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并不如烟  

2017-01-01 20:45:58|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好,老师!”“你好,母校!”裹挟着南疆的风,携带着北方的尘,带着对母校的怀念,带着对老师的感念,带着对同窗的思念,在离开母校二十年之后的一天,我们八七届的全体同学又重新聚到了一起。
一个又一个鲜活而实在的人从那一张张泛黄的照片上一下走了下来,这些人几天前还在一个又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他们的脸上依然洋溢着离开校园时的青春激情,可当我真正站在碧霞广场上,在他们的脸上百遍搜寻又让人难以找到昔日的模样,时间真是世上最最无情的雕刻师,在我们所有人的青春容颜上添加了一道又一道岁月的痕迹。
二十年,一个没有谁敢说复杂的数字,八七年我们看时,它是岁月长河中一段漫长的时光,它是一个所有人总觉得十分虚幻的一场梦,总之,它离我们远着呢;然而,站在另一个世纪,二零零七年岁尾时看来,这个数字却让人百感丛生,恍若隔世,那么多相知相识的同窗好友似乎才刚刚道别,那么多可亲可爱的老师还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可再回首,已是物是人非,不,在这个高速运转的时代,已经是物已非,人亦非。回眸曾经的岁月,苍茫云海间,所有的瞬间一下堵在了我的心里,它们自动连续起来以电影的方式,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
还记得,那个跟女同学一开口便红脸,三句话未说完就已逃之夭夭的老同学吗?今天大老远就听到了他爽朗的笑声,中途还轻声细语低头问了声同学什么,我知道,他在关心曾经心目中的那一个。十七八岁,正是绮思多梦时节,这小子曾写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情书日记,就为了那个和一部著名的武侠小说女主人公同名的女孩。
还记得,那个课上问个不休,课后追着老师到宿舍问问题的老同窗吗?到后来我们的数学老师化学老师上课时,基本不喊他的名字了,碰到关键处,老师说:“这一步,我们就请最爱问问题的同学回答。”于是,他就站了起来。他说:“顾老师,来了吗?”我说:“来了,在那边呢!”“庄老师呢?”“前年,刚退休,就去了。”两人相对无言,黯然神伤,那句话回响在耳边:“大家别笑他,这是一种精神。”
还记得,那个清瘦的整天在教室转悠的女老师,我们的班主任吗?她把我们这一届送走后,完成了一个华丽的转身,成为了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可是,老师在讲台抑扬顿挫,时时夹杂浓浓的启海方言的一个又一个历史故事,却从此深深刻在了所有文科班同学的脑海。虽然,更多人从此与历史无缘,但是,与此有关的人事物,更有我们尊敬的老班却一直留存在记忆深处。记住她,不仅因为她敬业,还因为有一颗善良的灵魂。说一句不怕丢丑的话,几年里,我的被子都是这位如母亲般的可敬的老师缝的。
还记得,那个教学楼后的史无前例后无来者的大教室改成的宿舍吗?每天晚自修结束后,这里便是台湾立法会的讲台,什么人都来一试身手。校园新闻发布会,笑话相声小品演出,美声民族高音低音……没有哪一个老师真正想抓住哪一个高谈阔论者,大家都明白,在这一四十多人的宿舍里一下分清或抓住秩序的扰乱者,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或者说,不是没有可能,而是法不责众,于是,没有那一次夜晚不是在老师的声声督促中演讲会偃旗息鼓,其实谁都是言犹未尽呢。
还记得,那个曾写过《艳阳天》《金光大道》的浩然吗?这个曾经影响一代人的精神生活和业余生活的作家,不知怎么竟来到我们这所偏僻的学校讲学,同学们只在小学时的连环画中见识过那段火热的生活呀。但不管如何,毕竟是个名人,要知道无论什么时代,追星是青年人永恒的生活内容之一。听完作家关于写作的三个看法后,同学们依然久久不散,宿舍里一个神气家伙竟然拿着皱巴巴的日记本跑去请浩然签名,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他成为了我们仰慕的对象。
还记得,那个写过“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金庸吗?他的小说如今遍地都是,但是那个时候却是踏破铁鞋难觅呀。班上有个家伙搞来了一本香港版的《射雕英雄传》,比《半月谈》杂志大一圈,至今也说不上是什么规格,竖排本,繁体,可是班上所有的男同学竟然自觉加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繁体字启蒙运动中,每一个人都看得津津乐道、目迷神颠。两年后,电视版出现,有消息灵通的同学说食品站、油米厂有电视,于是偷偷约上三两好友断断续续看完,接着又是一场声势浩大的艺术观赏与文化评论,大家为翁美玲还是黄日华的演技争得面红耳赤,友朋的圈子也常常以此划分。
还记得,中午校园里响起的《光阴的故事》《故乡的云》《我的中国心》,活动课上文艺委员教唱《酒干倘卖无》《北国之春》,音乐课上老师让我们知道了有一首民歌叫《邮递马车》。
还记得,吃早饭时,正是通学生到校时间,他们看着我们杀奔食堂的情景,然后总会在某一个时刻描述我们一个又一个丑态化的动作,成为不断咀嚼的小品素材。
还记得,那个风度翩翩儒雅的化学顾汉兵老师,那个即便是副科也一丝不苟的历史张祖生老师,那个能写一手好字让人羡慕的语文黄卫兵老师,那个和我们一样年轻的漂亮美丽的英语耿晓红老师,那个能把地理书倒背如流的地理马兵老师,那个能吹拉弹唱音乐课上爱用手风琴伴奏的英语刘卫东老师,那个有时代精神教我们跳舞的让我们永远记住了《岳阳楼记》的孙振平老师,那个总给人十分严肃但事实很和蔼的语文黄相平老师,那个至今我依然有所畏惧其实挺善良的陆玉兰老师,那个为学校东奔西走让我一直搞不明白辩证唯物主义究竟是一门什么学科但能让我考高分的老校长徐倜老师,那个上体育课总不会忘记担当班主任角色大嗓门的负责的张愚智老师,那个刚刚走上讲台还有点不敢正眼瞧我们却能把每篇作文都写上长长的评语的华军民老师,那个教了我们三年语文批评我上课回答问题不说普通话依然用启海话的黄冠仁老师,那个和父亲同学常爱关心我的成绩的陈德明老师,以及已经远去的那个风趣幽默另类的语文周新生老师,那个聪明伶俐的老顽童庄中和老师,那个总是笑意盈盈和蔼的汪金昌老师,那个曾经教过我和我的父亲的刘琨老师……提不完尊敬可爱的老师们,不管我们这辈子有没有出息,至少这些在我们有限的生命历程中曾经伴随我们一路前行,并且始终不忘提携指引帮助的一群,会如夏夜的星辰永远在我们记忆的天幕闪耀。
还记得的情、景、物多少天也说不完,走在兵中的校园里,我们的教室,当年全校最新的三层教学楼,如今已是全校最古老的建筑。我们清楚,每一处都已不复当年,但每一处都有那么一些故事、细节、人物以及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却定格在我们的记忆深处,随着岁月的悄然流逝,它们愈益焕然生辉、摇曳多姿,记忆的硬盘始终不会格式化,而永远保留着当初刻划出来的痕迹。
前尘梦影交迭,旧时月色再来。如今,我的孩子也开始迈进了中学校园,开始了一段一如我当年一般的却又迥然有别的岁月,此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尊敬的老师,想到那些可爱的同窗,想到那些永远挥之不去的兵房中学里的草草木木。我想,这大概也是人类文明史愈为丰盈而且绵延不绝的一个重要原因。
聚会已散,余音却袅袅不绝……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