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世界记忆中的鲁迅(2)  

2016-10-07 17:33:43|  分类: 鲁迅学术研究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延伸阅读】鲁迅的外国朋友圈:内山完造、史沫特莱、斯诺……

国际先驱导报9月30日报道 “其时进来的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书。一将书放在讲台上,便用了缓慢而很有顿挫的声调,向学生介绍自己道:‘我就是叫作藤野严九郎的……’”这是鲁迅在《藤野先生》中描述的第一次见到先生时的场景,当时他在仙台医专学医。

除藤野先生外,鲁迅还结识了其他一些日本好友,如内山完造与经由其介绍相识的宫崎龙介夫妇,以及他晚年时经常为之诊治的医生须藤五百三等,其中与内山完造最为熟识。除了结识日本友人,鲁迅也吸引了不少当时在中国的西方记者的关注,其中就有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和史沫特莱。透过鲁迅与外国朋友的交往历史和故事,或可发现鲁迅的另一面,对于鲁迅的世界主义研究亦有裨益。

内山完造

在我们熟知的课文《一面》中,作者阿累在工作之余到内山书店买书,作为工人阶级一员,阿累在面对经济拮据和求知欲望之时犹豫不决,这时还是鲁迅先生及时解救了他的困窘。在这篇文章中,也侧面记述了鲁迅先生与日本友人内山完造的友情。

内山完造1885年出生于日本冈山县,一直梦想当一名传教士,1913年3月前往上海推销药品兼售福音书。后来,他和妻子在上海北四川路魏盛里169号开了家书店——内山书店,1929年书店迁至施高塔路11号(现四川北路2048号)。

鲁迅于1927年辞去广东中山大学职务后回到上海,他于同年10月5日发现了内山书店,并花了10元2角购买了四本书。当时内山完造并未在店里,妻子跟他讲了这件事后,他才留意起这位顾客。当鲁迅第二次来买书时告诉内山他叫“周树人”时,已成半个“中国通”的内山一下子就知道了眼前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鲁迅先生。

内山书店就像阿累在文章中描述的,设有供客人休息的茶座,老板还会客气地端来一杯热茶。正是这种氛围以及离家比较近的缘故,鲁迅常到这儿作客。加上他在日本留过学的经历,与内山完造一家很快熟络起来,两家人也经常走动。后来,书店就成为内山完造掩护鲁迅等进步作家们聚会的地方。据说有一次鲁迅为躲避通缉,在内山书店住了差不多一个月。

在内山的印象里,鲁迅先生是一位受人尊重,威严中不失幽默的人。鲁迅穿着朴素,甚至有一次去拜访英国友人时,在酒店坐电梯被人赶了出来。可是他资助那些进步青年时却很是大方,有一次鲁迅先生将刚拿到手的稿费给了他人去营救狱中亲人。明知是骗局,鲁迅仍给了他人希望。当时内山完造弄不懂鲁迅这么做是为什么,鲁迅这样回答他:“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是不应该拒绝的。这种时候,如果你手上有,不论出于什么原因都要借给她。这是一种习惯。”内山曾说,在鲁迅面前羞惭地看见自己的另一面,他眼中的鲁迅像一位毫无瑕疵的圣者,第一次的交流都可以认识到自身不足。

内山完造见证了鲁迅人生的最后岁月。鲁迅去世后,内山完造还成为葬礼主持,可见两者交往之深。

史沫特莱

与内山完造一样,艾格妮丝·史沫特莱遇到鲁迅后,也同样产生了一种局促和自愧弗如的情绪。她本身是一名来自美国一家报社的特派记者,凭着新闻记者的敏锐视角,她开始观察并近身接触中国,也见识了当时一些作家,据说鲁迅的学生萧红就曾与她结下很好的友谊。

1930年9月25日是鲁迅先生的50虚岁寿辰,那些被当局认为是“左倾危险分子”的作家和斗士们希望借此机会搞一次隆重聚会。史沫特莱欣然受命,以自己的名义租借了法租界吕班路50号的荷兰“斯拉巴雅”西餐馆。这次寿辰聚会发起人中有柔石、冯雪峰、冯乃超、董绍明、蔡咏裳、许广平,叶绍钧、茅盾也出席了。

史沫特莱后来在其《中国之歌》中详细描述了鲁迅先生:“鲁迅带着年幼的儿子提前到了。这是我初次与鲁迅相见,我在中国的整个期间,受到最大影响的就是这个人。他个子不高,身板有些单薄。穿着奶白色的丝绸料子的中国服装,柔软的中国靴子。不戴帽子,剃得短短的头发像牙刷一样。但是,虽然鲁迅的面容就是一般中国人的样子,但他却在迄今为止我见过的人中,给我留下了最有印象的记忆。脸部生动,同时也有戒备的神情。他虽然不用英语讲话,但能熟练地运用德语。因此,我也用德语与之交谈。他待人接物的态度、说话的方式、还有一个个动作都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充满个性的和谐与魅力。我忽然觉得自己像一块土块那样,看上去十分丑陋。”

整个聚会活动在胆战心惊的望哨中偷偷进行着,鲁迅讲了自己的前半生,他的成长,他为何弃医从文,深深地吸引了史沫特莱。她原本“耳朵一面侧向外面的街道,担心着警察的捕人车到来,一面却倾听着一个翻译替他译出来的话”。不久,她便忘了紧张地望哨,而被鲁迅先生的人格魅力所打动。那一天,她还特地送了先生一幅自己精心选购的白绸子衣料。

鲁迅特别喜欢德国女版画艺术家珂勒惠支,曾收藏了不少她的版画原拓,后来在史沫特莱的帮助下,他与珂勒惠支通信,邀请她为中国创作。1936年,鲁迅自掏腰包出版了《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这本书的前言《凯绥·珂勒惠支——民众的艺术家》便是鲁迅先生邀请史沫特莱撰写的。

此外,史沫特莱在《忆鲁迅》中还讲过一件事:1931年3月,也就是在鲁迅50寿辰的次年,一些青年作家、艺术家被捕遇难,鲁迅写了篇文章,名为《写于深夜里》,他委托史沫特莱将它译成英文在国外发表,当时史沫特莱深深地担忧起他的安危来。鲁迅先生说:“有什么要紧?总得有人出来说话!”

斯诺

同样为记者的埃德加·斯诺也一样受到鲁迅的影响。他曾对萧乾讲过,“鲁迅是教我懂得中国的一把钥匙。”

斯诺当时为了研究中国当代的文艺作品,通过青年文学工作者姚克牵线认识了受监视的鲁迅,他们约见在一个小杂货铺里。他打算翻译鲁迅个人集子里的作品,但鲁迅建议他关注更多别的左翼作家的作品。后来斯诺接受了提议,对翻译集做了调整,前半部分是鲁迅的作品,后半部分收集了茅盾、柔石、巴金、沈从文等人的作品。1936年7月,这本名为《活的中国》的翻译集在美国出版。

在序言中,斯诺撰写了导读文章和《鲁迅评传》。他把鲁迅比作是高尔基、契诃夫,评论他是“中国左翼作家和艺术家的勇敢领袖”“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优秀者之一”。他在翻译鲁迅小说时跟他探讨了很多时政、书中人物命运与时代的关联,对社会、思想、政治方面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沟通。斯诺后来移居北京,仍与鲁迅保持着书信往来,鲁迅在自己的日记中记录了很多他们交往的情节,他评价斯诺是外国人中“之爱中国,远胜于有些同胞自己”。

鲁迅逝世时,斯诺在悼念鲁迅的挽联中写道:“译著尚未成功,惊闻陨星,中国何人领《呐喊》?先生已经作古,痛忆旧雨,文坛从此感《彷徨》!”其中尚未成功的“译著”指的是斯诺翻译的《阿Q正传》,而“痛忆旧雨”也道出了其本人与鲁迅之间的深厚感情。

当然,与鲁迅先生有交往的外国友人还数不胜数,他们多数都为其人格魅力所折服,而且在当时的中国能遇上一个思想和意志方面都超绝卓越的大家,于他们、于整个中国的历史,都是极为重要和宝贵的见证。

(2016-09-30 15:12:25)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