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扬州长江 沧海桑田一万年  

2016-11-14 19:40:30|  分类: 文化考证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干年来,长江江岸有涨有坍,直至现在,变迁依然时有发生—— 
扬州长江 沧海桑田一万年 

数千年来,扬州长江江岸由蜀冈向南慢慢延伸,有涨有坍,沧海桑田,历经了巨大的变迁。直至现在,变迁依然时有发生,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
扬州长江 沧海桑田一万年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1万年前,长江入海口在扬州镇江

    全新世(距今约1万年)以来,秦汉以前,气候较为温暖,冰川消融,海平面升高,海水向大陆浸入。到近5千年至7千年前时,海水最大限度地达到长江三角洲的顶端,当时长江在扬州、镇江入海,形成一个喇叭形的长江河口。平缓顺直的蜀冈边缘线就是长江河口浸蚀的北岸线。

    乾隆《江都县志》载,宋洪迈《平山堂记》中有“扬为州,最古,南傅海,北接淮”之句,说明现在蜀冈之下广阔肥沃的冲积平原,当时还是一片烟波浩渺的水面。

    秦汉时,长江岸线开始南移

    秦汉时,长江泥沙增多,在扬州的古河口堆积,形成河口沙坝。随着河口沙坝的增大与边滩的淤涨,蜀冈和沙坝渐渐连成一片。

    西汉枚乘的《七发》,有“将以八月之望,与诸侯远方交游兄弟,并往观涛于广陵之曲江”,“北固望海,广陵观潮”成为一时佳话。这时,扬州附近开阔的长江喇叭形河口已逐渐缩窄,外延至泰州附近,蜀冈之下的河口沙坝也已淤积成为平原。

    三国时,扬州附近的江面尚辽阔,魏文帝曹丕登广陵观兵,戎卒数十万,旌旗数百里,临江见波涛汹涌,叹道:“吾武骑万众,何以用之?嗟乎!此天之所以限南北也。”

    晋朝,古瓜洲才“出生”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古镇瓜洲,曾是古代南北交通要冲。但从地质年代上而言,瓜洲实在是太年轻了。

    晋时,长江三角洲迅速向海域伸展,镇扬江面缩窄,河口沙坝和江心洲大量出现,长江喇叭口下移至海安以下,而瓜洲也在这时“出生”(出水)。

    据《开沙志》记载:吴主亮(253-258)城广陵,古时无瓜洲,开沙在金山以东,横塞海门。永和中(345-356),北岸边滩大幅度淤涨,扬州西段岸线已伸展到仪征运河、汊河镇(扬子桥)、施家桥、小江、三江营一线。

    隋大业七年(611)建扬子宫于扬子桥,又名扬子津,是隋唐时扬州在长江边的重要渡口。随着瓜洲增大,唐中叶与北岸相连,扬子津渡口淤塞。唐开元二十六年(738),润州刺史齐浣,开伊娄河二十五里即达扬子县。伊娄河,又名新河,今称瓜洲运河,长江岸线一下子向南推进二十余里。

    宋朝到明代

    广陵潮曲江涛消失

    古代扬州,是河口地带,潮汐现象明显,并形成独特的潮汐景观,于是也才有了广陵观潮、曲江观涛一说。换句话说,古代的“广陵潮”就相当于现在的“钱江潮”。

    由宋至明,扬州江岸继续向南淤涨,瓜洲与京口越来越近,广陵潮也随之消失。

    《京口山水志》中,明人郭第有《出扬子桥喜见江南山色》:“小艇淮南十里,树梢乱山横。”《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三:宋时瓜洲渡口犹十八里,今(明末)瓜洲渡至京口不过七八里。沙洲淤涨,江面迅速缩窄,曲江涌潮也随之消失。

    瓜洲坍江,坍走一座瓜洲城

    清初,仪征、瓜洲之间江中又淤出北新洲、礼祀洲、回龙洲等沙洲,并逐渐连成一个大沙洲,通称世业洲。大江遂分为南北两股汊道,主流在北汊。康熙十年(1671)《江都县志》记载,不久北新洲又与西南的新洲相连,而且与北岸靠近,长江主流转向南汊,受高资江岸顶托,主流由南汊再折向东北,直冲瓜洲;五十四年(1715)六月,瓜洲开始坍岸,虽然前后经历多次筑岸修堤护城,但至光绪二十一年(1895),瓜洲城全部沦入大江(今日的瓜洲镇其实是原瓜洲城北四里铺)。算下来,从开始出现坍塌到全部坍入江中,前后经历了180年。

    清末,瓜洲江岸稳定,坍岸开始淤涨,坍势移向下游的六濠口、八濠口,三十四年征润州与南岸靠拢,沙尾向下游推移扩展,逐渐向焦山靠拢。

    江淮大水,六圩、嘶马湾道形成

    从地图上看,长江扬州岸线有六圩、嘶马等几个显著的湾道,它们的形成,正是由于大水年份导致江岸坍塌。

    明末清初,嘶马湾道尚无踪影。嘉庆元年(1796),咸丰元年,淮水盛涨,加剧了坍塌,光绪二十六年(1900)嘶马镇距江边有1800米左右,民国11年(1922)江北水利局调查称:“三江营以下江岸倒坍殊甚。”由此,嘶马湾道形成并发展。直到1970年后,嘶马兴建了丁坝和平抛块石等护岸工程,坍岸才得到初步控制。

    清同治四年(1865),六圩湾道尚未形成;民国20年(1931)江淮大水,六圩湾道形成,瓜洲江岸渐趋稳定。而从清宣统三年(1911)到1954年,六圩段坍掉土地6万多亩。

    坍江户一下就坍到江里不见了

    提到坍岸,瓜洲、六圩、嘶马江边的老一辈都再熟悉不过了,他们中不少人就是当地人常说的“坍江户”,六圩65岁的李晓平家就是其中之一,他曾经的老家,就在现在的长江江水中。

    坍江记忆对江边人而言,一辈子都忘不了,“一些人户,一下子就坍到江里不见了。”

    六圩,是南来北下的重要渡口。上世纪20年代以前,人们借由风帆木船摆渡到镇江。上世纪20年代初期,镇扬运输公司在六圩建码头,从六圩码头到镇江,轮渡只要半个小时。而由于坍江不止,码头也多次搬迁。从1931年到1973年,六圩码头先后7次因为坍江迁移。

    直到上世纪60年代,大运河改道六圩入江后,六圩码头搬迁至新开大运河西堤(现沿江高等级公路六圩大桥附近),才算最终安定下来。如今,这个码头只是一个小沙码头,已完全看不出当年的热闹。

    原来,1978年,瓜洲汽渡建成,六圩不再是“南下北上”的咽喉,渐渐被瓜洲汽渡所取代。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六圩码头轮渡停摆。

    坍江改变了扬州镇江的地理,如六圩,最早的时候,它和镇江之间的水面比较狭窄,江两岸的人,只要大声说话都能听得见。

    上世纪70年代后长江岸线渐趋稳定

    对一般坍岸多采用抛碎石(或用铅丝笼填充碎石)、建堤等方法护岸,而对坍岸严重的,多采用退建江堤的方式来防守。1954年,江都退建江堤15.3公里;1955年,瓜洲至六圩退建江堤10公里;1975年,嘶马太子圩退建1340米;1983年,嘶马杨湾闸至新港闸退建1550米。1984年,扬州江岸崩坍长度依然达25.9公里,以六圩、头桥、天伏洲、嘶马等地最为严重。

    上世纪70年代后,六圩嘶马等地先后兴建多座丁坝(与河岸正交或斜交伸入河道中的河道整治建筑物)以及平抛块石护岸,扬州长江岸线虽依然时有坍塌,但岸线渐趋稳定。

    现在江堤可抵御历史最高水位

    唐中叶以后,江滩沙洲相继与北岸相连,在没有围垦前,每到汛期,涨潮一片浪,落潮一片滩,大部分洲滩都是荒滩,盛长柴草。

    南宋晚期,人口激增,土地需求量急剧上升,豪强、官吏以及军屯争相围垦。宋绍兴二年(1132),有“韩世忠措置江南北岸屯田,沿江修守备”的记载。

    明代,对江堤的修筑开始重视,如永乐十年仪征修筑沿江堤岸,成化八年(1472)修筑瓜洲堤岸……这些江堤的修筑,对发展沿江圩田农业生产起到了很大作用。

    清代,江堤屡修屡损现象严重,决堤也时有发生,如道光十四年(1834),江都、仪征等地潮汐泛滥,冲破圩堤,外圩及部分内圩被淹。

    建国后,沿江各地对江堤进行彻底整修。1954年的大水,大通来量92600立方米/秒,三江营水位达5.85米,出现了长江历史最大来量和最高潮位,先后破圩562个,江港堤防全部遭到严重破坏。1955年,长江下游工程局修防处提出复堤标准,经江苏水利厅批准,江堤标准要按1954年最高洪水位加九级台风风浪高1.24米,再加安全超高;当年冬对江堤进行全面培修。

    1971年,扬州再次提高重点堤段标准;1975年,修堤标准再次提高;1983年,沿江各县逐步加高加宽江堤,结合修筑滨江公路,发展多种经营,综合利用水利工程。1987年,扬州江堤防洪能力基本上可以抵御长江历史最高水位。

    本报记者 向家富/文 张卓君 程曦/图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