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教育教学和考研资料库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易君左先生论扬州女人  

2018-03-08 15:21:38|  分类: 镇江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君左先生论扬州女人

 

 “我们到一个地方,最好要留心那个地方的社会生活的实际状况。”易君左先生说的这话,我个人认为,说得很实在。我相信易君左先生是一个中国士大夫文化素养很好的人。他深受着中国传统文化的陶染。从其作品《闲话扬州》看,易君左先生确实也是一个中国传统的文士。易君左先生论扬州女人,着实也值得后人细细玩赏。

君左先生认为,“扬州确实是一个产女人的地方。”所以,弄出一些骚人墨客风流才子来。中国社会,才子往往与佳人相伴而立。扬州这地方产女人。哪个地方没有女人呢?哪个地方不产女人呢?这是一个很意思的问题。显然,这个女人,除了性别因素之外,当然隐含着佳人之意。

用易君左先生的话说:“人人都说扬州好,及到扬州果不差。”对于每一个游扬州的人来说,侈想着在扬州的郊外发生最甜蜜的爱情,怕也是一种颇有意思的文人心理。我们从易君左先生的笔下,悉见到的扬州人多都是街头巷陌中匆匆而过的红男绿女。扬州女人是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女人。在易君左的眼中,扬州女是“只要是女人,头上没有不插花的。”扬州的女人们人人头上都插着一朵鲜花。那个插着鲜花的女人是一个河边刷着马桶的,她可以一边刷一边舀着水一边嬉皮笑脸的与担粪便的男子谈天的女人。易君左先生的这个观察不免细碎和细腻,文字倒也入木三分的。不过,也很有一些博人眼球的意识。

外乡人进入一个当地的社会系统内,总不免有些猎奇的视角。易君左先生观察扬州怕也这样。他在扬州的生活记忆中,总是难免会有“有时飞一个眼到隔壁或对座的女人身上”的时候。在这瞧扬州女人的目光中,易君左先生时常有不屑和嘲笑之目光,也时有不乏怦然心动之目光。他以为,在扬州听戏,扬州戏子的唱戏,讲到扬州大舞台的那出“平贵回窑”,王三姐的贞愤之气,并不好听,而是令人好笑!

君左谈及扬州的清唱,提到一个“双凤茶社”。只说到有一个叫“一点青”姑娘唱得尚好,其他则不敢恭维。这个清唱,是不是与扬州的清曲有关。我是研究过一些扬州清曲的历史。对之略有些了解。扬州平话其他的一些零唱。易君左先生所谓的这个“零唱”,是不是指扬州小调?扬州清曲、扬州小调,包括后来扬剧,它们之间是有着某种关联的。扬州的一些老妓能弹琵琶唱诗,我是没有见过,估计也是扬州清曲的艺术形式吧?易君左先生或许说得并不够准确。扬州的一部分船娘也是老妓。她们年老色衰,不得不转行变成船娘。所以,不仅是扬州老妓会唱些小曲小调,扬州船娘一般她们也能唱小曲小调的。

人们常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扬州地方不仅产女人,而且旧时代多姑娘(娼妓)。易君左认为,扬州的娼妓并不比全国其他地方高明。同时以为,扬州的娼妓也不最漂亮的女子。易君左先生的笔端这样流露着他的“不满”。他打了一个排比,列举了一些所谓的史实,“比如在绍兴吃不到顶好的花雕酒,在西湖喝不到顶好的龙井茶,一样的扬州看不到顶好的姑娘。这是一个什么缘故呢?大概因为好的多出门,留下的就不见怎样高明了。”郑板桥的诗:“千家养女先教曲,十年栽花算种田。”郑诗对于扬州出姑娘原因也给予了一个直白的注解。易君左先生自己也认为,“虽未免说得过分卫点,却是扬州的女子能歌曲懂戏剧的极多,至如娼妓,差不多没有一个不会唱曲儿。”

可见,扬州女习唱曲儿的是很流行的。于其中亦可见扬州的民风和习俗。那么,扬州有没有名花名妓呢?易君左先生的答案是“有!”他的朋友在一个大商家的宴席上遇到过两个有姿色,情性谈吐不俗的女子,名字一个叫花秀英,一个叫筱子红。不过,她们干这一行可怜的生涯并不兴旺。实际上得不到几个钱。所以,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当妓女的。你看她外面裹着绸和缎,心里充满苦和悲。

君左先生对于娼妓问题,应该是做了一些采访和调查的。在易君左先生的笔下,“比如你遇着一个姑娘,你问她是哪个地方的人?她一定答复之是扬州。所谓扬州,并不是限于江都县,是指扬州府所属七县——江都、仪征、高邮、宝应、泰县、东台、兴化而言,这几个县都是出姑娘的地方。”扬州姑娘的答复也是很意思。似乎扬州是盛产娼妓的所在。因为这个娼妓职业在旧时代也不光彩和体面,所以回答自然是含糊不清了。这样的心理今天的人也是可以理解的。

扬州出姑娘(娼妓)的原因,大约不外三种:1是经济原因,即一般生活很苦,地低水患多,收入不饶;2是历史原因,即由于一种习惯和风俗,并不以当娼妓为耻;3是地理的原因,即近水者多杨花水性,扬州杨柳特多,几完全水乡,见不着山的影子,所以人性轻浮活动,女性尤然。

此外,易君左先生认为,扬州是繁华的落伍者,扬州女子是繁华的追逐者,所以,扬州仅管不繁华,女子则一味慕繁华;但是因为社会经济力的薄弱,使女子纵慕繁华而不易得。因此,在扬州很不易看见几个摩登女性。老年妇女,坐在大门边抽旱烟;中年妇女,一年扎裤脚,这是一个模型;少年妇女,花枝招展,这是一个模型;但是很少有摩登化的。

不得不说,易君左先生对扬州社会的考察是全面的而且是深刻的。他以一个外乡游客的视角,多方面地观察和考察了扬州妇女。以扬州雇女工为例,已出嫁的叫做“高妈”,未出嫁叫做“莲子”。无论姓张姓李,你只按她是否出嫁的性质,一律喊她做莲子或高妈,你如果喊她做张妈李嫂,或是像我们敝县的口气称她一声“李家姐儿”,她不独不高兴,而且实行不答应你。这样的描述,是一个颇有意思的社会民俗现象。

扬州女性的服饰也是易君左先生感兴趣的一个话题。易先生敏锐地观察到,扬州女人在衣服上有一种特殊的嗜好,就是喜欢穿藕花色的轻衫。但是她们的衣质很不好。多是冒牌的西洋货和劣等的东洋货。女学生则多穿阴丹士林布。这反映了扬州女人追求新潮和时尚,但是尚且囊中羞涩或者品味尚且不高。扬州是繁华的落伍者,同时扬州女人又是繁华的追随者。恰恰也体现在了扬州女人的服饰文化中,得到了淋漓反映。

君左先生甚至观察到扬州女性的特别之处,有别于其他的地方,就是扬州女人,无论老幼美丑,两颊都是淡红得像海棠一般或鲜红得像樱桃一般或殷红得像玫瑰一般,这就是北地胭脂吗?易君左先生说,我常见江南的女子都是带着死灰色或虾青色,尤其是上海一带的妇女简直就棺材里的骷髅,这固然有水土的关系,但也因为是勤劳的效果;扬州女人的颊红也许是天给予她的?易君左先生的语气并不是断然肯定,却是有几分情调的。也可见易先生作为一个中国传统文士的可爱之处。这个可爱之处,就是率真和直言。他并不虚伪和作假。

君左先生点评扬州妇女,“除开真正的苦力比任何男性还勇武勤劳外,一般都萎靡不振。”易君左先生的这话,也是很有意思的。他一边赞扬了扬州的劳动妇女的刚毅、勇敢和勤劳,一边也批评了扬州妇女中非劳动者的萎靡不振。

君左先生希望扬州人要“兴奋”一些,不要总是“萎靡不振”。 易君左先生说,“假若湖南人沉毅一点,广东人安静一点,江浙人大方一点,中国还有不强的吗?若是扬州人能兴奋,这一个破落的大家,必可复兴!这一个衰颓的民族,方能有望!”易君连用了两个感叹号“!”,表明易君左先生对于扬州人,对于扬州女人,是有一点寄托和希望的。

君左先生的这些涉及女性和娼妓的尖刻言论,怕也是《闲话扬州》直接“惹恼”了或者说是直接“激怒”了扬州人的重要原因。这种带有性别歧视的言论,即便放在今天,人们谈论也是有所忌惮。更何况是民国时期,人们的思想还不像今天解放,易君左先生以文人的直性和文士的率言,也是他“惹”出是非官司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古人提倡谨言慎行,也是有道理的。不过,从今天的社会民俗研究角度瞧,易君左先生的文章是具有较高研究的水平。先生固然惹怒了扬州社会和扬州妇女,并不掩盖其文章本身的民俗学方面的学术价值。后世学者对此还是有一个比较客观和公正的评价的。

 

二〇一八年三月八日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