洞天一品”石,则直接以此九峰之物为“洞天一品”。我个人认为,齐老亦大误矣。笔者实地考察扬州之后,对流传的各版本的“洞天一品”,似乎皆源于扬州九峰园中诸石。不过,各有所误罢了。此令人捧腹也。
裴氏所言之“今九峰仅存其一”,亦有所误,当为“九峰石之巨者”仅存其一,即能达到3-4米者仅有一也。并不判断九峰诸物仅有其一。目前,九峰园中大大小小石,是有的,谁是九峰遗石,即便是扬州土人,亦不可确指其中。

镇江城内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一日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在号称“南园遗石”,“镇园之宝”的巨峰石前留影纪念。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号称“南园遗石”,“镇园之宝”的巨峰石。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疑似“一品石”。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清人以此为原型的“一品石”,亦称“洞天一品”。
关于米家旧物洞天一品的初探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摄影:张风雷




附录:

九峰园里说九峰 

作者:扬州小兔子

随着南京的玄武湖、中山陵相继免费开放的消息在媒体上公布,引发了人们很大的兴趣,并且有人高声叹息:什么时候我们扬州的公园也免费?
其实,扬州有一个公园很多年都没有收费。这个免费公园也有着一般公园所具有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这个公园还有着一个其它公园不具备的有利条件——方案。据说这个公园最早的设计方案已经被发现,只是由于经济的原因还暂时没有能力来恢复到当初的风采。因此,在这个公园里就有了扬州其它公园不具备的遗址。一截残存的墙基,一圈颓疲的桩基,就是过去园主人的居所、客厅与小姐的绣房。
说到这里,很多人已经知道,我说的这个免费公园是荷花池公园。荷花池是过去这个园子的一景,这个公园有着很平实的名字:南园。因了在扬州城的南边。还有一个名字叫“影园”。现在在文汇路的入口处,一个类似脚印的大石头上,镌刻着关于“影园”的前世今生。影园是一个与南园风格截然相反的浪漫名字。闭上眼睛想像一下,满园都有影子,一定是水的世界。或者说,水,一定是这个园子的灵魂。
在水之外,这个园子里还挺立着九尊秀美的太湖石。所以,荷花池公园还有一个更有趣的名字:“九峰园”。以“九峰”名之,可见主人对九块石头的喜爱之情了。而九峰的命名,更是了得,它是清朝的乾隆皇帝在游玩南园以后,对这几块石头的喜爱,使他难以决然转身离去。他不但为这个南园赐了个“九峰园”的名字,还写下了洋洋洒洒的《御题九峰园记》。我们对这个免费公园里大石头或许见惯不惯,更可能因为扬州的很多公园里都不缺少太湖石的缘故而对这九峰园里的九峰石,存了一份轻视之心。这是大可不必的。想像一下,古人在这里,登高长啸,临水赋诗,是种怎样的疏狂!
“扬州名园甲江左”,这是乾隆皇帝在《御题九峰园记》开篇的第一句话。说起这九块太湖石,还有一段悠久的历史。与小金山前面那块著名的自然盆景花石纲一样,九峰园里这几块太湖石也有过显赫的身世。由于宋徽宗对太湖石的偏爱,全国各地有特色的石头都纷纷运往那时的首都开封。这里的九块石头,据说就是花石纲的遗存。
号称“南园遗石”的那块石头,占据着最为有利的位置,是九峰园的“镇园之宝”。这块石头,正对九峰园的大门。这块石头的高大,为同类石头中少见。而太湖石具备的玲珑剔透和瘦、透、漏、皱,它一个都不缺。以这样一块石头放在大门的入门处,既彰显了主人不凡的趣味,也借着这块石头,稍稍分割出一点私密与公共的空间,同时,还蕴含了一个徽商“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小小心思。
现在,每当我们走进荷花池公园,这块巨大的石头像一个谦卑的巨人,一如既往地欢迎我们。它的身上,爬满了爬山虎。可见这石头已经放下了身价,成了众多风景中的一道。石头脚下的一潭水里,是雅洁的睡莲。在合适的季节,每一个睡莲的骨朵儿都涨满了诗意,因为早晨的阳光会毫不吝啬地照在这些睡莲的身上,用和煦的抚摸,将她们从睡梦中唤醒……
九曲桥,将我们的视线引向一组古老的建筑。这个现如今叫做“小方壶”的茶馆,上方的匾额是“砚池染翰”,一个充满文人气息的建筑。当年,可能是园主人的书房吧。为了让读书的书生专心致志,一座桥,俗世与书中的世界就被截然分开了。
南园,在清初属于安徽歙县的盐商汪玉枢。乾隆二十六年,他的子汪长馨从江南购得了这九尊太湖石。再经过多年的营建,一座与扬州其它园林同中有异的九峰园横空出世,至今一直屹立在扬州的南门遗址旁边。每年夏天,在田田荷叶的清香中,更显出与众不同的遗世独立。这可能是荷花池公园新名字的由来?




附录:


湖上亭轩俨画图

扬州龚平

扬州老城,城外西南角的一片宽阔水面,波光潋滟。
它是扬州周边水系的重要节点,北接蜀冈瘦西湖来水,东联古运河,城内贯通南北的汶河(唐代称官河)汇入其中。这里,背靠连绵的城垣,南眺江南诸山,湖畔竹柳拂岸,池内荷叶田田,亭园轩阁掩映其间,风景甚是宜人,俨然人间画图。
明末,任职方司主事的郑元勋,看中了这方风水宝地,构筑起私家别业,董其昌为它题额,名曰影园。影园后毁于战火。清代,盐商汪玉枢(字恬斋)利用影园废址附近的一块隙地,建了一座宅院,因为地处城南,人们习惯称之为南园。南园的起初规模不算大,后来把近处的九莲庵囊括进来,气象就不一般了。
一、砚池染翰风物稠
两淮盐运使赵之璧《平山堂图志》云:“隔岸文峰寺有塔,俗称‘文笔’,故称南池为砚池。汪氏因于南园题曰‘砚池染翰’”。文化人形象思维丰富,善于幻想,把宽阔的水面比作砚台,而南面历历在目的文峰塔,犹如一枝竖在砚台边的如椽之笔。砚池染翰,从此成为扬州一景,赞誉不绝。
“南园之盛,由恬斋始也”,李斗在《扬州画舫录》中作如是定论,是很靠谱的。汪玉枢原籍安徽歙县,早年到扬州业盐,赚到了钱后便精心经营起自家的安乐窝。
扬州盐商中,徽商占多一半,徽商能吃苦,算计精明,靠着这点本事,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为盐商中的翘楚,汪玉枢是其中之一。徽商的特点是,“亦贾亦儒”,信奉“天下第一等好事是读书”。读书不只是为了附庸风雅,而是精明独到的处世准则。自己有了文化,哪天鸿运高照,上头给个“奉宸苑卿”之类的虚衔,今后就不被官府小看,办事要方便许多。而如果子孙有出息,得名,弄个官当当,光耀门庭,老子经商可不再受人欺负。总之,读书是一本万利的好事,不能等闲视之。
汪玉枢言教身传,为后辈做出榜样。他苦苦追求文化建树,与他交往的全是当时的文化名流。他积极参加由二马兄弟主持的邗江诗社,逢会必到,成为诗社的中坚力量。康熙间,王躬符曾在南园征集《城南宴集诗》,与会的俊彦宿儒包括主人汪恬斋在内,各赋七言古诗一首,高官廖腾煃序其事,一时称为胜游。
南园大门临河,景点有:深柳读书堂、谷雨轩,延月室,玉玲珑馆、临池、风漪阁、海桐书屋……等,湖光水色,亭轩相伴,虽由人作,宛自天成,康乾时期,聚集在扬州的文人雅士喜欢到此集会觞咏,也就毫不奇怪了。
二、风头十足九峰园
南园的出彩,要到乾隆第三次南巡的时候。此时,汪玉枢已谢世(1756年),同是韩江雅集中的陕西籍盐商张士科,写过《哭汪五丈玉枢》吊唁诗:“微才荷相赏,弥笃潘杨情。一日不携手,讵谓隔平生。回思二十载,有若影与形”,收录在《宝闲堂集》第二卷,写作年份是乾隆丁丑年(1757)。
到了1761年,汪玉枢次子汪长馨(椒谷)收集到九尊石峰,置于园中。第二年,适逢乾隆第三次南巡,喜欢江南景致的乾隆,到处游览,扬州南郊的汪氏别业也在其列。《钦定南巡盛典》记:“九峰园,园故多佳石。大者逾丈,小亦及寻。如仰如俯,如拱如揖,如鳌背如驼峰,如蛟舞螭盘,如狮蹲象踏,千形万态,不可端倪。”兴致勃勃的皇帝,看到了九尊奇峰怪石,非常喜欢,大笔一挥,给九峰园题名,还赋诗一首:“策马观民度郡城,城西池馆暂游行。平临一水入澄照,错置九峰出古情。雨后兰芽犹带润,风前梅朵始敷荣。忘言似泛五夷曲,同异何妨细致评。”怕人误解,乾隆在诗后加注:“园有九奇石,因以名峰,非山峰也。”这位以风流著名的帝君,可着劲把这座扬州八大名园之一的九峰园夸赞了一番。康熙进士钱陈群撰文《御题九峰园记》,详述乾隆巡视该园始末;一代俊彦杭世骏作《由砚池雨泛联句》,洋洋洒洒,记录下汪长馨与诗人们竞相唱和的盛况。
“名园九个丈人尊,两叟苍颜独受恩”。乾隆夸赞也许别有意图,他要夺人所爱,把九峰园中两块最耀眼的怪石送到京城去,让自个儿今后不必千里迢迢赶到扬州才能看见它们。此时,汪老弟还能说什么呢,家中的器物被皇上看中,那是圣驾的恩典,你能扭扭捏捏的不爽快答应吗?除非是吃了豹子胆,汪长馨哪敢呀!乾隆给的赏赐不是银子,而是隔了些年再两度观光九峰园(这时该叫“七峰园”才对,可皇帝金口玉言,谁敢改口),并一再赋诗纪盛,留下诸如“湖上亭轩俨画图”等名言。
当代作家董桥曾在题名为《玉玲珑》的文章中提到过汪玉枢,说他在新加坡的一位朋友家见过汪玉枢写的一幅题额,隶书“玉玲珑馆”四个字。那位朋友告诉他,玉玲珑馆是汪玉枢扬州别墅中的一景,事载于《扬州画舫录》。
三、流风余韵在秋禊
两淮盐政曾燠,也是一位文章太守,旦接宾客,夕诵文史,与文士们觞咏不断。在乾隆最后一次南巡过后十年,乾隆五十八年(1793)秋,他仿王士祯、孔尚任等前辈虹桥修禊故事,组织文人墨客雅集九峰园,举行秋禊活动。弦歌不辍,诗酒风流,形成九峰园最后的流风余韵。
岁月流逝,到了清代后期,九峰园逐渐沦落,园内的奇峰怪石,四处流散,不知所踪。后来,总算在有心人的呵护下,保存了其中的一峰。在南园旧址建荷花池公园时移入,供人观赏。高大玲珑的巨石,成为这所开放公园中的镇园之宝。这尊号称“丈人尊”的巨石,上部沟壑纵横,洞穴遍布,外凸者如峰起峦立,如云翻浪涌;低凹处如深涧纵悬,如朽木虫蚀。最上端,则尖削如峰,更显挺拔俏丽。著名园林专家陈从周教授到扬州,曾专程前往拜揖。
节假日,游人如潮,他们在欣赏湖中盛开的荷花之时,聚在怪石周围啧啧称奇。高大伟岸的怪石,昂首挺胸,似乎正在向围观的群众,讲述它那璀璨而又多舛的生平。


编辑:南徐散人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