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横看成岭侧成峰”(苏轼)  

2016-12-31 23:20:16|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横看成岭侧成峰”(苏轼)
——让叙述变得鲜活真实、富有意蕴

“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里作家的叙事角度隐匿在“现在”,句子虽短小却容纳了未来、过去和现在三个时间层面。这是长篇小说《百年孤独》开篇的第一句话,它在写作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启示,那就是叙事、述说、记录可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视角的灵活多变,切入的远近高低,观照的起伏长远,一样的故事会焕发别样的感受,一样的细节会闪烁非凡的意味,从而使文章显得更为精彩灵动、鲜活真实,富有意蕴。
首先是切入视角的改变。对于文章整体来说,可以是人称的选择,第一人称所表达与切入的亲切意味绝不是第三人称所具有的,同样第三人称所具备的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全视角也是第一人称所不可能产生的,而第二人称那种强烈的情感色彩又是第一和第二人称所无法企及的;也可以是叙述方式的寻找,记叙性材料一般都有几个(种)人和物,人有自己的言行举止,物有自己的特征特色,于是几个(种)人和物便有几个写作角度;也可以是主体的视角换位,比如物我互换,你我互置。对于文章局部来说,在全文统一视角下,可以多视角观照,有以第一人称为主的文中往往出现第三人称或第二人称的细节与故事,有以物为主要切入视角的文章或许出现由人切入的片段等等。比如看一篇文章的节选:
一次偶然的机会,家里来了位客人,是极喜欢喝茶的生意人。他来到我家后,不知怎么就看到了那把小茶壶,赶紧拿在手上细心观赏起来。但他的眼光很快由喜色转化为遗憾:可惜可惜,是把清代的壶,但可惜的是仿造的曼生壶,真正的曼生壶题铭不是这样的。而且你看,他端起壶指给老爸看,壶嘴还破了一块,可惜可惜,这样一来就根本不值钱了……
他一连说了好多个可惜,然后漫不经心地将壶随手放下了。
老爸的那个朋友是数十年的茶客了,对茶及茶壶略有研究,而且他还偶尔做些文物的买卖。老爸似乎很相 信他的话。客人一走,老爸再查看,果然发现了茶壶的嘴破损了一点点,不留意还真发现不了。从此,老爸对那壶就无法像以前那样喜欢热爱了,不再理会它,也很为那80元不值。
老家,便把那个已遍布灰尘的紫砂壶,随便包起来带回了老家,想让那见识广的亲戚再看看。
那亲戚一见那壶,便两眼放光:“好壶好壶,这是清代的匏瓜壶呀,是的,这题铭应该不是陈曼生的真迹,但你看这壶色调古雅淳朴,造型诡异精致,意蕴深厚沉郁,这不是假壶,是仿制壶,两者不同啊,绝对是极品!这可不是钱能随便买来的宝贝……” 
这段文字的叙述非常有意思,切入视角是“我”, “我”的出场,带来的是文章行文构思的紧凑集中与语言表述的流利畅达,使作品产生自然亲切的阅读效果,同时带来的是文章情感表达的真诚恳挚和细节描写的丰满传神,使作品富有艺术感染力,但是在叙述的推拉摇移之间,因人物出场的不同,描述的视角便有了差异,而正是这种差异不仅让故事情节呈现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更重要的是通过了两个不同人物对同一个物件的审视,以不一样的眼光反映了不同的身份地位性格心理和迥然有别的价值追求,前者突出商人唯利是图的本性,后者突出了亲戚风雅纯正的艺术眼光。这种源于文中人物身份的改变而出现的描述落脚点或切入点的改变在记叙文写作中非常普遍,处理得当到位,它能让所叙述的材料具有对比性,或能突出细节描摹,或能强化人物形象,或能突显事件过程,或能烘托主题展示,因而作品具有不同凡响的艺术意蕴。
其次是观照距离的远近。这个远近,可以是空间距离,也可以是时间距离,甚至是时空交错。比如:
“哟!这不是王家的姑娘么!几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我回过神,是巷口摆水果摊的大伯。
我颇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您还记得我哟。”“怎么不记得,就你眼角的那颗痣,想叫人记不起来都难啊!我记得你还这么点高的时候,”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就老喜欢到我这里偷葡萄吃,我经常打个盹儿,本来卖相好好的葡萄就被抠掉了一块,卖都卖不出去了。”我连声道歉。“哎,你还别只对我一个人道歉,你还挺对不起东头那个做鸡蛋糕的老林,他常常是上个厕所回来,刚做好的鸡蛋糕就少了两块。”我窘得更厉害了:“那我去找他买点蛋糕明天带着火车上吃。”老伯连忙拉住我:“他啊,在你搬走后不到一年,他那个凶婆娘便生病死了,他也关了店跟儿子去过了。”
这段“我”与老伯的交谈,亲切温馨如在眼前,它采用的就是时间距离的反反复复拉远或推近,让过去的某个场景现场播放,又让现在的心理波动连接过去,这种画面的闪回与定格,以时间上的贯通让文章产生了既陌生又熟悉的意味,让镜头的展示洋溢着浓浓的市井风味,让叙述的材料富有怀旧的生活气息,这种原色、浓郁显得韵味十足。
为什么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具有如此强大的艺术魅力,我想原因就在于夜雨中对幸福的遥望和幸福的团聚中对夜雨的挂怀之间的交错闪回,这种时空距离的或远或近和切入视角的结合所产生的迷离惝恍的艺术效果千载之下依然让人感怀不已,也更值得人们学习与揣摩。再比如:
你破旧的衣衫,浑浊的双眸,老态龙钟的身影,一直让我感到厌烦。一天下午,你来到学校接我回家。那些无知的同学围住你:“看,有个捡破烂的老太婆跑到我们实验小学来了。”当时的我心中翻江倒海,说不清是愤怒他们还是愤怒你。偏偏这时,你看到了我,那双粗糙的长满老茧的手一把抓住了我,我幼嫩的手背一时觉得被什么硬硬的东西咯的生生的疼,我一下狠狠地甩开:“我自己会走!”那只苍老的手突然定格在半空中。十年后的今天,母亲告诉我奶奶刚刚在医院去世,不知为何,那只苍老的手深深地刺着我的神经,都想握住你的手,我亲爱的奶奶。
这段叙述不事张扬、平实道来,让十年前的画面在此时此地展示,细节描摹便有了动人的力量,让人为之鼻酸,为之痛悔。这一以时间距离的拉远,却让细节得以拉近,并得到了提炼,也让亲情得以拉近,并得到了升华,同时也让我成熟成长。
再次是人物情感的变化。这也往往可以表现为心理距离的远近,或者因岁月的流逝,或者因事件的触动,或者因人物的改变等等,情随事迁,境随心定,眼前的人事物景会闪烁原先所没有的光泽。比如:
“这么早就来了?”还没等我开口,她已抬起堆满笑容的脸,扯着嗓门嚷起来,我口里轻轻地嘟囔着满是不满,顺势瞥了她一眼,还是老样子:一根粗笨的大辫子盘踞在脑后,一身大红袄也不知穿了几个月了,趿拉着一双似乎刚从田里爬上来的鞋,蹲在门口择菜。我扭过头,理也没理。“别走,这有些刚采的菜,带给你奶奶尝尝。”浓重的当地口音硬生生地把我叫住了。无奈,只得转身。她放下手上的活,给我袋子。一张焦黄的脸再次映入我的眼帘,本该与我妈妈同岁,乍看却那么苍老。“你放着吧。”我说。“没事,”她显得很不识趣,“这个新鲜,好吃。”说着,她那一年四季都沾着泥巴的脏手伸过来,我不禁退了几步,她有些尴尬,那双微微浮肿的手顿在半空中,颤了一下,而我只是埋着头,捡起地上的袋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天,她下田回来,好像特别疲惫,看见我蹲在家门口,你仍旧像往常一样打着招呼:“放学了。”我没理你,只是捂着肚子强忍着疼痛,你见势不妙,二话没说,背起我就上了医院。直到后来才从奶奶那儿知道,那天你在医院睡着了,那是你三天的第一次合眼,而我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
听完奶奶的话,我羞愧地低下了头,那双本应纤细的手再次浮现。你知道吗?如果下次你伸手,我一定不会退让,我想握住你的手,那双温暖的手。
这段文字描写的是抬头低头常见的邻居,外貌谈不上美丽,因而在“我”心头没什么好感,甚至还有厌恶,但是生活的一段小插曲却让“我”的心理、情感产生了极大的震动,让“我”认识到事物、人物往往不是外表看到的那般模样,生活的法则告诉我们那些外在与内心具有较大反差的才往往是真实的世界。当“我”的情感有了变化,于是人物在我眼前呈现了另一番风貌,内心甚至涌现了强烈的愿望:“我想握住你的手,那双温暖的手”。
记叙文中的视角变化多彩多姿,也异彩纷呈,远不止上文所提这些,但不管如何横看竖照,还是远观近瞧,抑或俯视仰望,都应牢记角度选择是为叙述服务,是为表达文章意蕴服务,切不可为选择而选择,从而让文章眼花缭乱、不知所云,因为全文还有一个总领视角、统一视点,这也是应试作文的需要。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