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张风雷中学二级证书上一张旧照  

2016-02-20 19:04:07|  分类: 镇江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不肯回头,只因希望总在前方。时间,被分成三份,一份是既往的昨天,一份是迫切的当下,一份是神秘的未来。昨天带我们来到今天,今天领我们奔向明天。你可以走昨天的路,却永远踩不到昨天的脚印。放下昨天,珍惜今天,心向未来。既然时光永不回头,人生亦当无悔。做好当下,是人生最好的选择。


从一张旧照说起

作者:张风雷
从一张旧照说起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1991年8月工作证中的25岁,实际上是24岁。
 
从一张旧照说起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张风雷(24岁)。
 
没有永远的青春,只有永恒的记忆。我的青春已经奉献象山这块土地上。也我的父亲一样,从当年的小张变成了如今的老张。但是我的老父亲尚健在,我还不能称老张。所以,八小的姐妹们喊我:“雷哥!”这个称呼也很好,避免的小张和老张可能带来的问题和麻烦。
张风雷中学二级证书上一张旧照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妻子在家中打扫整理找出这张旧照片来,孩子说:“爸爸这张照片还蛮漂亮的。”这张照片发证时间是1993年2月,可能实际拍照时间是1992年,时间不会早于1993年。这个照片是办理中学语文二级教师资格证用的。弹指一挥间,我已经50岁了。岁月不饶人啊。青春,对于我已经渐行渐远了。我已经向着老年飞奔而去。1988年夏天分配到镇江市第九中学工作时龄虚22岁。

张风雷中学二级证书上一张旧照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张风雷(26岁)
我当年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发型,主要是路遇我过去的谏中同窗陈德荣先生,他就是这样一个发型。那时我家中催我要尽快找对象,我觉得自己也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个人形象。所以,特地吹了这样一个发式。这是我工作以后的第五、六年的样式。

转眼之间,从1986年考入镇江师范专科学校读书,已经在镇江城内生活了30年,在象山地区生活了28年。2011年8月调入镇江市八叉巷小学工作也有5年了。人生是一次没有回头票的单次旅行,不知道终点站在什么地方。45岁调到小学工作,其实,对于我的人生也很茫茫然,根本上就找不到北。转眼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只有勇敢地面对老去,永远向前、向前,别无选择。
每一个人都有老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红颜不再的时候。人老了就和疾病较上劲,老了和大夫、药瓶子、医院打上交道,不管情愿与否。老了也怕去见大夫,怕见到过去熟悉的人。不敢回到自己熟悉的故乡,不敢回到熟悉的地方去。一个人从幼儿园开始读书,一路读书过去,小学、中学、大学;再去中学、小学工作,中学、小学生活;我的人生中,似乎还缺少一个幼儿园工作的历程,还应该再去幼儿园工作一次,这方是最完美和最圆满的人生吧。我1987年大学师范实习去七里甸的江苏省镇江中学做见习教师,1988年毕业了去九里街的镇江市第九中学做教师,末了,到了2011年,现在我来到八叉巷了,到镇江市八叉巷小学做教师。我的人生轨迹中确有7、9、8三位幸运数字。一个人终其一生,从来不离开学校、不离开校园、不离开读书、不离开思想、不离开写作,或许也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情呢。

张风雷中学二级证书上一张旧照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张风雷(42岁)
 

有人祝愿我再去一次七里甸幼儿园工作一次,怕是这位先生的美好愿景,我这一辈子怕是都难以实现的了。不过,还是谢谢这位小红虾先生的吉言。如果说,有这样的机会和可能,我平生倒是极想去镇江市的七里甸幼儿园工作一年,这样我的人生经历中,九中、八小、七幼,怕是要都有了。即便是实现不了这样的人生愿景,我也应该去附近的牌坊巷幼儿园去参观一次,它的名姓中到底有一个我所喜欢的“牌”字。我做学生时曾经迷恋打扑克牌的,只是不会打麻将牌而已。
七里甸在镇江城西,九里街在镇江城东,八叉巷在镇江城市的中心。我这个人平时不打牌,这样的人生轨迹,若是对于打麻将的人,怕也是极好的事情,一码牌,刚起手,西风、东风、红中;七万、九万、八万都有了。我在中学教书只教7年级和8年级,在小学教书也只教3年级和4年级,希望未来的人生尚余10年,可以教一下,1、2年级和5、6年级,那样,怕是12345678这样的八位数字也都有了吧。我的读书历程大抵也是从123456789这样读过来的,自然教书也是应该从87654321再倒回去才好,这样的一个人的人生才地道,才有味吧。
今年是我谏壁中学高中毕业30周年[注]。再活2年,就是我从教30周年了。过去80年代的教师从教30年是要戴上大红花的。估计我是戴不了了,现在教育已经不兴戴大红花了。正如过去退休的工人,都是敲锣打鼓戴着大红花退休的,过去70年代的工人怕是享受了这样的礼遇的。80年代的工人或许也有戴大红花退休的。厂里派汽车,汽车是那种敞篷解放牌大卡车,车首有一匾额“光荣退休”,匾额四周扎着红色彩带。车上人戴花的是退休工人。车上一路有人敲锣打鼓,欢送归家。这在我的学生时代是我亲眼所目睹的。现在的人不被下岗就是不错的礼遇了。更不要说戴大红花了。其实,戴不戴大红花也没有什么关系。戴了也不多长一块肉。到退休了,卷起铺盖走人就是了。
张风雷中学二级证书上一张旧照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张风雷(50岁)

人生五十,从教近三十载,若要说桃李半天下,怕也有些夸张了。不过,我从事的大课教学多,有时整个年级的学生都有我的任教和都是我讲授,弟子和门生怕是特别多的。我记不得众多弟子和门生,但是,从教时间久了,倘若行走在镇江城内的大街小巷,常常有弟子和门生喊我一声:“张老师!”有时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教过他(她),弄得人家小伙子、大姑娘颇不好意思,我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因为,我过去教书大多不太记学生姓名。当然,也有个别顽皮淘气或成绩优异突出的学生姓名,我也是记得的。甚至于1987年我在江苏省镇江中学见习时期,还有见习班级的学生记得我。见习期虽短,却是我由学生到教师角色转换的重要阶段,也是一名师范学生从教之始和工作之始。

中学时代与同学管祥的合影留念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张风雷(18岁)与管祥(右)
摄影于20世纪80年代江苏省镇江市金山寺。


 [注]
我本来应该是谏壁中学1985届毕业,由于我在谏壁中学复读一年高三,所以算作谏壁中学1986届的高三学生了,这样凭白地就让我捡到一个大便宜,我在谏壁中学有1985、1986两届同学和校友了。两届同学们都认我是同窗,无形之中,我在谏壁中学的人脉资源比别的同学多了一倍。人生总是有得有失。这话怕是不假的。上面这一张照片是与谏壁中学同学管祥的一张合影。

2016-2-21
著于镇江城内。
 
张风雷中学二级证书上一张旧照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冯国辉与张风雷(右)
 

[留言]
冯国辉:我与你在1982年金山寺亦有一张合影照片呢。印象靠白龙洞旁边拍摄的。

[点评]

每一个人的成长都有自己的独特的历史轨迹,也总是和自己身边的一些人联系在一起的。那时的冯国辉个子瞧上去很矮小,甚至于没有我高,但现在他却是比我要高得多了。但我和冯国辉已经很久不联系了。你甚至已经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而当年却经常在一处读书和学习,成为要好的朋友。今天偶然回想起这一张照片来,仿佛又一下子回归到自己的中学时代中去了。



【作者简介】

张风雷。男。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专门致力研究镇江(丹徒)地方文化的资深学者。

电子信箱:zhesue@hotmail.com;

联系QQ:305329099


博主推荐:

 

“子弹”虽热“夜谭”难火——也话镇江草根文人、平民教师张风雷著《张斋夜谭》
       闲考南山玉蕊花    闲话丹徒之水   回忆我的老师刘锦(地生)先生

吾家本丹徒 祠墓千棵柳——记文化名人卢冀野之子卢佶、卢佺携眷属之访镇江

扬州清曲传人卞学良 魏绍章与扬州清曲在镇江地方的传播

风花雪月话红颜  在上隍村小读书  闲话镇江古井    闲考镇江八叉巷地名的由来

夏日之旅——大连青岛纪行

绍宗楼空香犹在 斯人仙去情未了 

《揽胜诗草》及《揽胜续草》作者高禾生的家世

上堭地名的得名钩沉与时间考证

编辑:南徐散人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