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考古发现的明代残碑“镇江府同知张”究竟是何人?  

2016-10-09 18:14:21|  分类: 文化考证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考古发现的明代残碑“镇江府同知张”究竟是何人?

文/张风雷

考古发现的明代残碑“镇江府同知张”究竟是何人?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考古发现的明代残碑“镇江府同知张”究竟是何人?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内容摘要:一个镇江、扬州两地的众多知名学者没有搞定的学术问题,似乎在我手上已经知晓谜底,此人就是张联芳,字尔葆,山阴人,有人说他曾官扬州司马。他是明末清初著名文人张岱的叔父。——南徐散人


此残碑中有“正月上吉,镇江府同知张”诸字样,这个镇江府同知张,会不会是张岱《于园》文中提及一人“葆生”呢?《于园》文章的注释说明,葆生全名叫张联芳,字尔葆,山阴人,官扬州司马。张岱叔父,善画好收藏古董。不知道葆生有没有做镇江府同知啊?

镇江考古学者刘建国与霍强,多年来在西津渡街区寻找着码头踪迹。记者昨电话连线了节目中出镜的镇江博物馆考古部副研究员霍强,他说,他们当时是在大码头遗址南侧的岸边发现的明代石碑,可惜该石碑并不完整,只剩一块边角了,因此碑文也不完整,而维修瓜洲码头是哪位镇江官员,目前只能看出这位官员姓张,名字部分已有些磨损不能准确辨别了。至于石碑为何还剩一块边角,霍强推测,“可能是这块石碑已经有些破损,后来在修建石岸时,就将它当成石料采用了,废弃的部分就丢在岸边,也就是现在看见的石碑边角部分。”同时,他表示,今后将对考古资料进行研究,或将揭开一些谜团

张葆生做过瓜洲的同知,如果瓜洲的行政区划调到镇江府,而张葆生自然而然或理所当然就是“镇江府同知”了。这个“同知”级别大体上是相同的。或者说,当时瓜洲的行政区划就是镇江府,根本就不是扬州府,那么,这个“张葆生”就是“镇江府同知张”了。而“镇江府同知张”是什么人的谜团自然而然就揭晓了。这个谜底,他是张联芳,张岱的叔叔。既然是一块明代石碑,而张岱是明末清初人。张岱的叔叔是明朝人无疑。而他又做过瓜洲同知,且姓张。所以,我们可初步断定他是张联芳。

《于园》辨疑[ 2008-11-22 22:39:00 | By: 庄生梦 ]苏教版七年级下册语文教材节选了清代文人张岱的文章《于园》一文,文章原本是篇好文章,可文下注释和教学参考书中的解释与翻译,却使我不敢苟同,难以接受。窃以为有一处错误,多处不当。录此以求证于大方之家。一是“葆生叔同知瓜洲”,二是“颓然碧窈”。前者课本上的关于“葆生”和“同知”的注释欠妥;教参上把该句翻译成“葆生的叔叔在瓜洲任同知”,显然是错误的。因为文中“葆生”的注释是:叫“张联芳·,字尔葆,山阴人,官扬州司马。” 此处注释甚为不当。其实清代并无“司马”的官职,“司马”是前代的官职的旧称,满清时代,汉人多恋旧朝,爱用旧称。所以注释中“扬州司马”其实就是“扬州同知”,同知与知府分驻两地,扬州知府驻扬州,同知分驻在瓜洲,于是称为“同知瓜洲”。同知瓜洲的其实就是张葆生啊,怎么成葆生的叔叔了呢?再看,张岱的父亲叫“张耀芳”, “葆生”名“张联芳”,正好是作者的叔叔辈份,所以“葆生叔”应该理解为同位语短语,即“葆生叔叔”。而课文的注释者不但没有解释清楚这些问题,反而给读者留下更多的不解疑惑。二是“颓然碧窈”,“颓然”教参上翻译成“柔顺的样子,舒坦的意思”;“碧窈”解释为“幽深的草木丛中”,而教参则解释成“碧绿幽远”,真让人无从适从。其实细细思考,此句应该是“颓然于碧窈”的省略形式,“颓然”,应该是“躺倒”的意思。“碧窈”,应该是形容词活用成名词,因此课本的解释是对的。合起来就是“坐在水阁里,就如同躺倒在碧绿幽深的草木丛中一样舒坦”的意思。

瓜洲人们总认为是扬州的瓜洲,总认为是属于扬州府的。而明代的瓜洲恰恰在行政区划上是属于镇江府的。上面镇江考古发现的明代石碑残碑证明了这一点。
葆生叔同知瓜洲,他不是扬州府同知,而是镇江府同知。真让人大跌眼镜了。做学问,有许多事情是不能凭想当然来做,需要以史为据,以物证或文物为据。

看了节目,扬州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称,若有机会,希望能从镇江相关部门获得该石碑的拓片,有助于研究扬州的历史文脉。
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表示,目前从石碑残件未能读出更多信息,但是,根据残存的碑文,他认为,该石碑的出土,见证了瓜洲的重要性、长江航道的变迁以及历代对瓜洲码头的重视,“这说明瓜洲在明代是重要的水上枢纽,和镇江西津渡隔江相望,瓜洲航道是否通畅,直接影响漕运,镇江官员关心漕运大事,直接参与瓜洲石堤修筑事宜。”

估计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先生也没有注意到张岱的《于园》注解啊。笔者考订是否正确,供大家参考。

张风雷
2016-10-9
著于镇江城内八叉巷


[附件]

镇江发现明代瓜洲码头石碑有助于研究扬州历史变迁

最近,央视九套正在播出的人文纪录片《西津渡》,在讲述这座古老渡口悠悠往事、沧桑变迁的同时,通过这里内蕴丰富的历代遗存,令人文景观与山水形胜交相辉映。26日晚播出《西津渡》第一集,其中提到考古人员在探秘西津渡的码头遗存时,发现了上面刻有“瓜洲码头新建石堤记”的明代石碑。
明代石碑“瓜洲码头新建石堤记”
讲述镇江官员维修瓜洲码头的事迹

26日晚,央视九套播出的人文纪录片《西津渡》第一集,以西津渡的玉山大码头考古发现为主要线索,利用悬念式的推进和讲述,勾连大码头的往事与变迁,从而还原出一幅西津渡载人渡客的历史画卷。
有渡口就会有码头,照此看来,西津渡码头至少在三国时期就已出现了。为揭示大码头的始建时间,2009年春天,一次更大规模的考古作业,在超岸寺南面的空地展开,随之一些更加古老的码头遗存出现在考古人员的视野中,一块明代石碑破土而出,上面刻有“瓜洲码头新建石堤记”,碑文记述了一位镇江官员维修瓜洲码头的事迹。
镇江考古学者刘建国与霍强,多年来在西津渡街区寻找着码头踪迹。记者昨电话连线了节目中出镜的镇江博物馆考古部副研究员霍强,他说,他们当时是在大码头遗址南侧的岸边发现的明代石碑,可惜该石碑并不完整,只剩一块边角了,因此碑文也不完整,而维修瓜洲码头是哪位镇江官员,目前只能看出这位官员姓张,名字部分已有些磨损不能准确辨别了。至于石碑为何还剩一块边角,霍强推测,“可能是这块石碑已经有些破损,后来在修建石岸时,就将它当成石料采用了,废弃的部分就丢在岸边,也就是现在看见的石碑边角部分。”同时,他表示,今后将对考古资料进行研究,或将揭开一些谜团。
看了节目,扬州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称,若有机会,希望能从镇江相关部门获得该石碑的拓片,有助于研究扬州的历史文脉。
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表示,目前从石碑残件未能读出更多信息,但是,根据残存的碑文,他认为,该石碑的出土,见证了瓜洲的重要性、长江航道的变迁以及历代对瓜洲码头的重视,“这说明瓜洲在明代是重要的水上枢纽,和镇江西津渡隔江相望,瓜洲航道是否通畅,直接影响漕运,镇江官员关心漕运大事,直接参与瓜洲石堤修筑事宜。”
为何与瓜洲相关的石碑在镇江?
可能是当时的管理机构在镇江

为什么“瓜洲码头新建石堤记”石碑在镇江?霍强认为,这可能与当时的管理机构在镇江有关。
历史上的瓜洲古渡,在长江河道的北移与冲刷下,今天已被淹没于江中,现在与西津渡隔江相望的,是一片复建的风景区。瓜洲原本是长江中泥沙淤塞而成的一座沙渚,因形状如瓜而得名。唐代中叶以前,往来船舶并不在这里停靠,此后瓜洲渡的形成,正是依附于西津渡的繁荣,公元737年,朝廷调派一位叫齐浣的官员,前往润州担任刺史。
润州,是唐代镇江的称谓;江北的瓜洲一带,也属于润州管辖。身居要职,齐浣上任伊始,便乘舟往来于大江两岸亲自勘查,当他乘船北上抵达瓜洲时,发现由于多年来长江挟带的泥沙淤涨,原本在江中的瓜洲已与陆地相连,阻断了连接运河的航路。齐浣赶忙组织人力进行治理,挖凿出长约二十五里的伊娄渠,引水入流,连接大江南北,瓜洲渡由此形成。
此后,西津渡与瓜洲渡相连,打通了连接大运河漕运的新航线,每年都会有漕船数万艘,沿着大运河浮江而至,南北贸易络绎不绝,各种物资源源不断,从富庶江南直抵洛阳长安。
唐代著名诗人张祜曾夜宿小山楼
两三星火是瓜洲描述夜江的景象

“大江横万里,古渡渺千秋。”至少从三国时期开始,西津渡就是长江下游的一个重要渡口。
千年古渡口,有一幢小山楼,这家坐落在西津渡古街上的国际青年旅社,如今是众多观光客的落脚地。小山楼,曾经是唐代渡口一家客栈的名字,尽管时过境迁,悠然闲适的心境,早已取代了临江而发的感叹,但如今这座小山楼,依然能唤起人们凭栏怀古的思绪,“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金陵渡,正是唐代西津渡的称谓,唐代著名诗人张祜曾经夜宿小山楼,留下这般浅吟低唱。

编辑:南徐散人
2016-10-9镇江城丁卯寓所



【《于园》原文】

于园在瓜洲步五里铺,富人于五所园也。非显者刺,则门钥不得出。葆生叔同知瓜洲,携余往,主人处处款之。

园中无他奇,奇在磊石。前堂石坡高二丈,上植果子松数棵,缘坡植牡丹、芍药,人不得上,以实奇。后厅临大池,池中奇峰绝壑,陡上陡下,人走池底,仰视莲花,反在天上,以空奇。卧房槛外,一壑旋下如螺蛳缠,以幽阴深邃奇。再后一水阁,长如艇子,跨小河,四围灌木蒙丛,禽鸟啾唧,如深山茂林,坐其中,颓然碧窈。瓜洲诸园亭,俱以假山显,(胎于石,娠于磥石之手,男女于琢磨搜剔之主人,)至于园可无憾矣。

( 仪真汪园,葢石费至四五万,其所最加意者,为“飞来”一峰,阴翳泥泞,供人唾骂。余见其弃地下一白石,高一丈、阔二丈而痴,痴妙;一黑石,阔八尺、高丈五而瘦,瘦妙。得此二石足矣,省下二三万收其子母,以世守此二石何如?)

【作家生平】

张岱,明末清初文学家 
1597年(明万历二十五年)——1679年(清康熙十八年),又名维城,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天孙,自号蝶庵居士。张岱晚号六休居士,明末清初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寓居杭州。出生仕宦世家,少为富贵公子,爱繁荣,好山水,晓音乐、戏曲。明亡后不仕,入山著书以终。 明末清初文学家、散文家、史学家,还是一位精于茶艺鉴赏的行家。是公认成就最高的明代文学家,其最擅长散文,著有《琅嬛(huán)文集》《陶庵梦忆》《西湖梦寻》《三不朽图赞》《夜航船》《白洋潮》等绝代文学名著。《陶庵梦忆》《西湖梦寻》抒发了他对故国乡土的追恋怀念之情。

考古发现的明代残碑“镇江府同知张”究竟是何人?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张风雷(50岁)

摄于2016-10-18    

镇江城内八叉巷



博主推荐:

 

“子弹”虽热“夜谭”难火——也话镇江草根文人、平民教师张风雷著《张斋夜谭》
       闲考南山玉蕊花    闲话丹徒之水   回忆我的老师刘锦(地生)先生

吾家本丹徒 祠墓千棵柳——记文化名人卢冀野之子卢佶、卢佺携眷属之访镇江

扬州清曲传人卞学良 魏绍章与扬州清曲在镇江地方的传播

风花雪月话红颜  在上隍村小读书  闲话镇江古井    闲考镇江八叉巷地名的由来

夏日之旅——大连青岛纪行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