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世家的家学传承:以京口张氏家族张玉书为例  

2018-01-06 18:29:24|  分类: 镇江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茆萌      原载于《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3期
 
摘要:清代京口张家是宁镇地区典型的文化世家。张氏历代举业鼎盛,走出诸多杰出人物,经过世代传承与积累,出现了以文学与政事兼备的成就卓越的张玉书,将京口张氏家学文化推向新的高度。
 
 
清代京口张氏(丹徒张氏/镇江张氏)家族是当时宁镇地区典型的世家大族,与同为京口望族的陈氏家族、鲍氏家族相比,更有“一门进士”的世家盛景。清初张九徵的六子中,先后有张玉裁、张玉书、张仕可、张恕可四人考中进士,而张九徵也是顺治二年江南开科解元以及顺治四年的进士。其后张玉书之子张逸少为康熙三十三年进士,张锡庚为道光十六年进士。科第昌顺的张家在文学世家中也光彩熠人,张九徵、张玉书、张宏敏皆能诗,且宗尚唐音。此外张家先后数人仕途通达。而其中又要以九徵之子张玉书职位最高,才学最广。
张玉书,字素存,号润浦,顺治十四年举人,十八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赠太子太保,谥文贞,国史有传,著有《三征纪略》、《张文贞公集》、《外集》。张玉书历任文华殿大学士,兼任户部尚书之际,还作为总阅官与大学士陈廷敬共同主持编纂了《康熙字典》,亦参与了《佩文韵府》的编纂。张玉书的学力才识自不待言,而其身后庞大的世家文化根基亦让其得以独领风骚。京口张家的一门胜景、世代为官,较之其他几乎为半隐居状态的文化世家自有其独到之处。与其他文化世家不同,京口张家的鼎盛蕴含着世家文化之于时代的意义。下文将以张玉书其人其文为例,在复现其卓然成就的同时,亦对家学传承的世家文化作一剖析。
 
一、素存风雅,史学传家——“政事与文学兼之”
 
京口张家人文荟萃,张九徵、张玉裁、张逸少、张适等均博采众长。在诸多领域中,张家诸位贤士尤精史学,因此“史学传家”是张氏家族一个重要特色。张九徵精通明史,张锡庚“博通经史”,而张玉书更是集诸家之长先后参加了《明史》、《三朝国史》以及《政治典训》等史书的编写。
“史学传家”为张玉书的儒雅风流奠定了基础,而他不断发扬家学之传统,并博得“政事与文学兼之”(《文贞公集》序)的美誉。这一点,张家几乎无人能与之并论。张家张仕可、张恕可,以及后辈张锡庚等均高中进士,父九徵,兄玉裁、玉禾均历任高官,而宦场摄政论事他们则远不及张玉书;布衣张曾、张秉均以诗文擅长,与其相较,张玉书又丝毫不逊色于两人。风雅相承之下,张玉书独领风骚。
其子张逸少《先颂公行述》有云:“自幼颖悟绝人,读书过目成诵。性端重,寡言笑。甫人家塾,尺寸不苟,岿然如山岳。识者知为庙堂器也”(《京江张氏家集》卷二)。张玉书自幼聪颖,加之后天在家学润泽中严谨治学,最终得以成为“庙堂器也”,其成就多见于其“列诸四库”的《文贞公集》中。
曹文植在《文贞公集》序中指出张玉书著述文章,“见用于世”及“更行于远”。也正因为有如此远见卓识,张玉书才常常以其独到的见地在满朝文武中博得清能吏誉,又以渊博的学识洞悉今古、开拓言路,用饱含深情的奏文为苍生百姓谋求福利。其奏文中提出的诸多改革之道均被重视且先后列入变革轨道。如《请复国学积分之法疏》:“所谓积分者计月积累,由半分一分积至八分为合格。其合格者恩拔贡生,改称贡举。援纳监生,改成监贡。监贡又积满分数,改成贡举,并得送部,从优试用。与寻常监满咨部考授佐二者不同”,“目前应试寥寥,乃在监肄业者少,非隶名国学者少也。若不悬优格以示劳,来则诸生无所鼓舞。不设严课以定殿,最则新进无所观摩。至于考课之法,遵照旧例,兼试策论古文以考,验其实学。仍糊名公阅,宁严毋滥”(《文贞公集》卷二)。张玉书在奏文中所述的科举弊病一针见血,据史料记载“康熙初,并停拨历,期满咨部考试,用州同、州判、县丞、主簿、吏目。自是部院诸司无监生,惟考选通文理能楷书者,送修书各馆,较年劳议叙,照应得职衔选用,优者或加等焉”(《国朝先正事略》卷七)。其中对于当时选拔应试现状的叙述正好与张玉书所分析的内容相吻合,仅选“通文理能楷书者”,一来选拔简单松散,二来无法辨识广大庶士的真才实学,因而张玉书提出此法,立即得到群臣响应,也使康熙年间许多文人因此法相继得到提拔。除国学积分之法外,张玉书还先后提出了《请行选拔疏》、《请开言路疏》、《请核兵饷疏》、《请编次乐律算数疏》等。他在《请核兵饷疏》中详细罗列了历年“粮银所耗”,指出虚空之处并提出核对之必要;在《请编次乐律算数疏》中,他认为“夫万物之用皆起于数律,度量衡悉从此出。而数不离于理不能穷,不易之理必不能究”(《文贞公集》卷二),进而要求编次相关书文以明乐律算数之理。
除了“见用于世”的奏疏之外,张玉书更以其家学传承的史传性散文见长,并留下诸多篇考述文字。如其在经过相关考察后写下《建藏经阁说》,认为京口坐拥金山之盛、焦山之奇、北固之险,而三山之中的古寺皆香火不断,如此世代相承,经文的卷帙浩繁可想而知,在此基础上他提出在江南文化重镇京口建造藏经阁的必要,并就选址等相关建筑条件作详尽的说明;又如《河源考》中条分缕析的一番考证:“江淮汉皆发源于中国之山,独河在西域,经数折而后人中国。其经行之地时见时伏,入地中时出于地上,水势纡折漫衍而道里又远在荒服,莫能亲履其境,故历代穷其源者,戛戛乎难之。夫禹导河止自积石,积石者河之所经而非其源也。汉张骞使西域度玉门言有二水合流,一出葱岭,一出于巅江,入监泽伏行地中者千里至积石而再出,则自《禹贡》所纪为已远矣”(《文贞公集》卷三),从大禹至张骞一一略述,虽只是“莫能亲履其境”,但行文却给人无时不在的真实,实见其缜密的逻辑以及严肃的治学态度。张玉书带着一家的文化传统和严谨的治学态度,为康乾之际的一派盛世华章铺垫了坚实的基础。也正因此,康熙在悼念张玉书的挽诗中称赞他“文章末齿秉丝纶,归德凝承近紫宸”(《京江张氏家集》)。
 
二、家学传承,宗尚唐音——“燕许大手笔”
 
京口张家经世代传承,形成了宗尚唐音的诗学传统。这一传统发端于张玉书的父亲张九徵。九徵诗如“白露团团湿紫芝,一声鸿雁起秋思。六朝烟雨昭明寺,比日天风杜老诗”(《京江张氏家集》卷三),沉郁端炼。与父亲相比,张玉书诗文风格同样“卓然入唐人之室”,但又颇为胜之。对唐代诗歌的推崇和见地在其《御定全唐诗录后序》中可见一斑:“故诗之盛,必以唐为归”、“当初盛之际,以工练闳丽力矫陈隋之轻靡,而李杜之激宕奇肆,浑涵汪茫溶铸风雅者,特杰出于其间。逮至中晚,或以幽清,或以繁艳,或以奥博,或以古崛峭历,如分涂别陌之不可强合”(《文贞公集》卷四),清幽、繁艳、古崛峭历,加之先前的激荡奇肆,寥寥数语便将唐诗风韵嬗变逐一概括。
与其奏疏的针砭时弊亦或著文的史传叙述不同,张玉书的诗歌雄浑端重,格调苍浑,兼负唐音的同时更雍容揄扬。诗作《古鼎》即为雄浑之明证:“海风吹云卷枯木,星斗离离光夜烛。虚堂古鼎蛟螭蟠,精莹忧律骇心目”(《京江张氏家集》卷三),干练而直入唐室。而另一首《松山行》则更是金戈铁马气势逼人:“红罗山头归路绝,青海障处战流血。角声八云锦水枯,湘系迎降气呜咽。脱囚释缚居上筵,丰貂羿幕鹊印悬。南冠稽首纷雨泣,效死誓日旌门前”(《京江张氏家集》卷三),诗歌气魄非凡,亦如真有“唐音”在耳。早年诗作气壮雄浑,意气风发,而晚年张玉书虽不减大唐之音,但气势冲淡,独嗜陶、韦。此论可在其所作《北固》诗中得到印证。久在京城宦海浮沉的张玉书每每回乡总深情于故园山水之中,诗云:“古桧祠堂久寂寥,净名遗筑倚山椒。槛前碑版留三国,树杪江流咽六朝。草覆大堤春试马,雨余多景暮归樵”(《京江张氏家集》卷四),日久寂寥的家乡祠堂却留有三国六朝遗迹,朴素怀古的同时仍不掩其磅礴大气的雍容风度,故地重游似是诗人对历史的感叹,又好像是诗人对自己的感叹。《忆家园春笋》中张玉书自叹身居高职却只是家乡的过客:“竹圃山僧晓荷锄,紫苞香细煮青蔬。殷勤乞裹春泥寄,千里冲霜恐不如”(《京江张氏家集》卷四),仅在纸笔之间回忆家乡竹圃一处,最后也只不过是“千里冲霜恐不如”,化在留恋里的家乡春笋的味道哪怕再似曾相识也无法排解此时此刻的些许乡愁了。而一首《忆江鲥》则更加直白地道出一片乡思:“箭簇霜鳞五月肥,长竿犹系旧鱼矶。莺啼江上烦传语,未到秋风人欲归”(《京江张氏家集》卷四),由此,张玉书的字里行间既寄予了故乡一片深情,更是其家学传统宗唐之音的又一次回归。
张玉书历任高官亦交游广泛。家中师长、故乡好友或是当朝百官乃至康熙帝,均与其交游唱和,切磋琢磨。如《送邱曙成前辈之武昌》:“猿声夹岸听斜阳,江树苍茫接故乡。却较长沙归路近,行吟何事怨潇湘”(《京江张氏家集》卷四);又如《魏少司农可亭小集》云:“莫怅离群客异乡,一尊聊共寄吾狂。风来别墅闻清籁,雪尽空萧见夕阳”(《京江张氏家集》卷四)。与老友相见自是一时欢愉,而诗歌在依依离别之外,更流露出一派豪迈洒脱,清新自然。康熙帝也在其陪同巡游镇江之际赐诗一首《金山寺月夜驻浮翠楼赐大学士张玉书》:“江山春物已雍和,万里风光月倍多。重倚高楼观海阔,浩然心境更如何”(《京江张氏家集》卷四),诗句隐现出当时康熙帝于京口山水中悠然惬意的心境。
张玉书带着家传唐音,走出了京口,迈入了朝堂之上,一派豪迈雄浑;亦又带着故乡的丝丝眷恋,重归唐音,写出一片自然深情。于是,在张玉书的诗学轨迹里,固然有其诸多天资和努力,而更为重要的则是一脉相承的家学传统。
 
三、一家之学,映照江左——“在家无怨,在邦无怨”
 
张玉书出身京口文化世家,敏学一方也风雅天下,自然是文化世家诸多贤士的典型代表。而在其背后的深厚世家文化,则是他素存风雅的根基所在。无论为官为人或是作诗著文,张玉书都带着深深的“京口张家”的烙印。由此我们得以思考,这般“一家之学”绝非仅仅塑造了一个风雅儒臣,它更在一定程度上“映照江左”,启时代文化之风气。世家文化不仅使得诸多儒士由“在家无怨”走入了“在邦无怨”,更在推动社会精神、文化发展上做出了贡献。
首先,世家文化在推动封建政治、文化发展上起到了一定作用。由张玉书及京口张家可见,世家大族往往是由儒生构成的相对于社会同质化的精英群体。他们构成了一个“天然”的文化和利益共同体。于是“在那些国家正式体制力所不及的领域,由于存在着大量的深受儒家价值观影响的乡绅、族长和其他领袖,他们会自觉地将儒家价值观贯彻于他们领导制定的各种民间规范中,并且在实践中努力贯彻之”。简而言之,凡世家大族均有一门之家训,也正是这些教化规定中所蕴含的且必须严格传承的思想、精神、有关文艺哲学的文明,从根本上在精神文化方面直接代表了某个时代的文化导向。在这一点上,京口张家与之完全契合。张家严谨的家风在《家集》例言中处处可见。而正是家族风尚养成了张家儒士一贯的严谨态度和廉洁品质,使得张玉书得以在儒雅气氛中自然形成卓越之品性。此外,清代“主权体系全面儒化,自然包括全面接纳入学的知识、信念,规则系统。这表现为“政者,正也”,于此,张东荪先生曾提出,“很赞成孔子把知识阶级使其所负推进知识之使命以外兼负有维持道德提高品格之使命”。潜移默化的儒学教养让世家大族不会单纯地“偏安一隅”,家族成员如张九、张玉书等,在“推进知识之使命”之后仍将“维持道德之使命”奉为家学传承,并不断敦促自己不仅“在家无怨”,更要“在邦无怨”。张家“一门进士”的盛景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产生的。而与此同时,自中唐以后多元的文化中心逐渐形成。这其中诸如京口张家张玉书等儒臣代表地方对以王权为代表的政治体系的积极认同,又推动封建社会政治文化体系的不断发展。
在社会生活方面,世家文化又以其独有的一脉相承,以及子侄父兄在大家庭中世代和睦聚居的外在形式成为后代了解前代历史社会文化的独特视角。张氏家族便是一证。以张玉书为例,其父张九徵,兄张玉裁均是玉书的良师益友。父兄子侄三代在文学艺术上具有共同的爱好和追求,在治国安邦上具有共同的理想,并共同营造了和谐的家庭氛围。同时,世家文化中所蕴含的平和的家庭教养以及雅致的艺术要求,也让张玉书等可以轻松实现道德的臻善及学识的丰富。此外,世家文化中“贯通”的教育方法让社会之于家庭成员的教育显得平庸而单调。张东荪先生曾经提出:教育上所谓“选人”,不是造哪一种用处的特别人,乃是造普通人。社会让世家子弟成为“普通人”,而家族本身又通过家学不断的鞭策让其成员成为卓异的“非普通人”。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塑造张玉书卓越才识的并非社会之教化,反而更多的是来自一门之“贯通”以及家学之传承。
 
四、结语
 
康熙四十九年,张玉书以病乞休。五十五年,随皇帝巡视热河,病复发,逝世于热河,终年七十岁。遣行人护送归里之际,康熙帝还亲书挽联挽诗及碑文:“表贤未及身先殁,颐养空谈梦后堙”(《京口张氏家集》)。一代重臣在仙逝之后,仍旧名扬天下,由他主持编撰的《康熙字典》、《佩文韵府》等鸿篇巨制千古传用,“为官争说好,都是旅魂归”(《京江张氏家集》卷四),体恤百姓,兼怀天下既是张玉书道德的起点也是其奋斗的终点。一生品性端洁的张玉书,更是以其雄浑端厚的盛唐笔触指点江山,滋润了京口一方的文化沃土。与此同时,世代相承的张氏家族及其“在家无怨,在邦无怨”的家学门风仍旧在洗净铅华之后据一方之胜。
从张玉书及其京口张家的发展中我们看到,世家望族的一门风雅和家学文化对于窥见社会历史及文化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世家文化既是大文化中的小视角,也是对时代文化的典型概括,其全部的文化蕴含和理念都带着鲜明的时代印记。同时世家文化的“贯通”相连,使家族中个体的发展既有特点又兼具一家之风。也正是因为世家文化的不断推动及一门家学的代代“贯通”,让我们得以完整复现张玉书及其张氏家族的一门盛景,让京口历史上的浓墨重彩得以再现并且继续传承。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