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教育教学和考研资料库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失踪者”的“历史真相”  

2016-01-07 19:40:26|  分类: 完常白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踪者”的“历史真相”

作者:王成玉

新时期以来,特别是在社会转型之际,一批又一批的“失踪者”被发现、被打捞出来。自朱学勤《思相史上的失踪者》始,“失踪者”以各种面目出现在我们面前。从思想文化到文学艺术,失踪者越来越多。我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失踪者。此一时彼一时也。一部中国文学史,失踪者多矣。经过历史的大风大浪,似乎又并非失踪,而是一种常见的历史现象。或者说,只有在文化禁锢时期或是在统治者主流话语权的打压下,才会出现“失踪者”。所谓“失踪”,大约乃是一个时代的遮蔽而已。至少在中国社会,任何时代都有失踪者。近日获读吴心海《文坛遗踪寻访录——待漏轩文集》(台湾秀威科技公司2013年7月出版)一书,加之先前眉睫的那一本《文学史上的失踪者》等,就不能不想到这个问题。他们到底为什么会失踪,失踪前有哪些影响,打捞出来后又有什么意义,等等,《文坛遗踪寻访录》这部书就很能给我们带来这些思考和启发。
吴心海先生在后记中说:“先父吴奔星2004年去世后,笔者为他编选民国时代的诗文,在接触、阅读了一些原始材料后,或惊觉现代文坛上有些人、有些事和眼下坊间出版物上的描述颇有出入,讹误很多,或洞察现代文坛上的有些人、有些事毫无理由地湮没多年,促使笔者以上网、泡图书馆、混读书论坛、写书信、打电话、发邮件等多种形式去搜索更多更广的资料,并在这个基础上拿起笔来,以经年累月训练有素的新闻工作者的笔触形诸文字,去努力还原历史真相。”这种“忍不住的关怀”,正是他努力还原历史真相的动力。然而,历史有没有“真相”,在“还原”的过程中怎样对待历史的真相。是“辨冤白谤”,还是“独家披露”,在泥沙俱下、真伪难辨的大量史料中,我们是不是还要有“独家的见解”和深入的研究。吴心海的这本书,是我读过的这方面“还原”的力作之一。作者钩沉史实,不囿于成见和“定论”,以期达到“还原”的目的。
本书涉及的人物众多,如胡适、纪弦、梁实秋、胡金人、吴可读、王实味、李春潮、水同天、周小舟、唐圭璋、吴奔星、沈圣时、常白、林丁等,对现代文坛人物、社团、报刊及事件都作了深入的研究和探讨。全书三十多篇论文,可谓字字有来历,句句有出处,“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对错综复杂的历史真相,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辨析中纠正了许多似是而非的“错误和荒唐”。掩卷沉思,不能不惊叹作者用功之勤,资料之富,辨析之精,成一家之言也。
例如关于胡金人。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几近一无所知。不要说一般读者,就是很多专家学者也未必知道其人其事。此书首篇即《胡金人其人其事——从胡兰成和张爱玲笔下走出的画家兼作家》,作者希望“本文所发现并梳理的一些史料,能够把胡金人从当前胡兰成和张爱玲的作品热中一个重要的随属品的状态中释发出来,复原其作者为沦陷区有相当影响的画家兼作家的历史地位”。为了弄清胡金人其人其事,他从网上找到蛛丝马迹,原来他是诗人纪弦的大舅子,并通过电子邮件请教胡兰成的儿子胡纪元,意外得到纪弦公子纪学恂在美国的联系方式,又经过一番辗转曲折,最终和胡金人远在法国巴的三女婿顾公度、近在上海的大女婿顾训源取得联系,终于厘清了胡金人1949年后的下落,等等。一文之成,实在不易。独家披露,功莫大焉。全书三十多篇论文,都是珍贵的一手资料,对重写中国现代文学史提供了许多宝贵资料和意见。随手翻阅,处处引人入胜。如《不应被遗忘的李春潮——卷入“胡风事件” 生平鲜为人知》、《令人费解的一错再错——诗人李章伯其人其诗》、《林丁:现代诗坛一颗闪亮的流星》、《英年早逝的现代和家沈圣时》、《生平鲜为人知的现代派诗人常白》、《“徐、何创作之争”中胡适失察——从胡适致吴奔星的一封信说起》、《伪造历史厚污名人——“唐圭璋拒批〈沁园春·雪〉遭中央大学解骋”证伪》,等等,真是美不胜收,都为绝妙好词。
作者在征文考献中体现了一个学者的良知和担当。例如在《不就忘记的李春潮》一文中,他纠正了贾植芳在“回忆”中的错误。经过多方细密的考证,他说:“李春潮1955年并非只是像贾植芳先生所说的那样,受到”胡风事件“的牵连被批判那么简单,而是被当作‘胡风分子’遭受了审查并被撤销职务;此外,他根本没有机会能够等到1957年的‘大鸣大放’期间发‘怨言’,就已经在1956年含冤去世了。”在《褒贬之间的清华英藉教授吴可读》一文中,他指出季羡林《清华园日记》中“有些记忆既靠不住又有主观因素”。特别是那篇《关于诗人李白凤的几个史实订正——为程光炜先生指谬》,真可谓触目惊心。程光炜是研究中国现代诗歌的教授,1998年他在《读书》第三期上发表了一篇《诗人李白凤》的文章(《散文选刊》同年第六期转载了此文)。同年第六期《读书》“说读书”专栏发表了苏州读者秦兆基的《文章如何做》,对程光炜文中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说法(如把李白凤去世日期提前二年,无中生有地说李白凤是西南联大教授云云)提出了批评。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2000年,程光炜在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雨中听枫文坛回忆与批评》一书,《诗人李白凤》一文改为《吊诗人李白凤》。吴心海说:“本来以为程教授会对读者的意见从善如流,核实材料,把文章修改一番,再行收录,孰料程教授罔顾读者正确意见,依然将错就错,把旧作收入新书中,继续对读者采取不负责任的态度,实在令人遗憾。”于是接下来对程文条辨缕析,一一加以纠正。在“李白凤先生的卒年”“李白凤和鲁迅过从甚密吗?”“李白凤经常在《现代》发表诗歌吗”等文中,指出李白凤与鲁迅并没有交往,“更不用说过从甚密了”。又说:“……李白凤根本没有在《现代》发表诗歌,‘经常’完全是子虚乌有。”
一部中国现代文学史,迷离恍惚。在各种干扰和复杂的语境中,令人眼花缭乱。很多“失踪者”常常被人误读,在误读中又毫无理由地“失踪”,而一经打捞出来又错误百出。因时代的遮蔽而“失踪”,因误读又使“失踪者”面目不清,这个现象在今天或许因各种原因还会继续存在,但我们决不能听之任之。至少在这个意义上,吴心海先生的这部书在“还原”历史真相的写作中给我们树立了一个很优秀的榜样。
 
 附记:
今天收到冯传友先生寄来的第十期《包商时报》,看到自己的文章一字不改地出现在读者面前,很是欣慰。我知道,似乎还有一部分读者可能还不能及时看到这份有影响的民刊,领略其迷人的魅力,所以贴出拙文,同时值此全国民间读书年会召开之际,谨以此文向我们的民刊民报和我们的民间读书人表示最衷心的祝贺!
信息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8ed1b0101hu0b.html

编辑:南徐散人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