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幽香处处”命题作文导写  

2017-01-01 20:12:10|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香处处”命题作文导写
阅读下面一段文字,按照要求写作:
幽香是指清淡的香气,欧阳修在《醉翁亭记》中有:“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这种沁人心脾、怡人心神的状态并非随时都有,需要你停下快走的匆忙的脚步,需要你摒除浮躁静下心来,英国诗人华兹华斯就这样感慨:“淡淡的幽香是最好闻的花味。”然而,幽香之清远难道唯独花草?
请你以“幽香处处”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构思指津】
罗丹说过:“生活不缺少美,生活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山间的一缕清风,路边的一朵小花,天上的一片流云,晚照中的一道夕阳,耳得之为声,目遇之而成色。自然的美无处不在,但此题拟制的出发点显然是引导同学关注生活、关注人生,去寻找、搜索、发现、欣赏、提升那些阳光的、善良的、健康的、美好的点点滴滴,这是生活赠予我们每个人的一笔财富。“幽香”区别于“浓香”、“馥郁”,可喻那些细微的、角落的、不为人注意的或者习焉不察的美好事物,不可写惊天动地、传奇跌宕、荡气回肠的人事物,此文实际写作中可能“幽香”并不难找,容易出现疏漏的是“处处”,因此写一人一物时尤其应注意转换,“处处”似指地点无处不在,其实还可包括时间绵延久远。
构思一:描绘草木之幽香。草木、花卉之香遍及自然的各个角落,着眼于某一种风物,细细品味其味其香,能折射人类对自然的热爱。这样的构思是写实类的,关键别丢了“处处”两字,即便写一物也应由点及面。
构思二:细嗅人物之幽香。可以写服饰、被子、头发甚至体香等散发的幽香,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写出人物的勤勉、善良、关爱、体贴、细心等等美好的品德或情愫,描情状物中,拉远时间和空间,使之凸显“处处”。
构思三:虚实结合之幽香。此文最好的构思是实中有虚、虚中有实、由虚到实,明写眼前之香,暗点人物之美,在浓淡、阴阳、明暗的描写之间,呈现出美丽阳光而又灵动鲜活的生活图画与善良美好而又勤勉向上的人物形象,那起伏连绵、牵丝映带、悠远绵长的幽香,带给人们美不胜收的艺术享受。
【范文点评】
幽香处处(蔡颖)
独居斗室,掩卷遐思,倏忽一丝香气滑过鼻间。临床观望,院子里的栀子花已绽放些许,暖暖的阳光亲吻甜甜的花蕊,扰得清风微醺似醉。不多时,院落深深,竟也幽香处处。
她是顶爱栀子幽香的。于是莺语呢喃之际,他总会撷下几朵小花,别在她的发梢。她有长而黑亮的发,起舞时翩翩飞扬,栀子花的香气竟也弥散风中,惹得处处生香。他爱看她带着可人的栀子花,调皮跑闹,卷起一路幽香。
可叹时光太瘦,指缝太宽,他们早已到了安享天伦的年纪。于是每每花开,他总是搀扶着体弱的她,到院中看花,抑或摘下一朵别在她已花白的发际。那时她还是咯咯地孩子般欢笑,却气喘急了不住地轻咳,他拍拍她俯下的背,却望见头顶的稀疏,稍稍发愣。
她病得有些重,有时甚至神志不清,浑浊的双眸刺痛他的心。他砍掉了院中很多的树,只为她能多晒些阳光。他留下了栀子花树,因为她爱栀子幽香。他全力为她打造栀子般的纯美童话,可惜她对一切毫不知情,至少当她病痛呻吟时,未看到他心中也在滴血。
夏日盈盈,她情况有所好转,他便扶她到院中看花。他把她轻轻抱起,放在一张老藤椅上,上面铺好了他新买的棉布垫。他指着新开的花对她解释,这是新品种,很好闻,问她要不要一朵。她眯起眼努力分辨,很认真地点头。他便走到树下为她摘下一朵最美的,轻轻放在她的手里。“真香啊!”她闭上眼睛,幸福地笑。他熟练地将花拿起准备插到她的发际,手却停在半空中:她的头顶早已荒芜,稀疏的几绺搭在顶上,却掩饰不住激素过多导致发根脱落的悲哀。她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卧病太久心都有些脆弱了,她急急伸手去摸麻木的头皮。他将她瘦弱的手握住了,“很好看”,他笑道,“几十年来你未曾改变。”她不曾怀疑,收回手,重展笑颜。他推着她在院子里走动,她闻到头上总是清香,便心满意足地笑了。他搭在她肩上的手轻轻敲击椅背,露出袖口中那朵美丽的栀子花。
爷爷奶奶相伴一生。他们的爱情像栀子花般美好无瑕。小院中虽再已不见奶奶带着栀子花四处留香,但一期的幽香,却总能让人忆起一世的美好。
点评:文章选取栀子花为切入点,以栀子花幽香弥漫营造氛围,写爷爷的呵护、关爱,画面细腻传神、真切传情,细节描摹如在眼前,其间流露的相伴一生的真情让人动容,故事借爷爷奶奶相伴的美好歌颂了人间真情、真爱。这样的情节,尤其是细节背后的心理展示,如果不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亲人的有心人是很难体会的,这也与命题初衷吻合。
幽 香 处 处(刘彦妤)
苦中微涩的味道沁入我的味蕾,在我的舌间跳跃,随即又旋转一圈,弥漫开去。那种散发着乡野特有气息的幽香飘满了我的童年,也芬芳了我的生活。
赤芍、川楝子、茯苓、甘草……,她们孕育于山野丛中,集大自然的精华,吞吐着云气,吮吸着甘霖,在那片神奇而又肥沃的土地上尽显灵动,她们挟着清淡而又古朴的香气融入我的生活。
“咕噜,咕噜……”炉灶里的火苗欢快的舔着斑驳的瓷锅,锅的四周一圈又一圈的暖气升腾开来,氤氲着淡淡的幽香。炉旁,爷爷弯着腰,弓着背,用一把大大的、已经有了毛边的蒲扇悠悠地扇着。那火苗淘气地翻了个筋斗,又向锅底展开了猛烈的攻势,转而又慢慢地回落。爷爷见势操起那把有了星星点点小洞的大蒲扇又左右扇动几下,“嗖”一声那红艳耀眼的火苗又急急窜了上去。那幽幽的香气汇成了一股浩荡之势,此刻已深入了屋子的边边角角,也溢满了我的鼻腔。深深地吸一口,再一口,那香气在我的鼻腔内徘徊往复,倏地又沁入心间。我绕着爷爷打转,扯扯他的衣角,蹦了两下,企图从他的手里夺走那把扇出幽香的神奇的大蒲扇。看着我那滑稽样,爷爷那撇八字胡向两边舒展开去,脸上的皱纹结成一个笑脸,却将蒲扇拿得更高了。
“咕噜咕噜”的声音再次响起,爷爷放下蒲扇,熄灭了炉火,一盏白瓷碗中盛满了墨黑色的浓液。“乖囡囡,把这个喝了。”爷爷用两只大手托起那碗。“我不喝,”我撅起嘴巴,嘟囔着,“我不喝。”“把这喝了,我给你吃甘草。”他变戏法似的拿出两片青葱的叶子,那是我的最爱。“咕咚,咕咚”我捏着鼻子,喝下那碗浓浓的液体。我的舌间苦与涩纠成一团,爷爷爱抚地拍拍我的头,我夺过甘草塞进嘴里。
轻微的苦涩,转而变得清爽,凉凉的,好像又有点甜,那股幽香又飘散开来。
幽香处处,我在香气中成长,在爷爷的爱中成长……
点评:文章以爷爷熬中药的画面切入,氤氲的中药味中,苦涩缭绕,幽香处处,记忆中的童年对此有着深刻的体会,因而画面真切、场景细腻,无论是爷爷的哄骗还是我的反驳,抑或还是中药的墨黑还是甘草的香甜,幽香中有亲情,烟雾里有关爱。爷爷那“星星点点小洞的大蒲扇”挥舞之间,分明有着浓浓的人间真情。
幽香处处(顾张琪)
需要多少加仑的水来灌溉一亩方田,经过一百多个日日夜夜的汲取吸收,融合成一股弥散田间的稻香。
没有到无路可退的地步,还是尝试着一路向北走在田垄上。
看着一块块方田上长出的半米高的稻穗一夜之间已转入粮仓,田地里只剩下残余的稻梗,只是感叹,汗水化作果实也可说是顷刻之间。
置身于稻香之中,虽比不上书香那种儒雅,却也相似。十二年的读书生涯如同稻米由春到秋,一天天一夜夜的日积月累,终将会迎来化作果实的那一集。我们恰似已至初秋。
涉足于田间,整齐的稻梗踩在脚下,感觉还是有点扎脚,越往田中,稻梗越发整齐。明年六月,便是又一次“稻穗”收获的季节,结局终究会像它们一样,整块田空荡荡的,可向田的四周走去,却另有一种余味。
躺在田隙相接处的仍有一些滞留的稻穗,拾起一搓,硬硬的稻棒支撑着饱满的稻穗,经过相同的雨露滋润和那些躺在粮仓的一样,在散发着稻香。不像教堂里做弥撒的那些人那么专注,却也虔诚地把它放回原处。抬头望见远方,拾稻者正挨着田边挑拣那些滞留的稻穗。“如果是我们,高考也不是唯一的出路,只要像那稻穗一样努力过,无论在哪个角落,都会散发出自己的幽香。”
一路向北,依旧有路可退。
方块田的西北角上,一堆未被收割的稻穗依旧摇曳于风中,俯下身,它们并未像之前滞留的稻穗一样饱满站立,只剩枯黄肌瘦之态,这里已是刚刚拾穗者经过之处,只是第二次被留在了这里。“如果像这样,当我们以这样一种病态面对裁决,结果也只能如此。”撷下这一束稻穗,置于稻海中却未能找寻到它独特的香气。
此时已到了最北处。像这堆稻穗一样病态之时便是无路可退,我们长长的时间也只剩二百四十多公里远,衡量我们的并不仅仅只有六月的那场三天之试,被衡量的始终是我们的厚度,只要稻穗饱满,始终会散发自己的幽香。
向北?向南?无论哪个方向,始终幽香处处。
点评:此文明写稻香处处,暗写高三拼搏,虚实结合,明暗交替,在现实的稻田行走,寓意着人生路上一个重要的驿站——高考的跨越。比喻恰当,思考精当,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的思考没有囿于一端,偏执一点,对跨越高考的理解着眼于整个人生路而言,着眼于成才的多元性而言,着眼于生命的厚度而言,这样的思索便有了深刻性。
幽香处处(杨宇辰)
暮春时节,油菜便茁壮成长起来,不知何时竟开出了小花,又于不经意间练成了一片铺天盖地的花海,蓬蓬勃勃的花瓣微微颤动,在那个时间,处处都有油菜花那阵阵幽香……
祖母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一听见有鸟儿在窗外叫,便说春天到了,就依着一根木杖,颤颤悠悠地走到门外,将一手的油菜花籽扬到空中,落在泥土中,这便开始孕育下一季的油菜花了。油菜花贫贱,到哪里都可以长成一片。
祖母撒完后,又拿起小锄要去锄一锄一冬的枯草。我拉住祖母:“你年纪那么大了,怎么还要你去帮,您就歇歇吧,让别人看见还说我们不孝呢!”
祖母突然变得有力,一下挣脱我的手:“别人怎么说我我可不管,你伯你爸你叔的,三个儿子,可不是我用这锄头和这几亩地养大的?你小小年纪懂什么,这地就是咱庄稼人的命,命没有绝,地就不能荒。我老了,就更不能扔下这地了!”
然后就执意一个人去了田里,一个人慢慢挥动着锄头,特别小心,不放过一根草,像是在轻轻整理亲人的衣襟!
我看见不忍,夺过锄头,自己锄了起来:“我是庄稼人的孩子,我也要锄!”
奶奶竟笑了,是奶奶自从爷爷去世后的第一次笑,嘴角微微扬起,脸上的皱纹却更深了,让人心疼。
“穷啊,当年真是穷,我嫁到你老杨家时,也就是这么一块地,我和你爷爷说:‘再穷也不怕,只要有地,就能活!’”奶奶原本有些浑浊的眼中竟突然射出一道光,充满了力量与希望。
我禁不住接嘴:“奶奶,你就像那油菜花,再穷再苦也能开花结果,我就是那豆荚,因为有你,我才长出来的!”
奶奶嗔怪地捏了一下我的脸:“鬼丫头,怎么说这些话。”然后又怅然地望了望:“不过也对,再贫再贱,也能长下去,长得好好的。”
微风吹来,不知是谁家的油菜花田送来幽香。那油菜花田不是一亩亩苦涩,是一亩亩满心的希望与乐观。
老祖母,传统的农村妇女,不知有多少衣裳从她手中补过,不知有多少粮食在她肩上停留。她平凡如油菜花,而油菜花总有一天会结出饱满的果荚。
望着无边的田野,细嗅那淡淡幽香,却发现又有许多妇人出来劳作了,忍不住说上一句:“幽香处处!”
点评:怎样写人,写出一个怎样的人,始终是记叙文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之一。本文借春天的油菜花盛开而洋溢的芬芳来写祖母勤劳勤勉的身姿,人物语言鲜活具有鲜明的农人生活特征,极富个性化,两人的对话就近取譬,思考富有哲理,同时又很富有田野气息。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