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2016-01-22 13:12:36|  分类: 镇江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編者按]
在《京江赋(历代名人赞镇江)》(一九八六年十月镇江市档案处和镇江市档案馆编印)一书的“江天寺”目下,刊有康熙皇帝的诗《金山江天寺》,清代姚攀龙的诗《游江天寺》,民国潘飞声的诗《江天寺》三首诗。但查遍全书没有“江天禅寺”这一名称。如果康熙皇帝曾赐名并“亲笔题写”了“江天禅寺”匾额,为何自己写诗却不用“金山江天禅寺”而写成“金山江天寺”?为什么清朝的姚攀龙和民国的潘飞声也不用“江天禅寺”而用“江天寺”?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作者:无墨碍处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摘要:镇江金山寺是全国重点名寺,它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十分丰富,但由于历史久远,战乱频仍,文献散佚,缺少科学严谨的求实态度等一系列原因,致使寺院的寺名、碑铭、匾额等许多与该寺历史联系紧密的问题出现不少疑点。文章在查阅大量史料基础上,对金山寺寺名、现行的“江天禅寺”名称来历等问题进行了细致考证,以还原历史本来面目并正民众视听。
关键词:镇江金山 康熙皇帝 江天寺 江天禅寺
1 问题的提出
坐落于江苏省镇江市金山公园内的金山寺是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也是镇江的地标。在这座名寺天王殿前,有一座气势雄伟的牌坊,其上悬挂着大书“江天禅寺”字样的匾额。匾额看上去鲜亮崭新,缺少与寺院悠久历史相匹配的历经时间风雨的沧桑感。(照片八)
牌坊后天王殿的外墙上嵌有四块大方石,每块方石上各刻有一大字,四字组成已故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题写的“东晋古剎”一词,最末方石上还刻有赵朴初先生的名讳和印章。在“晋”字石上方有一木牌,上书“水陆法会祖庭金山寺南朝梁武帝亲临启建梁天监七年(508)年敕”。在“古”字石上方亦有一木牌,上书“全国重点寺院金山江天禅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一九八三年四月九日”。(照片七)
在牌坊前,几乎所有的导游在介绍“江天禅寺”匾额的来历时都会说:“江天禅寺”匾额,为清代康熙皇帝随太后来金山祈祷时亲笔题写赐名的,寺名沿用至今,某些导游甚至会说匾额“悬挂至今”。
百度“江天禅寺”可搜到数十个网页,凡提及“江天禅寺”,几乎所有的网页均大同小异地称“金山寺原名泽心寺,亦称龙游寺,清康熙帝曾亲笔题写赐名‘江天禅寺’,但自唐以来,人们皆称金山寺。”      
如《镇江市志》称:“[江天寺] 始建于东晋,唐朝起通称金山寺,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改称江天禅寺……”[1] 615
《京口区志》亦称:“江天禅寺即金山寺,始建于东晋年代……清康熙南巡时,书“江天禅寺”匾额,寺名沿用至今。”[2] 473—474
又如《江苏佛教》2010年第1期,总第005期上,现金山寺方丈心澄法师著文《镇江金山江天禅寺》称:“镇江金山江天禅寺,始建于东晋时代,距今已有1600多年历史。最初名为泽心寺,……宋真宗时,因皇帝梦游金山,而赐名‘龙游寺’,……清康熙皇帝陪太后来金山观光祈祷时,亲笔题写‘江天禅寺’。虽然金山寺名称多变,但自唐以来,人们通称金山寺。”
几乎所有的镇江出版物,如报刊,杂志,书籍等等,凡涉及金山寺,无不如是介绍。“江天禅寺就是金山寺,是康熙亲笔题写赐名的。”这一结论,在镇江境内已达成了共识。
然而笔者发现,也有一些网页却只用“江天寺”来称呼镇江金山寺。如“中国市县招商网”在介绍江苏佛教时,列出的镇江两大名寺是:“镇江金山江天寺,焦山定慧寺”;又如百度文库“中国佛教寺庙”中列出的也是:“镇江市金山江天寺
镇江市焦山定慧寺”。
在《京江赋(历代名人赞镇江)》(一九八六年十月镇江市档案处和镇江市档案馆编印)一书的“江天寺”目下,刊有康熙皇帝的诗《金山江天寺》,清代姚攀龙的诗《游江天寺》,民国潘飞声的诗《江天寺》三首诗。但查遍全书没有“江天禅寺”这一名称。如果康熙皇帝曾赐名并“亲笔题写”了“江天禅寺”匾额,为何自己写诗却不用“金山江天禅寺”而写成“金山江天寺”?为什么清朝的姚攀龙和民国的潘飞声也不用“江天禅寺”而用“江天寺”?
金山寺念佛堂外墙上有一刻碑,碑文中有句:“金山念佛堂功德田记 润州江天寺古选佛场也……光绪十年岁次甲申佛成道日住持隐儒统两序大众勒石”。
天王殿后一侧廊壁上,嵌有“金山韦驮殿功德记”碑,碑中有句:“光绪十三年金山江天寺重建韦驮殿施助功德姓名敬开于左”。
天王殿后另一侧廊壁上,嵌有“重修金山云水堂记”碑,碑后落款为“中华民国十六年夏历丁卯佛诞日金山江天寺住持僧惟一荫屏氏识佛弟子莆阳张治如甫书”。
《京江晚报》于2013-10-18曾刊登晓祝、竺捷的题为“见证金山寺当年大火的纸片”的报道文章,“当年大火”是1948年时的事。文中展现的“纸片”是一张民国时期的“重建镇江金山江天寺愿款收据”,该收据中清楚地用了“金山江天寺”五字。      
以上4例说明:光绪十年,光绪十三年,民国十六年(即1927年),1948年时,金山寺的寺名均是“江天寺”而非“江天禅寺”,这说明所谓康熙帝“亲笔题写”“江天禅寺”寺名其实是子虚乌有之事,这个寺名是后人假托其名而造,非为康熙的真实手迹。否则,在对祖宗之法极其崇尚的大清王朝,岂有放着皇帝赐封的寺名不用而擅改其名的道理?
金山寺藏经楼左侧墙上嵌有两块刻碑:一块是“千里共婵娟碑” 其落款是“癸酉秋月金山江天寺慈舟书”,癸酉年是1993年。另一块是“金山建设记事碑”其落款是“公元一九九七年三月金山江天禅寺慈舟勒石”。为何相隔不足四年慈舟用了两个不同寺名?
凡此种种,遂使笔者产生了三个疑问:1)国务院全国重点寺院名单上金山寺的名称是什么? 2)康熙皇帝题写赐名的是“江天禅寺”吗? 3)历史上金山寺有过“江天禅寺”寺名吗?
2 问题的解答
为此,笔者查阅了国务院的有关文件,也查阅了文献[1]《金山志》、[2]《续金山志》、[3]《金山江天寺小志》、[4]《金山龙游禅寺志略》等文献典籍,还查阅了大量的网页,终于找到了以上三个问题的答案。
1.国务院全国重点寺院名单上金山寺的名称是什么?
笔者根据金山寺天王殿外墙上“全国重点寺院
金山江天禅寺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一九八三年四月九日”的木牌,查到了《国务院批转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关于确定汉族地区佛道教全国重点寺观的报告的通知》(【颁布日期】 19830409 【实施日期】 19830409)。在该通知附一中给出的汉族地区佛道教全国重点寺观的名单里,江苏的寺庙为:“南京市灵谷寺,南京市栖霞寺,……,镇江市金山江天寺,镇江市焦山定慧寺,……,邗江县高旻寺,句容县隆昌寺。”原来国务院一九八三年四月九日批文中是“金山江天寺”而非“金山江天禅寺”!天王殿墙上悬挂的落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的木牌上书写的“江天禅寺”的名称其实是被篡改后的名称。
2. 康熙皇帝题写赐名的是“江天禅寺”吗?
镇江金山上曾立有《金山江天寺碑》(礼部左侍郎张玉书奉敕书康熙二十五年碧空亭 [3] 35),碑文中说:“……朕南巡过此停憩山寺抚長江之安流见水天之相接旷焉兴怀书江天一览四字留之寺中命葺而新之不以劳吾民事竣请额其瑰壮巨丽当益足以增江山之奇矣因忆旧观浩淼澄泓空阔无际犹可心会遂名之曰江天寺云康熙二十五年秋七月[3] 26-27”。
《金山江天寺碑》表明康熙所赐之名不是“江天禅寺” 而是“江天寺”,赐名时间不是康熙首次南巡时的康熙二十三年,而是康熙二十五年,赐名原因是:“江天一览”四字书成之后,命人勒石成碑,以彰显长江与金山的瑰丽壮观,为此奇伟的景色锦上添花。想到金山寺地处空阔无际的天宇之下与浩淼无边的长江之上,真是令人心旷神怡,胸襟开阔,于是为山寺命名“江天寺”。
此外,文“奉国朝钦赐 御书墨宝石刻等清册金山江天寺 圣祖仁皇帝匾额江天寺 康熙二十五年墨宝无止存木刻([5]p1)”也表明,康熙二十五年不但赐名还钦赐了墨宝“江天寺”匾额。
3.历史上金山寺有过 “江天禅寺” 寺名吗?
笔者查遍了文献[3].—[6].,仅找到晚清的李郁华(1837-1902)在两篇文章中共两处提及“江天禅寺”,一处是《传戒叙》,文中有句:“……金山江天禅寺者地压殊宫门留玉带……([4] p124)”。另一处是《月溪大师塔铭》,铭中有句:“ ……为之重修江天禅寺琳宫梵宇顿复旧观……([4] p127)”。月溪大师“卒于光绪庚寅岁”([4]p128),《塔铭》于“光绪庚寅立石”([4]p43),庚寅年即1890年。这表明1890年金山寺已有“江天禅寺”寺名了。金山寺天王殿后廊壁上嵌有《月溪大师塔铭》碑,可资参考。
此外查得,徐珂(1869—1928)的《清稗类钞?名胜?京口三山》([7])中有句“金山在西城外五里许,额题为「江天禅寺」,曰金山寺者,俗称也。”。《清稗类钞》成书于1917年,因此,徐珂此语应不晚于1917年。这说明金山寺在1917年前确有“江天禅寺”寺名了。
故而,金山寺有“江天禅寺”寺名不应晚于1890年。
接踵而来的问题是:其一,金山寺从何时开始称为“江天禅寺”的?其二,是何人题名的?其三,徐珂为民国三十五年版的《辞源正续编合订本》(民国四年十月正编初版,民国二十年十二月续编初版,民国二十八年六月正续编合订本第一版,民国三十五年五月正续编合订本第二版。)的正编编校之一,为何在该辞书中只有“江天寺”条目而无“江天禅寺”一词?这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笔者,直至笔者看到镇江收藏家们发表的金山寺的老照片后,才使三问题得到解答。
金山江天寺为太平军焚毁后,修复江天寺是分两步进行的,第一步修建了除慈寿宝塔外的其他大部分建置,第二步重建了慈寿塔。文献[4]中,《重修金山江天寺记
曾国藩》(同治十年十二月朔又三日记  p61-p66),《重修江天寺工程记
薛书常》(同治十一年三月记      
p66-p69),《重修江天寺工程记
杨溥》(同治辛未元月 p69-p71),《重修金山江天寺大殿碑记
沈秉成》(p79-82),《重修金山江天寺慈寿宝塔功德碑记
张丙炎》(p82-p92)等文,记载了修复江天寺的有关事宜。
在《重修江天寺工程记
薛书常》中记有“同治三年甲子(即1864年)江南底平至八年己巳年(即1869年)常奉檄来督斯工始其年九月迄十年(即1871年)十一月工竣凡修……天王殿后大雄殿五间……暨山门外木牌坊三架石码头一座……同治十一年(即1872年)三月记”。([4]p66-p69)
在《重建金山慈寿塔记 释隐儒》中记有“……是役肈始于乙未(即1895年)秋中告竣于庚子(即1900年)春暮……”。([4]p94)上两《记》给出了如下信息:
1.修复江天寺除慈寿宝塔外的其他大部分建置的时间是1869年—1871年;
2.重建慈寿塔的时间是1895年—1900年。
3.直至同治十一年即1872年,金山寺的官方名称依旧是“江天寺”。
文献[8]给出了两张金山寺的老照片[url=http://bbs.jsw.com.cn/bbs/forum.php? mod=attachment&aid=NDgyODcyfDlhNmI5NmUzfDEzOTIyMDYyMDB8MHwxNjkyMDYy&nothumb=yes]古代金山寺2.jpg[/url][url=http://bbs.jsw.com.cn/bbs/forum.php? mod=attachment&aid=NDgyODczfDA0MjRiODQ4fDEzOTIyMDYyMDB8MHwxNjkyMDYy&nothumb=yes]古代金山寺4.jpg[/url](下简称为照片一、照片二。前者是后者的部分放大照。)文献[9]、文献[10]、文献[11]也各给出了一张金山寺的老照片(下分别称为照片三、照片四、照片五)。根据照片上寺庙修建工程状况及金山顶和寺庙周边的树木生长状况,可判断照片一、照片二拍摄时间最早,照片三次之,照片四又次之。照片一——照片四所示是大雄宝殿等建置已修建完毕,宝塔尚未开始修复,依旧是焚毁后的“光塔”的金山寺。照片五拍摄时间最晚,所示的是山门外牌坊、宝塔已装修一新的金山寺。
据上两《记》可推断:照片一——照片四的拍摄时间,不应早于大雄宝殿、牌坊、码头等竣工后的1871年,且不晚于慈寿塔开始重修的1895年;照片五拍摄时间应在慈寿塔竣工后的1900年以后。
在照片一——照片四上,均依稀可辨金山寺山门外木牌坊上的匾额题有“江天禅寺”四字,其中照片三放大后字迹更为清晰。照片五则显示山门外木牌坊上的匾额题有“勅建江天禅寺”六字。由此推测,悬挂“勅建江天禅寺”额的时间为1869年—1895年,前一时间为修建除慈寿宝塔外的其他大部分建置的开始时间,后一时间为重建慈寿塔的开始时间。考虑到悬挂匾额通常是在工程竣工或即将竣工时进行的,又顾及1890年已有“江天禅寺”寺名,故悬挂“勅建江天禅寺”额的可能时间应为1871年—1890年,前一时间为修建除慈寿宝塔外的其他大部分建置竣工的时间([4]p66-p69),后一时间是《月溪大师塔铭》中出现“江天禅寺”一词([4] p127)的时间。
自康熙二十五年丙寅年赐名赐额至同治八年己巳年重修江天寺开始,金山寺不可能有“江天禅寺”寺名。其原因很简单:“江天寺”额是康熙皇帝题赐,即使年久毁坏无法修复,清朝也没有哪个皇帝,哪个官员敢堂堂正正去改名题额,违之则是大逆不道。因此,在太平军毁寺前金山寺庙不可能更改寺名。太平军寺毁后,寺庙住持明白,没有清皇帝支持,没有清官府支持,没有达官显贵支持,要想修复寺庙断无可能。故在修复寺庙以前,住持不会节外生枝去更改寺名。即使住持想改,“奉檄来督斯工”的薛书常也决不会敢冒着被砍头罢官的风险,同意在自已眼皮底下改名挂额。因此,金山寺有“江天禅寺”寺名的时间应是1871年—1890年,即悬挂“勅建江天禅寺”额的时间。
照片五中山门外木牌坊上的匾额题有的“勅建”二字,恰恰说明了这块“勅建江天禅寺”额是伪作。如果真是“勅建”了“江天禅寺”,曾国藩的《重修金山江天寺记 》就应为《勅建金山江天禅寺记》,薛书常的《重修江天寺工程记》就应为《勅建江天禅寺工程记》,等等。如果真是“勅建”了“江天禅寺”,岂有此后各届官府和寺庙住持弃“江天禅寺”寺名不用,而仍用“江天寺”寺名之理?如果真是“勅建”了“江天禅寺”,岂有制额挂额一事不见于史志,以至无从考证该“勅建江天禅寺”额为何人题写之理?
《月溪大师塔铭》上说,“师(指月溪)……回金山结茅数楹以接禅众辛苦六载因足疾思退遂举同门观心继为住持师退居一室遇事仍协力襄赞曾李二相闻而贤之为之重修江天禅寺琳宫梵宇顿复旧观……”([4] p127)。塔铭表明,月溪和观心关系非同一般,且两人相继为江天寺的住持,负重修江天寺的重任。题写、制作、悬挂“江天禅寺”额这等大事,不得到他们的首肯,决不可能完成。据此,笔者推测,这块“勅建江天禅寺”额,必是经月溪和观心谋划,至少是首肯,在寺庙修竣“山门外木牌坊三架”时或稍后,未经官方许可,由寺院僧人不张扬、不合法地悬挂于牌坊上的。从此,金山寺便有了不合法的“江天禅寺”寺名。正因为不合法,所以题额挂额一事不见于史志;正因为不合法,自康熙赐名直至民国,各政府仍以“江天寺”称金山寺;正因为不合法,民国版的《辞源》中只有“江天寺”目而无“江天禅寺”一词;也正因为不合法,国务院汉族地区佛道教全国重点寺院名单上是“镇江市金山江天寺”而非“镇江市金山江天禅寺”!
为何要悬挂“勅建江天禅寺”额而不悬挂“江天禅寺”或“金山寺”等其他寺额呢?笔者推测原因有二:一是因为钦赐“江天寺”额已毁无法修复,借鉴“龙游禅寺”和“龙游寺”混用的历史,便偷梁换柱,用“江天禅寺”额掉包了“江天寺”额。而额中增“勅建”二字,则可拉大旗,作虎皮,包着自己,吓唬别人。既可震慑不知真相的各界民众,又可吸引更多的信徒和香客前来进香、念佛、朝拜、捐资。悬挂“勅建江天禅寺”额,虽属无奈,却是挖空心思之举;二是因为禅宗当年正红火,额中增一“禅”字,便可大大提高金山寺在全国佛教界的名声和地位。从文献[4]不惜用整部卷下,来记载金山寺从宝誌、灵坦到大清临济下第四十二世沙门观心慧、月溪谛、惟章然等历代禅宗住持的主要生平一事,就可明白此猜测非虚。
在近代著名佛教居士、旅行家、慈善家高鹤年(1872年——1962年)的《名山游访记》
中,记录了高鹤年五次到金山,现将有关记录摘于下:
第一次.光绪壬辰(注:光绪十八年,1892年)午由淮安经扬镇过宝华朝大茅山游访记
十九日。二十里瓜州。十五里乘义渡过江。镇江府上岸。观音洞。香火颇旺。 三里金山寺进香。某师带见方丈。
第二次.金陵京口诸山游访略记光绪二十九年癸卯(注:1903年)正月十二日去镇江城七里。山上有寺。古名龙游。今名江天。
第三次.光绪丁未(注:1907年)由山经惠泉灵岩邓尉洞庭山游访记正月十八日。由金山江天寺出发。
第四次.由九华至黄山游访记民十一年(注:1922年)。次暮达镇江金山寺
第五次.三十七年(注:1948年),古历二月廿八日下午。突接镇友函。谓昨日下午三时。金山大火。楼阁烧尽。死伤僧众廿馀人云。余乃邀灵岩方丈妙公同往慰问。承妙公与两序大众。及来客等。凑集款项。于三月三日同诣金山。见江天禅寺山门牌坊。岿然独存。
从以上摘录来看,高鹤年五次到金山,三次在光绪年间,两次在民国年间。在《名山游访记》中或用“江天寺”名,或用“金山寺”名来称呼金山寺,,仅在“金山大火。楼阁烧尽。” “见江天禅寺山门牌坊。岿然独存。”时才提及“江天禅寺”四字。由此可见,“江天禅寺”的寺名当时并不被人们重视和认可。
至于金山寺现今悬挂的“江天禅寺”匾额,笔者注意到,额上的字迹与照片五上“勅建
江天禅寺”匾额上的字迹不同,明显非同一人所为。额上竟然还有“康熙御笔之宝”的印章,实属荒唐!笔者推测,当今的“江天禅寺”匾额应是现大雄宝殿重建期间(1986年4月——1989年10月 《新编金山志》卷一
第三七—第三八页)或稍后,题写制作悬挂于牌坊的。从金山寺藏经楼左侧“妙高台”墙上嵌的“千里共婵娟”碑刻字迹看,该碑非慈舟亲书。又从该碑落款“癸酉秋月金山江天寺慈舟书”,可推测,当今的“江天禅寺”匾额极有可能是癸酉年即1993年之后制作并悬挂于牌坊的;如若不然,且非“难得糊涂”的话,此刻碑则暗示,慈舟或碑文书者对使用“江天禅寺”寺名有所抵触。又金山寺藏经楼右侧“留玉阁”墙上嵌有赵朴初先生的渔家傲词,落款为“一九九三年二月九日来镇江参访金山寺作”。词中有“八载重来风景异” 句, 这表明赵老自参加金山寺一九八五年十月大雄宝殿典基仪式至一九九三年二月九日,其间未来过金山寺。赵老留词一首,落款不用“江天寺”和“江天禅寺”而用“金山寺”三字,则暗示了:他为大雄宝殿写的对联中“金山江天寺大殿落成”(《新编金山志》卷四第三十九页),已被篡改为“金山江天禅寺大殿落成”了;同时也表明了,他并不赞同违背国务院文件将金山寺改名为“江天禅寺”,不公然点破,是赵老的为人和性格使然! 现今的“江天禅寺”匾额,注定毫无沧桑感!
3 建议与设想
佛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古寺庙是文化遗产,古寺名也是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古老的寺庙,不管是寺庙本身还是其名称,都承载着太多太多的人物、事件、建筑、绘画、诗词、歌赋、典故等等历史文化元素。对此,我们只有保护,整理,继承的义务,而没有破坏和随意改变的权利。
金山“江天寺”,是清康熙皇帝赐名、题字、赐额的,至今已有近330年历史了,不论从历史底蕴还是从品牌效应来讲,用“江天寺” 名比用“江天禅寺”名更恰当。如果说,120余年前江天寺住持月溪和观心将其改为“江天禅寺”是无奈之举,而90年代不顾国务院文件,执意将“江天寺”篡改为“江天禅寺”又所为何事?如果说,当初是不了解历史而为之,那么史实清楚后就应该即刻更正过来。当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时,如果继续在“江天寺”中加一个“禅”字,无疑是画蛇添足,必将贻笑大方。
“净业三福”是佛法共同的基础,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成就一切佛法。在“净业三福”中的“人天福”里,有“修十善业”;在“净业三福”中的“二乘福”里有“具足众戒”。在“十善业”的“口四善业”内有“不妄语(不欺骗诳语)”;在“五戒”中亦有“不妄语”。可见“不妄语”是佛法修学的最基本要求之一。对一般的僧众和佛教信徒尚且如此要求,更何况对那些管理僧众及寺庙事务的住持,首座,监院,维那等管理者呢?又更何况对那些管理寺庙的管理者(当年是园林管理局)呢?如果说将国务院文件上的“江天寺”擅自改为“江天禅寺”不属篡改,不受处罚,无人管教的话,那么老百姓任意涂改政府的通知通告岂不是也不应该受到处罚?如此下去还谈什么久治长安?!
如果说,寺庙为了强调和弘扬宗法门派而认为“江天禅寺”一名更好,也应通过合法渠道向职能部门申报,获准后才可正式启用,这方是正道,宗教场所也概莫能外。
参考文献
[1] 镇江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镇江市志[G].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
[2] 镇江市京口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京口区志[G].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2.年11月第1版
[3]金山志(卷一—卷十)(中国佛寺史志汇刊 第一辑 第39册 135?136 金山志续金山志宗青图书出版公司印行1980年 台北)
[4]续金山志(中国佛寺史志汇刊 第一辑 第39册 135?136 金山志① 卷9—卷10  续金山志
明文书局印行1980年 台北)
[5]金山江天寺小志(清?佚名撰 广陵书社))
[6]金山龙游禅寺志略(行海金山志略四卷 江天寺景印 民国二十五年)(明文书局印行 台北)
[7] 徐珂.清稗类钞[M].上海:商务印书馆,1917.
[8]中国镇江 镇江论坛
进入论坛? [url=http://bbs.jsw.com.cn/bbs/forum.php? gid=756]城事客厅[/url] ? 『聚焦镇江』 ? 珍贵!1886年龚自珍时代宝塔山僧伽塔照片 ..http://bbs.jsw.com.cn/bbs/thread-1692062-1-1.html
全家福 [url=http://bbs.jsw.com.cn/bbs/forum.php? mod=attachment&aid=NDgyODczfDA0MjRiODQ4fDEzOTIyMDYyMDB8MHwxNjkyMDYy&nothumb=yes]古代金山寺4.jpg[/url][url=http://bbs.jsw.com.cn/bbs/forum.php? mod=attachment&aid=NDgyODcyfDlhNmI5NmUzfDEzOTIyMDYyMDB8MHwxNjkyMDYy&nothumb=yes]古代金山寺2.jpg[/url]
[9]刘宜静《又一张130年前的金山老照片》2009年5月1日《镇江日报.文化周刊》“西津渡”版http://www.jsw.com.cn/site3/zjrb ... content_1398258.htm
[10]习斌《看,130多年前的金山寺》2008年2月19日《镇江日报》3版http://www.jsw.com.cn/site3/zjrb... 9/content_46915.htm
[11]中国镇江(www.zhenjiang.gov.cn)镇江论坛
『镇江文化』 [url=http://bbs.jsw.com.cn/bbs/forum.php? mod=forumdisplay&fid=1386&filter=typeid&typeid=4163][历史文脉][/url] “梦寻镇江”带你游金山之【无事不登三宝殿】jincunqi  一等兵  发表于2014-1-15 14:23:59 (“江天禅寺”照片)

[附件]

金山四志(《金山江天寺小志》,《金山龙游禅寺志略》,《金山志》,《续金山志》)中,金山寺各种寺名的搜索结果:
《清?佚名金山江天寺小志广陵书社 》择录
奉国朝钦赐御书墨宝石刻等清册  
金山江天寺 圣祖仁皇帝 匾额
江天寺 
康熙二十五年墨宝无止存木刻
江天一览
康熙二十六年
雪峯
康熙三十五年
松风石
康熙三十五年有斑
水天清音
康熙三十八年墨宝无止存木刻
(以上p1)
御赐金山江天寺碑
大江之中……兴怀数江天一览四字留寺中……犹可心会遂名之曰江天寺云
康熙二十五年墨宝无止存石刻(p3-p4)
诗章
独爱江天寺,……,春色淡春容。
金山江天寺 康熙二十八年有斑  (p4)
皇太后驾临金山记
朕临驭以来缅惟
……朕瑾薰沫拜记勒诸贞珉以垂奕祀云 康熙三十八年(p5-p8)
临苏轼过金山寺作(p9)
金山寺恭依
皇祖诗韵
辛未仲春(p22)
辛未仲春游金山寺四叠苏东坡韵兼效其体(p23)
丁丑春二月望前一日游金山寺再叠动坡韵(p31)
金山寺再依
皇祖诗韵(p33)
壬午仲春游金山寺三叠苏东坡韵(p34)
乙酉仲春游金山寺四叠苏东坡韵(p42)
游金山寺五叠苏东坡韵诗(p52)
金山寺五依
皇祖诗韵(p54)
游金山寺六叠苏东坡韵(p60)
金山寺再六
皇祖诗韵(p60)
《金山龙游禅寺志略 明文书局编辑部
行海金山志略四卷
民国二十五年十月 江天寺景印》择录:
金山志略缘起
……时号泽心寺……貞元年
間相國之子裴公重建伽藍於水際迨宋
興以來幼聰公獻圖於真宗皇帝梦游此山赐改泽心为龙游禅寺又大赐藏一部……  (p21-p22)
金山龍游禪寺p.0034- p.0035
……
澤心寺
東晉時名趙孟頫謂元帝時虞集謂明帝時未詳孰是p.0034
龍游寺
以其狀若游龍出水宋咸平中寺僧幼聰獻金山圖詔遣內侍藍繼宗賜大藏經祥符五年詔改龍游寺天禧初眞宗夢游以飛帛書龍游禪寺四字賜之寺僧表求舊額改曰金山龍游禪寺
……
(注:在《金山龙游禅寺志略》中搜索“江天禅寺”,无结果)
《金山志?续金山志?中国佛寺志汇刊 第一辑 第39册宗青图书出版公司印行》择录:
《金山志》  
(注:搜索“江天禅寺”,<金山志卷第一>中无结果,<金山志卷第二>中无结果,<金山志卷第三>中无结果,<金山志卷第四>中无结果,<金山志卷第五>中无结果,<金山志卷第六>中无结果,<金山志卷第七>中无结果,<金山志卷第八>中无结果。)
金山志卷第九?艺文五  敕谕
赐大藏经敕谕正统十四年二月十五日
……安置直隶镇江府金山禅寺永充供养……(p433)
……赐金山龙游禅寺藏经敕谕 万历二十一年二月……(p343)
金山龙游寺记
汪藻
(p437)
……
万寿阁记
虞集
……宋真宗赐名龙游禅寺……
(p442)
金山志卷第十
重建金山龙游寺大殿上梁文
孙觌
(p547)
《金山志?续金山志?中国佛寺志汇刊 第一辑 第38册明文书局印行 1980年1月 台北》择录:
《续金山志》
……金山有江天寺者江南之一大名剎也……
光绪二十六年庚子秋九月丹徒杨鸿发识(p7-p11)
续金山志卷上
重修金山江天寺记
曾国藩撰
张裕钊书
同治十年住持 显慧歙陈 监勒 廊壁(p42)
重修金山江天寺工程记
薛书常撰 陈兆熊书 廊壁(p42)
监修金山江天寺记
杨溥撰 廊壁(p42)
御书江天一览四字
康熙二十四年敬勒 同治十二年两江总督臣曾国荃敬摹重勒江天一览亭(p42)
金山江天寺重建大徹堂施助功德姓名碑光绪三年勒石 廊壁共六方(p43)
重修江天寺大殿碑记 归安沈秉成撰 光绪十八年古吴徐新周镌 廊壁(p45)
重建金山江天寺慈寿宝塔功德碑记
仪征张丙炎撰并书(p45-46)
……其江天寺为天下第一丛林……(p48)
重修金山江天寺记
曾国藩 (p61)
康熙中
诏赐江天寺额 (p62)
……所为金山江天寺者……(p64)
重修金山江天寺工程记
薛书常 (p66)
重修金山江天寺工程记
杨溥
金山江天寺楼阁宏丽……
(p69)
重修金山江天寺大殿碑记
沈秉成
大江自岷山而东……按江天即泽心古寺后改龙游……(p81)
重建金山江天寺慈寿宝塔功德碑记
张丙炎 (p82)
赐名江天寺山顶有慈寿塔…… (p83)
……金山江天寺沿…… (p100)
润州江天寺古选佛场也……(p100)
……为此谕仰该金山江天寺住持僧隐儒……(p113)
……於金山江天寺……(p122)
传戒序
李郁华
……万善同归也金山江天禅寺者……(p123-p124)
月溪大师塔铭
李郁华
(p126)
……为之重修江天禅寺琳宫梵宇顿复旧观……(p127)
注:李郁华写《传戒序》及《月溪大师塔铭》到1890年了,那时“江天禅寺”碑以悬挂牌坊
募建金山江天寺慈寿塔启
(p149)
……赐书龙游寺额……(p153)
……又迁金山龙游寺……(p167)
金山江天寺第十五世住持太沧……(p267)
以为金山江天寺者……(p267)
六年,就金山江天寺……(p268)
称“古寺”
龍游古寺開頭陀
僧船載景橫夕波
(金山志卷第七p.0340)
西堂問龍游古寺(康熈皇上登覽金山集p.0212 p.0213)
江心古寺朽緇衣何幸(康熈皇上登覽金山集p.0219)
……遣使臣就金山古泽心寺照依……(续金山志p212)
民国时金山寺一亦称江天寺:
京江晚报 2013-10-18题为“见证金山寺当年大火的纸片”的报导:
 “……从上海收藏家手中淘得一份与镇江历史文化有关的纸片,上面印有“重建镇江金山江天寺愿款收据”字样,……”
(注:“纸片”有中华民国字样。)
按寺名择录
《金山龍游禪寺志略》:
澤心寺
金山建水陸會極其祥瑞名澤心寺至唐天寳中(p.0029)
澤心寺
東晉時名趙孟頫謂元帝時虞集謂明帝時未詳孰(p.0034)
宋澤心寺釋幼聰咸平初獻山圖詔遣內侍藍繼宗
賜大藏經祥符五年詔改山名曰龍游天禧五年又
遣內侍江德明就餙佛像給錢三百萬市术修寺寺
僧求表舊名詔山曰金山寺曰龍游聰師德行人也(p.0265)
所至悉禀威靈咸歸化育乃至此日特頒聖旨敦遣
使臣就金山古澤心寺照依梁武帝科儀修設天地
冥陽水陸大會七晝夜爇種種香然種種燈營種種
上妙飲食設種種上妙服御金銀珊瑚眞珠瑪瑙種(p0268)
[澤心寺]
山有佛寺建於晉太寧中名澤心寺至唐有裴頭陀
斷臂立誓重開山焉(p0293)
宋咸平初澤心寺僧幼聰獻山圖詔遣內侍藍繼宗
賜大藏經祥符五年詔改山名龍游天禧五年又遣
內侍飾佛像給錢三百萬市木修寺寺僧求表舊名
詔山曰金山寺曰龍游(p0302)
龙游寺
龍游寺
以其狀若游龍出水宋咸平中寺僧幼聰獻金山圖詔遣內侍藍繼宗賜大藏經祥符五
p.0034
為郭璞葬處入龍游寺(p.0175)
急須切忌子西堂問龍游古寺幸(p.0212)
龙游禅寺
年詔改龍游寺天禧初眞宗夢游以飛帛書龍游禪寺四字賜之寺僧表求舊額改曰金
山龍游禪寺p.0035
又問不思量後心歸何所頴曰且請太尉歸宅頴東
遊初住舒州香爐峰移住潤州因聖太平之隱靜明
之雪竇又遷金山龍游寺嘉祐四年除夕遣侍者持
書別揚州刁景純學士曰明旦當行不暇相見厚自
愛景純開書乃驚曰當奈何復書决別而巳中夜候
(p.0065)
龍游禪寺成化癸卯明遼王書(p.0286)
金山龍游寺
陳觀陽(p.602)
江天寺 (无), 江天禅寺(无)
金山念佛堂功德田记
润州江天寺古选佛场也
光绪十年岁次甲申佛成道日
住持隐儒统两序大众勒石
天王寺背面另一侧墙上有“金山韦驮殿功记”中,有“光绪十三年金山江天寺重建韦驮殿施助功德姓名敬开于左”字样。
江天寺
民國廿五年十月
江天寺景印(p.0002)
金山江天寺鐵舟海和尚塔銘(p.0669)
民國二十六年一月霜亭惟光?[=跋]于金山江天寺(p.0681)
重修金山云水堂记
中华民国十六年夏历丁卯佛诞日金山江天寺住持僧惟一荫屏氏识
佛弟子莆阳张
治如甫书
慈舟法师(1915——2003年)……1942年,到镇江金山江天寺参访,初入大彻堂坐禅,继而由清众先后任维那、知客、副寺等职务,1946年升任金山监院。(凤凰网佛教> 首届中华佛教宗风论坛网上征集礼赞高僧一 > 高僧资料 > 正文
慈舟)
一九四九年后
赵朴初
金山寺藏经楼右侧“留玉阁”墙上嵌有赵朴初的渔家傲词,落款为“一九九三年二月九日来镇江参访金山寺作”。
慈舟本人
藏经楼左侧有慈舟落款碑两块:一块是“千里共婵娟碑” 其落款是“癸酉秋月金山江天寺慈舟书”。 癸酉年是1993年。
另一块是 “金山建设记事碑”其落款是“公元一九九七年三月金山江天禅寺慈舟勒石”。
由上可知:从古至一九九七年三月,出现“江天禅寺”一词的只有三次:
1.传戒序
李郁华
……万善同归也金山江天禅寺者……(p123-p124)
2.月溪大师塔铭
李郁华
(p126)
……为之重修江天禅寺琳宫梵宇顿复旧观……(p127)
3.“金山建设记事碑”其落款是“公元一九九七年三月金山江天禅寺慈舟勒石”。
而李郁华的写两篇文章的时间已到或将到1890年,这时“江天禅寺”额亦已上了牌坊。这充分说明:至古到今,康熙从未为金山寺题过“江天禅寺”的匾额”!
由上可知:不管是光绪年间的“江天禅寺”额,还是现在的“江天禅寺”额,都是篡改了康熙御题的“江天寺”额!这是无可非议的事实!

[手记]

此文在网络上刊载,反响很大。大家对作者的研究精神是持肯定和赞赏态度的。有的网友的发言偏激;有的网友则言语恳切。总之,有疑问的问题才有学术价值。且待雅博之人和大方之家,以释之。兹录于此。
2016-1-22镇江花园寓所。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手记]
钱钟书先生的原话是,“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说实在,钱老说这话反映他作为一个大学者的诙谐幽默。许多事情都有自身发展历史和原委,并非都是简单如鸡蛋和母鸡之间的关系。
“鸡蛋”是指《围城》。“ 母鸡”是钱钟书自己 。意思就是你读了我的书觉得不错 ,就没必要去见到本人了 。不是作者的自夸 ,而是钱老谦虚。钱钟书先生学贯中西,他这个人做学问,其实是最善于寻根究源的。此话用于批评作者也许并不妥贴。文学批评有一个原则——知人论世。许多文学批评都是需要了解作者的生平、历史,创作背景等。
昨晚睡前,仔细阅读了先生的文章,其中的质疑也是有些道理的。但是,我们不是学佛或教中之人,涉及到宗教方面的一些正误,不能立决。个人认为,若如网友所言,金山寺性质属于禅院的话,称之为“江天禅寺”,也似无大错误。佛门的事情,按佛门的规仪办。政府也好,皇帝也罢。题赠一般也是有所本的。胡批乱题的不多。
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镇江崇实学校,有人称之为,镇江崇实女中。若政府的批文是,镇江崇实学校,但是,若有人文章中使用了“镇江崇实女中”,是不是用错了呢?更进一步地说,这个写文章的人,是否篡改了政府的公文,要追究其责任呢?可能比方不好这么举例,不过,其中的道理也是相通的。言之或有不当,仅供作者参考。
“江天寺”,与“江天禅寺”,确是有一字之差。那么,“镇江崇实学校”,与“镇江崇实女子学校”,也有二字多出,是不是后者就是错误的呢?怕是不能这么认定吧?所以,在镇江,金山寺,就是江天寺,或江天禅寺;镇江崇实学校,与镇江崇实女中,或镇江崇实女子学校,名称虽然有所不同,怕也都是指的是同一个事物吧?
对于“江天寺”或“江天禅寺”这样名称,真不知道正误。我们这一代人基本上对于宗教知识都是所知无多。做学问,我一般不涉及到宗教这个方面问题的。我们对于这个方面的批评,因为自己所知无多,也不能准确地判断谁说的是正确的东西。对于作者标题的争议,似有一些道理。好在今天的中国,人们的学识和眼界都比较开阔,已经不是文革时期,学术研究的事情就按学术研究的规律来办事,实事求是,求真务实,不必哗众取宠。如果是炒作新闻,则另当别论。
“江天禅寺”匾额,金山寺清朝就挂在那儿,从1890-2016期间,你说非法就非法了吗?
首先,清政府没有裁定金山寺悬挂“江天禅寺”为非法名称。当然,民国政府也没有裁定金山寺悬挂“江天禅寺”为非法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及相关法律,也没有裁定“江天禅寺”为非法名称。从1890到现在也126年,金山寺悬挂“江天禅寺”匾额也不是一天,从清朝以来,没有任何政府及相关法律裁定其为非法寺名。
其次,1983年国务院批准文件是使用的“镇江市金山江天寺”名称,这是事实。但是金山寺从清朝以来,即是大约1890年以来,就有“江天禅寺”之匾额,也是历史事实。我们不能以国务院1983年的批文就据此认为“江天禅寺”为非法寺名吧?那么,试问,先生什么叫尊重事实,什么叫尊重历史?
第三,《京江晚报》于2013-10-18曾刊登晓祝、竺捷的题为“见证金山寺当年大火的纸片”的报道文章中的“纸片”中的落款是“江天寺”。康熙题名匾额是不是“江天寺”存疑。现在定论为早。老照片上的“江天禅寺”匾额不仅在清朝不合法,即使到了民国也不合法。这话不妥。清朝政府及其法律没有裁定,民国政府及其法律也没有裁定“江天禅寺”为非法寺名。你我现在说金山寺清朝和民国时都是“非法寺名”,都是不算数的。
第四,至于作者说金山寺在全国各地存多个地方皆用此寺名,这个与镇江金山寺“江天禅寺”是不是非法寺名,无关。要论镇江金山寺名是非法或合法,要以国家的法律说事。在今天,中国人民共和国政府及相关法律,若没有判定镇江金山寺悬挂“江天禅寺”为非法,你说人家金山寺是悬挂非法寺名,是无用的。
关于本人对作者文章标题,亦有如下四点拙见,仅供作者参考,列之如下。
首先,镇江金山寺悬挂“江天禅寺”匾额是不存在篡改国务院批文的问题的。国务院批文是1983年,人家金山寺或许1890年就悬挂匾额“江天禅寺”了。这个“篡改”之说,无法成立。
第二,是不是“篡改了康熙题名,现在你也是理论上或学术上怀疑,那么,康熙题名的匾额究竟是“江天寺”或“江天禅寺”,并没有实物或图片史料佐证,尚且存在学术疑问。现在就匆匆忙忙下定论,个人认为,为时尚早。
第三,金山寺是不是悬挂了非法“寺名”,也要以国家法律裁定为准。不能你怀疑,就认定金山寺是悬挂了“非法”寺名。
最后,目前镇江金山寺悬挂的“江天禅寺”匾额,是有史料图片确证的,也是有历史渊源的。在没有新的史料发现之前,这样悬挂匾额是没有什么不妥的。当然,也不存在悬挂非法“寺名”的问题。

胡适先生说过,“大胆设想,小心求证。”既然是做学问,就要求真务实,实事求是。笔者认为这个康熙御笔的“江天禅寺”真伪的问题,作者宜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探寻,不宜以镇江金山寺悬挂“非法寺名”来说事。当然,也不宜将一个学术问题作为一个新闻事件来炒作。哗众取宠,华而不实,不如老老实实,做实自己的学术论据,做到论证严谨,严丝合缝,滴水不漏;学术证据,铁证如山,板上钉钉,让人无可辩驳。或许作者的文章这样来写作,其作为学术研究论文的价值要更大一些。这样还可避免不必要的口舌和非议。通过对康熙御笔匾额的澄清事实,还原真相,或许作者论文所收到的社会效果和所取得的学术成就会更好,更高。目前,金山寺屬於禪寺,這一點,大家是沒有爭議的。主要是弄清一個史實,康熙的御匾內容是“江天寺”?还是“江天禪寺”?不至於以訛傳訛,这在學術上是有價值的。如果说,康熙的匾额就是三个字“江天寺”,现在以康熙御笔之名悬挂四个字“江天禅寺”匾额,尽管是由于历史原因造成,但肯定是有所不妥的。反之,若是康熙御笔的匾额就是“江天禅寺”四个字,那么,现在这样的匾额就根本没有错。作者的异议和怀疑,则自然可以得以平息和消除。


2016-1-23
镇江花园寓所记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补记]
这是镇江地方文化研究中一个重大发现和贡献。康熙御笔匾额应当是“江天寺”,而不是“江天禅寺”。


镇江金山寺“江天禅寺”确实不是康熙御笔匾额


作者:张风雷

在《京江赋(历代名人赞镇江)》(一九八六年十月镇江市档案处和镇江市档案馆编印)一书的“江天寺”目下,刊有康熙皇帝的诗《金山江天寺》,清代姚攀龙的诗《游江天寺》,民国潘飞声的诗《江天寺》三首诗。但查遍全书没有“江天禅寺”这一名称。如果康熙皇帝曾赐名并“亲笔题写”了“江天禅寺”匾额,为何自己写诗却不用“金山江天禅寺”而写成“金山江天寺”?为什么清朝的姚攀龙和民国的潘飞声也不用“江天禅寺”而用“江天寺”?
镇江网友无墨碍处在本地网络媒体MY0511梦溪论坛“百姓话题”,以《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为题发帖,此文在网络上刊载,反响很大。大家对作者的研究精神是持肯定和赞赏态度的。有的网友的发言偏激;有的网友则言语恳切。一时间满城风雨,真假莫辨。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人文社会科学的重大发现和研究,是需要讲究实事求是的,也应该以史实和事实说话。错误的东西,就是错误的。网友无墨碍处的重大学术发现,我们初步认定是有学术价值的。具体地内容尚需要进一步镇江市有关部门和学术机构来确证。我们目前认为,现在金山寺所悬挂之“江天禅寺”匾,确实是存在问题的,有违史实。它可能确实不是康熙御笔。不能以虚假的东西或有违史实的东西示人示世。错了可以纠正。但我们不主张对金山寺扣帽子,打棍子。不要上纲上线。错误的事情纠正了就好。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上纲上线,金山寺“江天禅寺”匾额有错误,也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对于网友无墨碍处文章中一些政治观点,我个人不赞赏。本着实事求是的学术态度,纠正历史错误,还原历史本真,我个人是支持和同意的。
“江天禅寺”影响很大,传播广泛。如果以讹传讹,确实影响不大。因此,我们对网友无墨碍处的大胆质疑和求证精神给予了充分肯定。第一,我们认为,网友无墨碍处的学术观点是正确的。“江天禅寺”确实不是康熙御笔匾额。对之进行史实澄清,还原本相是正确的。这是对镇江文化研究的一个重大学术贡献;第二,我们同时对网友无墨碍处乱扣帽子,乱打棍子,乱上纲上线的做法,表示我们的异议。第三,我们不赞同网友无墨碍处网文的标题内容,这样的文章标题将学术研究完全变味成新闻炒作,确有哗众取宠和华而不实的作派和作风。
目前我们通过争鸣也基本明确了金山寺属于禅寺,江天寺属于禅寺。但是要说康熙御笔之匾额,是“江天寺”,不是所谓的“江天禅寺”。金山寺现在悬挂的“江天禅寺”之题匾额者可能不是康熙,而是另有其人,有待探索和发现。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我们认定,康熙御笔匾额应当是“江天寺”,而不是“江天禅寺”。主要学术理由列述如下:
第一,据《金山江天寺小志》记载,“圣祖仁皇帝匾额江天寺康熙二十五年……”这个史料非常明确地指出,康熙御笔匾额的内容是“江天寺”三个字,而不是“江天禅寺”四个字。《金山江天寺小志》记载可以详细见上图所示内容。康熙根本就没有题写过“江天禅寺”这样的匾额。
第二,《乾隆江南通志》卷四十五《舆地志·寺观》(黄之隽等编纂)记载:圣祖仁皇帝南巡,御书匾额凡五,曰“勅建江天寺”,曰“江天一览”,曰“动静万古”,曰“禅栖”,曰“祗树”。御制金山江天寺碑。焦山定慧禅寺,圣祖御书寺额三,曰“勅赐定慧禅寺”,曰“法云慧日”,曰“香林”。这一则史料证明,圣祖仁皇帝御书匾额全文的内容是“勅建江天寺”五个字。从而证明后来老旧照片“勅建江天禅寺”之匾额非是康熙御书。当系后人伪托匾额。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第三,《御赐金山江天寺碑》记载,大江之中……兴怀数江天一览四字留寺中……犹可心会遂名之曰江天寺云。这里也明确交代了康熙题“江天寺”匾额的原因。这个是《金山志》一段记载的史料文字。其他的如《乾隆镇江府志》也记载镇江金山寺天王殿康熙御书匾额为“江天寺”。等等史料不一一而列述了。
网友无墨碍处发现“江天禅寺”之误,纠正了镇江地文化中一个讹误。其贡献巨大,居功至伟。主要是“江天禅寺”之匾,一是悬挂时间之久,从清代到现在,大约有120多年之久,二是匾额内容由于现代网络传播,影响广泛。所以,网友无墨碍处对于这个错误进行纠正,澄清了史实,还原了真相。总体上,我们应该给予充分的肯定和赞扬。
但是,金山寺如何妥善处理目前的“江天寺”“江天禅寺”二匾之争,这就是有关部门要思考的问题了。是弃旧匾?用新匾?需要衡量一下。有网友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二匾之争如何科学和妥善解决,确实需要镇江金山寺和有关主管部门坐下来好好研究。我个人建议,建议金山寺是不是在“江天禅寺”匾额的寺庙大门旁边立石,将发现此匾额错误的原因做一个新的说明,实际上,这个错误的发现到纠正错误的过程,可以作为“江天禅寺”新的人文内容和人文故事。金山寺“江天禅寺”的大匾额也不必摘下来了,增加这样一个说明还是有必要的。既纠正了历史错误,又妥善地“江天寺”和“江天禅寺”二个匾额之争的问题。这仅仅是个人拙见供金山寺有关部门和有关主管政府部门参考。
因为金山寺要说康熙御笔的匾额必是“江天寺”,不是“江天禅寺”。这是史实。那么,现在弄错了,而且错误了120多年,影响那么大,一下子摘掉了,镇江人民情何以堪?现在“江天禅寺”不是康熙御笔,悬挂这样的匾额是有所不妥的。如何纠正历史错误,增加一个必要的文字说明,个人认为,还是有必要的。
此外,网友无墨碍处和其他地方文化研究者可以进一步进行人文探索和发现,明确“江天禅寺”之匾额既然不是康熙御笔,那么,又是何人所题之匾额?

编辑/南徐散人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一个篡改国务院批文、篡改康熙题名的非法寺名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附件]
讨论“江天禅寺”匾额是分为两种情况的:前一种是和尚隐儒搞的有“敕建”字样的匾;后一种是现在仍悬挂在牌坊上的。请不要张冠李戴!
至于“敕建  江天禅寺”匾是否合法,可去问曾国藩。修建金山寺除宝塔外的所有建筑的钱是他出的,他写了一篇《重修金山江天寺记 》。另外监工薛书常也写了篇《重修江天寺工程记》,看看这两篇文章,就知道合法不合法了!后一块匾的合法性,去看看国务院的批文
 
康熙书写少林寺匾额时间为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康熙御赐的江天寺匾额的时间是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这时间比书写少林寺匾额的时间整整早了十八年!而那个隐儒和尚搞的江天禅寺匾额,时间在1871年——1890年之间,这江天禅寺匾额比康熙御赐江天寺匾额晚了185——204年!至于那个现今仍悬挂在金山寺庙堂之外、牌坊之上的江天禅寺匾额(推测是1995年前后的伪作),比正宗的康熙御匾要晚近310年!
御赐“江天寺”名至今已有整整330年历史了!这种文化遗产品牌在全国能有几个?在外地,人家挖空心思去寻找,即使只有一点影子,也会造出个品牌来!而在镇江,真真实实、有根有据御赐“江天寺”名,竟有人公然不要,而去要只有126——145年历史的、伪造的“江天禅寺”名,请问,到底谁有病啊?
顺便提一句,听说,现在那块挂在天王殿外牌坊上的“江天禅寺”匾额上的字是一位喜欢舞文弄墨的管理干部写的!那块碑上还有一方“康熙御笔之宝”的印章!如果此话属实,不知那些在牌坊前捧着高香躬身作揖的虔诚的游客们作何感想?
不过能冒充一回康熙糊弄数不清的国内外上至达管显贵、下至平民百姓,这种“爽劲”,恐怕要超过那个电视上的李卫数百倍吧!

《江天寺》名是历史留给全镇江人民的宝贵遗产!少数人妄图抛弃这一宝贵的历史遗产,镇江人民会答应吗?
作者认为讨论“江天禅寺”匾额是分为两种情况的:前一种是和尚隐儒搞的有“敕建”字样的匾;后一种是现在仍悬挂在牌坊上的。请不要张冠李戴!至于“敕建江天禅寺”匾是否合法,可去问曾国藩。修建金山寺除宝塔外的所有建筑的钱是他出的,他写了一篇《重修金山江天寺记 》。另外监工薛书常也写了篇《重修江天寺工程记》,看看这两篇文章,就知道合法不合法了!后一块匾的合法性,去看看国务院的批文。我个人认为,这个意见是合理的。"江天禅寺"首先认定这个"勅建"是伪托康熙御书之名为妥;其次再说我们目前所知道的二块伪托"御匾",二者之间区别。不论前者,后者合法或非法问题先暂不要涉及到,因为晚清政府和当今的法律都没有人追究这个事情,就姑且不论。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