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无题  

2017-01-06 15:26:13|  分类: 教学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题
文  张风雷

年近半百欲望少,唯盼小儿读书好。
清北[1]分明梦里稀,但愿南浙[2]分别高。

2015-12-30

注,
[1]清北是指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它们都是我国国内的两所著名大学。
[2]南浙是指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它们都是我国国内的著名985和211大学。

无题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关于著名语文教育家向锦江二三事
作者:张风雷

向锦江(1914-2010),蒙古族。江苏省镇江市人。在20世纪50—80年代,他是活跃的当代语文教育界的“诸子百家”之一。他不仅是著名散文作家,也是著名的语文教育专家。但是,相较另外两位国内赫赫有名镇江籍语文教育家吕叔湘、于漪先生,向锦江先生则显得鲜为人知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向锦江先生是在我国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亲切关怀和指导下,成长起来的新中国语文教育家。
关于向锦江先生的祖籍和身世的追溯
蒙古族出自东胡。东胡,是包括同一族源、操有不同方言、各有名号的大小部落的总称。据司马迁《史记》记载:“在匈奴东,故曰东胡。”因此,匈奴不是蒙古的祖先。鲜卑人有两支:“南者为契丹,在北者号为失韦(室韦)”,文字记载蒙古之称谓,始见于《旧唐书》,称作“蒙兀室韦”,是大室韦的一个成员。在突厥文史料中,称室韦为“达怛”(鞑靼)。由于蒙古部的强大,“达怛”一名逐渐又被“蒙古”所代替,成为室韦诸部的总称。(明朝时又称蒙古为鞑靼),因此,蒙古是鲜卑人的一支。
蒙古族特别是成吉思汗家族可以由突厥追溯到匈奴、斯基泰,大体上源于印欧人,而印欧人种大约四千年前开始陆续进入东亚。蒙古族狼图腾与天崇拜、游牧传统及相应的文化来源于突厥、匈奴,其鹿图腾与萨满教、定居文化传统来源于室韦、鲜卑或东胡。其语言亦是由通古斯语与突厥语混合而成。
简言之,人类走出非洲之后分别从喜马拉雅山脉南侧和北侧进入东亚,从南方进入的一支称之为蒙古人种,发明了定居农业生活方式,从北方进入的称之为印欧人种,形成了游牧生活方式,二者在蒙古草原相遇,孕育了匈奴、突厥、蒙古等民族。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蒙古族源。
镇江的蒙古族大抵与清代八旗军驻防有关。清朝所谓“青州兵”,是长期驻守在山东青州的八旗子弟兵,全称“青州驻防满洲旗兵”,训练有素,骁勇善战,是清政府的一支重要军事力量。这支队伍在第一次鸦片战争的镇江战役中狠狠地打击了英国侵略者。我们目前没有明确资料记载向锦江祖先的情况,不过,向锦江作为蒙古族落籍镇江,或许与清军驻防镇江城是有关的。
镇江保卫战是发生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最重要也是最为悲壮的战役,在这次战役里,来自于白山黑水的女真族后裔——满洲八旗部队青州旗营的将士们如海东青(海东青,意为世界上飞得最高和最快的鸟,有“万鹰之神”的含义,满洲族系的最高图腾)不惧强敌,勇敢迎战数倍的入侵者,与镇江人民一起,同心同德抵御英军侵略者,以巨大的牺牲,表现出八旗军人不怕牺牲,忠诚卫国的爱国主义精神。祖辈们受到了镇江人民的爱戴,也永远激励着满族后裔,继承先辈热爱祖国的精神风貌。1842年镇江战役是八旗兵最后一次辉煌。
清代满族的军队组织和户口编制制度,以旗为号,分正黄、正白、正红、正蓝、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八旗。各旗当中因族源不同分为八旗满洲、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满洲、蒙古、汉军同属一旗,旗色亦相同,惟从军、入仕待遇略有不同。八旗人的后代称八旗子弟,又称旗人,后多借指倚仗祖上有功于国而自己游手好闲的纨绔流氓子弟 。
清代八旗子弟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是由不同民族共同组成的,除了满族、蒙古族和汉族外,还有鄂温克、达斡尔、锡伯等。“八旗子弟”是什么?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但是年轻人知道的可能不多了。清兵入关以前,17世纪初,努尔哈赤(清太祖)把满洲军队分成了四旗,每一旗,起初是七千五百人(以满人为主,也包括少量蒙、汉等族人)。后来因为人数一天天增加,又由四旗扩充为八旗。八旗旗色的分别,是除了原来的正黄、正红、正白、正蓝之外,再加上镶黄、镶红、镶白、镶蓝。这些旗的编制,是合军政、民政于一体的。满洲的贵、贱,军、民,都编了进去,受旗制的约束。后来,随着军事的发展,又增编了“蒙古旗”和“汉军旗”。三类军旗各有八旗,实际上共为二十四旗。这三旗所属部众统称旗人,后来的满族。原来的本部,由于区别上的需要就专称“满洲旗”了。
向锦江先生也很有可能就是所谓“八旗子弟”的后裔。周恩来同志曾经提到的“八旗子弟”,应该说是一个特定名称,它指的不是清兵入关前后的旗籍青年;也不是辛亥革命之后,逐渐变成了劳动人民的曾经有过旗籍的青年;也不是指具有旗籍的一切人。“旗人”之中,也有出类拔萃、不同凡响的人物。清代的大作家曹雪芹,就是正白旗人。现代作家老舍,就是正红旗人。他们“旗下人”的身份丝毫不影响他们在文学上的卓越成就。或许,向锦江先生正是表现出了像曹雪芹、老舍等旗人的这种“出类拔萃、不同凡响”。
关于向锦江先生早年社会活动和文化交往
根据百度百科介绍,他生于1914年,去世于2010年。2009年,蒙族人廷玉来访问我时,向锦江还活在世。而我却没有及时去访问这样一个人,失去一个宝贵的当面请教问题机会。不过,我算了一下,2009年向锦江先生已经是95岁高龄的人。其实访问的意义已经不太大了。若2001年能关注到向锦江,我至少可以问一二个问题,想现在想来还是很可惜的。从我们网络上发现2001年的一封信件瞧,2009年时,他极有可能已经入住了北京西直门附近的敬老院了。镇江地方文化研究中也是较少有人研究向锦江的。他是与诗人常白齐名镇江籍本土作家。作家纪弦回忆向锦江早年以散文见长。我认为,向锦江和纪弦所说的向京江,当是同一个人。廷玉先生也说,这两个名字就是同一个人。
对于向锦江早年文学活动,以散文见长,是有一些零星文字记载的。向锦江生于1914年,青少年时代的向锦江先生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他没有机会读大学。是叶圣陶先生通过《中学生》杂志,为他指明了成才之路,教会他如何做人,培养了他独立思考、独立做学问的能力。他在21岁时,就已经展示自己的文学才能和散文方面的才华,并且担任了《江苏日报》副刊的编辑,受聘到中学任课,成为受中学生欢迎的青年教师。向锦江在1935年任《江苏日报》副刊编辑,就充分证明这一点。这与《纪弦回忆录》中的文字记载是相吻合的。纪弦在回忆录谈到1935年“星火文艺社”成立的情况时,主要是对“常白”有如下叙述,其中提及到“向锦江”。且说到纪弦联合扬州、镇江一带较优秀的文艺青年,组成“星火文艺社江苏分社”,借用《苏报》副刊地位,出《星火》周刊,这里提到《苏报》大约就是《江苏日报》,而向锦江正是《江苏日报》副刊编辑。常白、沈洛、向京江等皆为镇江人。他们相互唱和,以文会友则是完全可能的。
我则联合扬州、镇江一带较优秀的文艺青年,组成“星火文艺社江苏分社”,借用《苏报》副刊地位,出《星火》周刊,除我之外,主要作者有诗人常白、沈洛、韩北屏及散文作家向京江等。韩北屏家住扬州,很早就和我相识了。常白、沈洛、向京江等皆为镇江人。在这些人之中,尤以常白和我的友谊最为深厚。而他的诗,也是这些人之中写得最好的。我每次从扬州去上海,或是从上海回扬州,倘若有在镇江留宿一夜之必要,我总是乐于住在他家里,而不住旅馆的。在他家晚餐是一大享受:大饼、牛肉、花生米和高粱酒。镇江肴肉,天下第一。但他不可能用当地名产来招待我这个贵宾,因为他是一个虔诚的回教徒。他姓完,行三,故又名完三。完三长于金石、书法,曾给我刻过图章,写过字,可惜都弄丢了。
三十年代初,向锦江先生是叶圣陶先生主办的《中学生》杂志的第一批读者,随后又成为《中学生》作者队伍中的一员。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他没有机会读大学。是叶老通过《中学生》杂志,为他指明了成才之路,教会他如何做人,培养了他独立思考、独立做学问的能力。他在21岁时,就做了《江苏日报》副刊的编辑,受聘到中学任课,成为受中学生欢迎的青年教师。应该说,这都与叶圣陶先生的教导是分不开的。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语文教育上取得骄人业绩
抗战期间,向锦江先生流亡到四川,曾受聘到一所中学任课。该校校歌让他感到很亲切,歌词内容分明就是叶老一贯的教育主张。一打听,果然是叶老在该校任教时为学校创作的歌词。向锦江先生说,叶老就是这样,所到之处,都留下了诲人不倦的精神。在叶老精神感召下,向锦江先生在教学中努力实践叶老的教育思想:教书先教做人,“教,是为了不教”。他说,提倡自学,不是不要教师引导,教师要以身作则,才能潜移默化。不能让学生在黑暗中瞎撞。高明的教师高就高在能相机诱导,启发、指点门径,让学生养成读写习惯,从而培养出学生的自学能力和创造能力。
抗战胜利后,向锦江先生在国立西北师范学校等校任教。1949年,北京解放,由叶圣陶老介绍,向锦江先生到北京四中任语文教师。不久,调到北京市教师进修学校,又成为北京中学语文教师教研活动的组织者之一。那时,向锦江先生多次请叶老为北京的语文教师举办讲座。北京师范学院成立时,向先生便成为中文系的教师。向锦江先生在文学创作和文艺理论研究方面的成果,得到叶圣陶老的充分肯定,正是在叶老的推荐下,向锦江先生在60年代以前就晋升为副教授。
我们了解向锦江先生20世纪50年代的语文活动,也可以从叶永和、蒋燕燕整理的《叶圣陶未刊日记》(1955年3月)找到一些文字佐证。兹录列述如下:
叶圣陶未刊日记(1955年3月)
来源:《出版史料》  发布时间:2013-08-01  作者:叶永和 蒋燕燕整理
三月三日,星期四
上午看部中将送出之教育工作计划之修正稿。芷芬来告,明日将回苏,葬其母,大约去半个月。
北京市教师进修学院向锦江来,约余于六月间往作一次报告,题为《文学之教学》,听者为全市中学教师。余应之,然准备殊非易,且余亦无成系统之见可讲,当与同社诸君谋之。
午后,写短稿约千言,说明语文课本在语言教育方面之作用,示文叔、仲仁,苟二位以为可,将请小学语文编辑室诸君共观之。两点,至小学语文室开会,讨论新编之小学语文课本编成后,应以何种印刷方式出版,交少数学校试用。少甫主张印平凹版,用较大之开本,硬面布脊,俾开工亦面目一新。但计其价须九角光景(按新发行之币而言)。大家以为太贵,请少甫再研究,可否限于五角,而印刷装订亦复不同旧样。次讨论各种技术问题。五点乃散。此稿须于五月底付印,而今日尚未有一个字一幅画也。余自告奋勇,担任其中之诗歌云。
上面这一则1955年3月的未刊日记,从侧面反映了向锦江与叶圣陶先生之间不同寻常的师生关系,说明向锦江此时的工作单位不在北京四中,而是在北京市教师进修学校。向锦江先生约叶老为北京市全市中学教师作学术报告。同时证明在20世纪50年代,向锦江先生已经是北京市中学语文教育的专家和学者。
我们镇江籍教育家吕叔湘、于漪,世人比较熟悉,但是对镇江籍蒙古族教育家向锦江先生则比较陌生。关于向锦江在北京师范学院的授课风采。向锦江先生相貌堂堂,仪表不凡,堪称美男子,且语文学术专业水平极高,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是副教授职称。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鲁克才先生在《永不消失的烛光——怀念向锦江》一文中回忆说,
“第一次听向锦江教授讲课,就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那是北京师范学院1962年中文系新生入学后上的第一节文学概论课,地点在东风楼101阶梯大教室,四个班160名新生,坐得满满的。一个魁梧健壮的中年男教师走上讲台。大家眼前一亮,一个标准的美男子!方脸庞,面色红润,浓眉大眼,两眼炯炯有神,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衣服考究得体,风度翩翩。他讲课声音洪亮,底气十足,虽然略带南方口音,但即使坐在后排,也能听得清楚明白。这就是向锦江副教授。”
1984年,改革开放之初,人民教育出版社出了一本《我和语文教学》,汇集了当时活跃在语文教坛的32位名师,让他们作一番自述。他们是:于满川、于漪、叶圣陶、叶苍岑、江山野、吕叔湘、刘国盈、向锦江、何以聪、辛安亭、张毕来、张传宗、张志公、张寿康、卢元、张孝纯、张隆华、陈哲文、时雁行、沈衡仲、罗大同、林炜彤、闻国新、徐中玉、黄光硕、钱梦龙、程力夫、蒋仲仁、曾仲珊、谭惟翰、黎思明、颜振遥。22年过去了,老先生们很多已经归了道山,健在者最年轻的大概是钱梦龙先生了。这个群体在20年来的中国语文教育中确实起到了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
从上面的汇集的我国20世纪80年代著名语文教育专家名单瞧,镇江蒙古籍教育家向锦江能忝列其中,是自有实力和道理的。向锦江先生是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关心成长起来新中国语文教育家。从抗战胜利、新中国成立,以及时20世纪80年代,甚至于20世纪90和21世纪初叶,他一直活跃在中国语文教育教学改革实践的第一线。向锦江先生被公认为当代语文教育界的“诸子百家”之一。
向锦江先生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以散文作品见长。到20世纪80年代,向锦江先生对散文的教学和写作研究似乎仍然中止。1986年北京师范学院发布一条学术信息《北京师院中文系举行首次文章学散文学术讨论会》,其摘要内容提要大致如下:
北京师院中文系文章学散文研究室于1986年1月21日至22日举行了为期两天的学术讨论会。该研究室名誉顾问吕叔湘作了书面发言;顾问张志公、周振甫、 叶苍岑和向锦江、徐仲华、廖仲安参加了讨论会,参加讨论会的还有张悦、田增科、吴思敬、成桂春、刘桂芳等同志共三十余人。这是1985年5月16日该研究 室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学术讨论会。
出版源《殷都学刊》, 1986(1):122-122
关键词文章学;学术讨论会;师院;中文系;散文研究;张志公;研究室;吕叔湘。
这其中提到向锦江、徐仲华、廖仲安等共计三十多人参加了此次会议的讨论。1986年1月21日至22日举行了为期两天的学术讨论会。教育名家吕叔湘作了书面发言,张志公、周振甫、 叶苍岑等也参加了会议。这也北京师院中文系文章学散文研究室从1985年5月16日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学术讨论会。向锦江先生多退休多年,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仍然参加这样的散文学术研究交流活动,也反映了向锦江先生对于散文的偏爱和独钟。
中文专业是首都师范大学建校时期最早开办的专业。1954年就开办一年制中文专修班,1955年始建中文系。1962年北京工农师院中文系并入。“文革”中,中国人民大学语文系一度并入(后复撤出)。1993年北京师院分院中文系并入。2001年在中文系基础上建立文学院。著名学者漆绪邦、向锦江、廖仲安、张建业、许自强、曹利华、王景山、邾瑢、欧阳中石、饶杰腾、段启明等教授曾任教。
1945年抗战后,向锦江在国立西北师范学校等校任教,1949年后历任北京第四中学语文教师,向锦江何时离开北京第四中学和调入首都师范大学,目前不清楚。据首都师范大学1966届中文系一班毕业生 鲁克才回忆,向锦江先生在1954年调入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当时叫北京师范学院。不过,这个时间估计不准确。叶圣陶日记记载,1955年3月,向锦江在北京教师进修学校工作。1962年已经在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任副教授。其间除了授课以外,发表过什么作品,也不清楚。现在我们收集他的发表作品主要集中在两个时期,一是五十年代的作品,这个时期的作品主要集中语文教学上的研究,基本不涉及到政治和其他意识形态领域中去。二是退休以后发表的作品,主要集中八十年代至2000年之间。
从1976年粉碎四人帮之后,到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政治和文化生态已经发生显著的变化,向锦江的创作反映文艺和教育、生活方面的作品也明显增加了。从1966-1976年间正好是我国的十年文革期间,这个时期,由于国内政治形势和文化环境等的社会客观原因,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禁若寒蝉,不便于发表文学作品。
对于向锦江先生晚年生活的点滴追踪
从向錦江先生致作協創聯部信函,我们可读出,他60岁以后,刚刚退休初期的生活是比较活跃的,积极参加作协的有关活动。精力充沛,时间充沛。但是向锦江致李海鸥同志信函时,已经是87岁的耄耋老人,垂垂老矣。急切盼着能被西直门养老院收容。人生的凄惶惨淡与刚刚退休时的活跃热心之情景,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作家向锦江致张天民信札一通一页带封则相对心态平和,信中提到打倒四人帮后,也即文革以后的与张天民的一信。怕也是属于退休以后的生活了。与张天民谈到其创作的剧本事宜。这当然也是向锦江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向锦江的三封信大体上也反映了他退休以后的三个生活片断,它们为我们后世读者了解向锦江先生的晚年生活提供了丰富的史料和佐证。
另外,从向锦江先生1974年退休到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来看,说明退休后的向锦江先生的文学创作活动可能是活跃的,精神文化的追求是积极的。他毕竟是大学教授退休,文人知识分子的精神和文化生活是与普通百姓的生活是有所区别的。我们从退休以后发表的零星文学作品和与张建业先生合著《文学概论新编》,就可以得出,向锦江退休之后取得文学成绩也是不俗的。特别是1988年12月与张建业先生合著《文学概论新编》,用时不菲,代表了他的文学理论和文学素养之较高成就和水平。
我们目前知道向锦江的主要学术成就不是太清楚,我先搜罗于网络之上,大约有如下一些作品或著述。兹列述如下:
1、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一段话——《语文学习》1951;
2、词汇的学习——《语文学习》1953;
3、谈朗读——《语文学习》1954;
4、热烈拥护周总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人民教育》1956;
5、中学语文教学中的课文分析——《语文学习》1959;
6、文艺和教育——《教育研究》1982;
7、生活和文艺——《毛泽东文艺思想研究》1983;
8、文学概论新编——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8(与张建业合著);
9、追思叶圣陶——《民主》1999;
10、茅盾对〈子夜〉一些问题的解答——《新文学史料》2000
1991年向锦江曾赴苏州会议开过后,第二年,叶圣陶研究会又召开了叶圣陶文学活动的研讨会。向锦江先生应邀撰写了题为《“为人生”和“修辞立其诚”》的论文。从叶圣陶文学创作的写作目的、写作内容和怎样写三个方面做了分析。指出,叶老提出的“为人生”是从客观现实立论的,“诚”是对作家的主观要求,两者结合,以诚实的做人态度生活、工作,才有可能创作出真实反映现实的为人生的作品。至善先生读后频频点头。
1999年,向锦江先生在《民主》发表文章《追思叶圣陶》。2000年,先生托昔日弟子北京师范学院1966届中文系一班毕业生鲁克才为他找两本苏州会议的论文集。鲁克才先生回忆道:“因为当初印数少,我仅找到一本,深感内疚。先生说:他的这些存书,不留给家人,要全部捐赠给家乡镇江市图书馆。”这也反映了向锦江先生对家乡镇江无比眷恋和热爱,努力为家乡镇江文化建设贡献力量。
向锦江先生一生独身。晚年,住在远郊区的侄女儿不时过来照看一下,平日都是自己操持家务。他洁身自好,生活很有规律,自持力又很强,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故能健康地活到96岁高龄。向锦江先生晚年生活之简朴,超乎我们的想象,清苦到吝啬的地步。一个月除了几百元的最低生活费外,衣物一概不买。节省下的钱,全都资助贫困生了。著名编辑家周振甫先生回忆说,向锦江先生青年时代是有“爱人”的(指所恋之人),只是那姑娘生病去世早。向锦江先生是个感情专一的痴情人,因而终生未婚。
鲁克才先生在《永不消失的烛光——怀念向锦江》一文中说,“我理解,这也是先生的人格定位。在先生面前,那些滥情者、负情背叛者真是渺小到极点。”
“向(锦江)先生是蒙古族,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一个典型的纯粹的爱国知识分子。他像一支蜡烛,把自己全部的光和热无私地奉献给学子们。他没有自己的小家,学校就是他的家,他的情感全部倾注到教育事业上了。”
“先生驾鹤西归,我因故未能为老人家送行,至今深深感到遗憾。”

2016年1月21日著于镇江花园寓所




编辑:南徐散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