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止于至善:永 象  

2016-02-10 08:36:20|  分类: 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 象
作者;止于至善
2016-02-05 22:19 来自QQ空间日志
[编者按]这是我中学同学颜加明先生的一篇文章,颜加明先生曾经就读于谏壁中学,大学为扬州大学中文系,我觉得他的文章写得很好,也很有文采。特别保存下来,也推荐给喜欢文学艺术的朋友们。

我一直怀疑象山不是它的真名,至少不是一个严肃的山名。焦山因东汉末年的隐士焦光隐居于此而得名,正应了那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名正言顺。北固山有前、中、后三个峰头,其后峰伸入江中,三面临水,五十几米高,雄险壮观,如天然屏障,利于攻防,号称“北固”,山因地势得名,实至名归。蒜山虽小,因外形像蒜头,是一种夸张的叫法,名副其实。象山,说是像两个卧象,其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看不出它跟大象有什么相似点;它的名与实之间的关系与桂林象鼻山的得名有天壤之别。象山,貌不出众,一座山而已;名字已经不重要,承认它是一座山已经够给面子,十分抬举了,就像穷人家的孩子,阿猫、阿狗、大呆、小宝,随便叫。
镇江,江南形胜,吴楚佳地。从古至今,无数文人墨客流连于此,每一座山寺,每一条津渡,每一个楼阁,都留有他们的欸乃咏叹,唯独象山却像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无人眷顾,无人赞叹,哪怕是行色匆匆中的一瞥。是象山其貌不扬,不能吸引眼球?是世态炎凉,文人从众,只趋炎附势于声名显赫的的“第一江山”“第一泉”?李白,最不俗气最富浪漫情调的大诗人,二十多岁出蜀远游,来到镇江,在他攀登焦山的时候,偶然北望,居然对小小的松廖山充满深情,赋诗一首——“石壁望松寥,宛然在碧霄。安得五彩虹,驾天作长桥。仙人如爱我,举手来相招。”松寥山,焦山东北长江中的一座小山,区区十几米高,拳头般大小,绝壁悬崖,人迹罕至;象山,焦山正南面长江边的大山,高达五十米,蜿蜒起伏,参差嵯峨,巉岩嶙峋。焦山正好处于松廖山和象山的中间点,江水从中流过。松廖山像一叶扁舟,颠簸飘荡,而焦山与象山如天门矗立,巍然不动,如凛然卫士,执戟相向,镇守大江。象山,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山形气势,和松廖山都不是一个级别的,有那么多的山因为李白的题诗而闻名遐迩,连松廖山这样也许根本不算山的岩石也因他着墨而流芳百世,为什么象山就不能入他的法眼,不能分得他半点文字?我无法理解。
时间过去了三个多世纪,据考证,大文豪苏轼来来往往镇江多达十一次,金、焦沿江以及南山诸胜均留有其足迹。遍查其诗文,也无一言半语涉及象山,但他确实到过象山,或者泛舟象山,有《自金山放船至焦山》一诗为证。尽管留宿于金山寺,但他似乎不喜欢金山的繁盛,在清晨乘舟下焦山。焦山荒僻,同游者不愿前往,但他不畏江潭之险,饮酒啸歌,独自遨游。诗人除了喜欢焦山的茂林修竹、云霾涌浪、夐古简朴之外,他还惊喜地遇到了竟然是同乡的老僧,老僧的山林生活勾起了他向佛的心思,他希望老僧能给他留一处茅庵,以便辞官庇护。诗中他没有提到象山,我能够理解。此时苏轼只有36岁,因上书批评王安石的新法而初遇坎坷,年纪轻轻,历练不深,放大了仕途的险恶。焦山本来就是归隐者的精神家园,政治的失意,忐忑忧戚,他无暇他顾,一下子扑进焦山的怀抱,找到了心灵的皈依,不提象山,似乎也是情理中的事。
又过了七个世纪,在一个日落时分,郑板桥先生送友人从象山古渡登舟,上焦山闭关读书仕进。这时他四十多一点,刚考中进士,焦山是他发奋读书博取功名之处,他对焦山有别一样的感情,他希望友人能够复制他的成功经验。他用一首诗记载了这次送行,他描绘了焦山的树、雾、夜景等风光景物,极力刻画了焦山雄奇的景色特点。但对象山,只有这样一句诗——“焦山须从象山渡,参差上下一江树”,象山仅是作为一个地名出现,此外更无半点描摹。也不奇怪,毕竟焦山是其洞天福地,他对焦山一往情深,对顺道而过的象山不屑一顾也属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七年前,我到处寻找可以安度余生的家,无意中踏进焦山旁的这家楼盘,竟毫不犹豫地预付了订金。事后思忖,或许是焦山蛊惑了我,激起了我的浪漫情怀,把自己的生活和迁客骚人联系在一起,平淡的生活似乎揉进了朵朵涟漪。但真正住进来以后,推窗一望,不禁颓唐起来。我家的后窗斜对象山,西面象山平缓的土坡上竟然是一座座如馒头般大小的坟茔,水泥的墓盖密密麻麻,非常刺眼,老远就能看到,整个一座山就像一颗大骷髅,荒凉破败,让人毛骨悚然。但没过多久,小区外面的围墙上就有政府的迁坟通告,个把月之后,只见几台推土机轰隆隆地开上山,推平了迁坟后留下的千疮百孔。
直到去年底,经过了一年多的规划改造,古老的象山旧貌换新颜。裸露的山坡上遍栽兰草花木,稀疏的林间广植樟树桂花,从山脚到山顶,整齐的花岗岩台阶层层叠叠。从西往东,沿山脊而上,坡陡如直,气势雄伟,如泰山十八盘。站在东面山崖,极目远眺,澄江如练,曲折东流,水天一色,无边无际。端坐西山阅武台,倾耳细听,仿佛有杀伐之声阵阵传来,脑际不禁浮现韩世忠曾在此擂鼓助威,在惊涛骇浪中与元军厮杀的场景。象山的北侧,断崖百尺,江流有声,如华山,如赤壁;两山微拥,南侧平地像婴儿的摇篮,供人漫步休憩。可以想象来年的象山:郁郁葱葱,鸟语花香,蜂绕蝶唱,游人如织……
在象山东北的石壁上有两个斗大的摩崖石刻——“永象”,行楷,无款,不知何人何时所为。我曾向本地一知名学者请教,他以为“永象”二字莫名其妙,没有出处,怀疑是好事者对焦山“瘗鹤铭”的东施效颦。我私下里颇不以为然。佛说一花一世界,象山便是恒河沙数世界。山和人一样,本没有什么命中注定,其遇与不遇,用与不用,取决于运气和时宜。从李白到郑燮,一千多年里,歌咏山川大地的诗篇汗牛充栋数不胜数,唯独没有一句是属于象山的,象山像大自然的弃儿,无人垂青,无人眷顾,这是其命运多舛的一面;而此时的焕然一新,要归因于躬逢其时,时来运转。千年等一回,万古如夜,始终如一,这是怎样的一种沉稳禅定?这是象山的法相。
我钦敬于刻石者的胸襟气度。永象,永远象山一样!
2016年2月4日

信息来源
http://h5.qzone.qq.com/ugc/share?_wv=1&ADUIN=305329099&ADTAG=CLIENT%2EQQ%2E5467_%2E0&ADSESSION=1455064384&ADPUBNO=26556&subtype=&ciphertext=&sk=&blog_photo=&g=85&res_uin=2427398652&cellid=1454681981&subid=&bp1=&bp2=&bp7=&appid=2&g_f=2000000103

清晨寄语: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是一样的,结果为何不一样,自私自利的人就像一滴水掉进沙堆里和外境不合群很快被蒸发,而自利利他的人就一滴水溶进大海里会产生无限大的能量,做好自己,善待他人。

编辑:南徐散人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