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上堭寻找张氏大房族记略  

2015-10-17 22:36:37|  分类: 张氏宗谱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關於上堭始遷之祖張栢敬公的研究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上堭本中记载是五房祖非常清楚,分别是维、绶、纺、缨、絃。后人只流传说“三房祖”。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一时还不能下断论。

 

上堭寻找张氏大房族记略

2015-10-17

 

今天在老家寻根,总体上收获不是太大。主要采访了两位族人,一是叔祖父张明贵(91岁);一是同宗伯伯张龙生(87岁)。上堭是吾旧籍所在之地。通过采访,我们知道一个上堭家族的秘密。它的张氏大房的谱序进一步明确是“有子纪文明,仁义礼智信”。主要分为楼门、墙门、横门,一说是楼门、墙门、老大门和新大门。但是张氏族人所说的具体方位,我还是不太清楚。张氏大房的祠堂为大上堭村西旧上堭小学的位置。郡望为清河郡。堂号为百忍堂。清明、冬至一年两次祭祖。16岁以上成年男子可以进祠堂祭祖。张纪洪是我的高祖父,另有同宗族人纪字辈者张纪鹏、张纪曹。族人反映张氏大房谱有可能在祖父张明富手上,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也从来没有见到族谱的实物,包括我的父亲也从来没有提及过。不过,张氏族人均认为,张氏大房谱和部分古籍书刊可能在文革“破四旧”中焚毁已经不存在了,这倒是一种族人的共识。

另外,我在调查中发现,上堭“三房祖”仍有人持此说。我说,上堭本中记载是五房祖,怎么会是三房祖?87岁的张龙生表示不清楚。但他仍说大房祖和二房祖后来分祠堂的,三房祖是下人,地位较低,张氏大房同宗族人不允许三房祖立谱,当然,三房祖的后人也没有自己的祠堂。大房的祠堂是村西的旧上堭小学,二房祖的祠堂是村中的旧合作供销社(村中旧小店儿)。这些张氏祠堂中文革中被公有化,原来皆属于张氏同宗族人所共有。二房祖的祠堂是从大房祖中祠堂中分离出来的。原因是族人和同宗的人越来越多,从大房中又分出三支谱系。我个人分析认为,上堭本中记载是“纟”偏旁的五房祖,从大房祖中又分离出三支谱系。87岁的张龙生所说张氏族三房,可能是大房祖下面分离出来的三房。所以,他一会儿说,自己属于大房祖后人,一会儿又说与张金山同宗一族。而张金山则称自己族属于二房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们这一支是属于大房祖中的二房祖支脉呢?这个看法是有待族人确认的。

上堭张氏族实际上掘有三口古井,目前尚有两口古井存在。笔者拍摄的张氏古井实际是三口古井之一。这口古井,我们在上堭生活时就经常使用它来取水。所以,对它也特别有感情。另外,这个带有“善”字八卦图的祖宅,在大上堭村118号。张氏同宗族人口述回忆说,是张文达手上建立的。即我的曾祖父。具体资金是怎么来的,有的说贩卖盐获得,有的说是龙潭做绸缎生意,也有的说,是从偏房小妾处获得的。旧社会黑邦黑道,常常有黑吃黑的情况,社会比较混乱。但是这个宅子真的不大。这个情况以前没有了解和调查过,当然也没有关注过。家族的历史同宗之间也是知根知底的,说起来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甚至于还有一些同宗族人先祖们之间的利益恩怨和纠葛。采风调查中本无意了解这些内容。

每一个地方都有所谓的“白道”“黑道”,我对之知之甚少。我在上堭采风,询问91岁张明贵关于村落名称的来历。他却给我口述了上堭村一个古老的“黑道”悲剧故事。

故事大致是说,上堭旧有一个来的江湖人氏隐居村中,黑道上有人来找麻烦。纠结了若干同道一起去。上堭此江湖人正躺在床上,他见这么多黑道上的人来找麻烦也心定气闲地说,“屋子比较简陋,没有坐的地方。”说着就从容不迫双臂夹着两只碌碡请客人就座,茶水也没有,仅仅是泡了白水数杯。他咳了一声屋子上瓦片都跟着震动得跳起来。这帮黑道上的人虽然也带了家伙和道具,见此情景,也没有多言语:“朋友,后会有期。”就散去了。隐居上堭者是河滩里跑竹伐子的。所谓“河滩里”就是上堭古人称“京杭运河”之“江南河”上堭河段的古称谓。他可能是背纤的人,就是人们通常说的纤夫。他在河滩里拉竹伐子,有功夫,臂力过人。脚底有铁桩功夫,即是梅花桩。他一个人就能拉动河里一整条竹伐子。估计他除了拉纤之外,是不是还有保膘之职,总之,他得罪了江湖上的人。所以,不断有黑道上的人来找他的麻烦。但此人最终还是被黑道上的人绑了,捆扎在竹伐后面的小划子(即小船上),被人用石头压着沉入江底。

另一则是张腊锁(50岁)则讲述了一个上堭地方现代版的“黑道”故事。上堭地方有黑道之人打群架。双方用汽车拉了人来。彼此之间一瞧都是熟悉的。架就打不起来了。中间和事的人,即是劝架的人,给双方小兄弟一人发一百元钱,一条好烟(也有一包好烟),算是打招呼。各自回家,相安无事。这黑道上的人不好乱请。据知情人介绍,请了黑道上的人出来办事都要有花销的,通常花费在一两万元左右。给小兄弟们一人发一百元钱,一条好烟,还是小花销和小意思,还不包括在一两万元费用之内。若是黑道之间相互寻衅滋事,惹出人命或官司的,费用和花销就更大了。具体是多少费用也不太好说。这样的黑道故事多属于道听途说,未能知真伪,姑且记之。或许所谓的“白道”“黑道”,各地皆有这样的故事,有的还能说当地具体的头脑人物或名姓来,但是于我之辈却是只能听听罢了。不过,乡邦琐细,或为一寸草木,或为一尺瓦砖,有时根本无理可讲,也无法可据,彼时力大者为王,势众即是有理,再则黑道或白道摆平,就是乡村里的不奇怪的事情了。有所谓“稗史野闻”,当地正史皆不载,间或记之,亦无可稽考其详矣。

关于“上堭里”的得名,目前笔者采风得到的印映信息是,一是持乾隆皇帝下江南与金砖说;二是持当地出过一个皇帝说。以前者的说法影响较大。不过据笔者考证,这个“金砖说”实际上是不靠谱的。“上堭里”的名称最晚在宋朝就已经出现了。乾隆是清人,时间上完全不能成立。后者“皇帝说”更没有实质性的内容,也经不起推敲。倒是笔者推测,上堭本里提及的所谓的上堭里“社庙村”,可能就是今天的大上堭村子。不过,笔者的这个推测也需要相关史料来佐证。张氏族谱记录的“社庙村”是一个古村落名称。而这个名称现在已经没有知道了。张氏来社庙村之前,肯定有古居民居住,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土著民?也需要史料发现来证明。

 

 

兹附小诗以记之。

归上堭里(2015年秋)

 

上堭有张氏,旧籍寻故址。

古井空犹在,日落暮归迟。

 

何处社庙村,今我不得闻。

久不回旧门,笑问哪里人。

 

善道在门头,八卦谱卷首。

柴扉虚掩掩,空说小时候。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七日星期六

镇江花园寓所张风雷手录

上堭寻找张氏大房族记略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上堭寻找张氏大房族记略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上堭寻找张氏大房族记略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上堭寻找张氏大房族记略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大上堭村118号八卦善图
上堭寻找张氏大房族记略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大上堭村张氏古井上堭寻找张氏大房族记略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张风雷(49岁)与族人张龙生(87岁)合影留念


[采風後記]

筆者採訪叔祖91歲的張明貴先生詢問張紀洪的父親是誰?他答不上來。我很遺憾。他沒有見過自己爺爺。且完全沒有印象。另外,張明貴先生總是問:“你問這個東西有什麼用?”又說:“新社會就不說舊社會的事情了。”也許經歷了文革的洗禮,經歷了時代的風雨,已經不敢說一些事情。對於張氏家族的歷史,老人不願意講,我們後人就無法知道前面的事情。這個是採訪中一個遺憾的事情。

採訪87歲的張龍生先生則好一點,他比較願意解答一些問題。但是對於舊社會的事情,由於時代和社會的變革,我們後人已經不太清楚前的歷史了。他回答關於上堭村落名稱的來歷,似乎與張家忠先生的觀點是一樣的,即是那個所謂的“乾隆皇帝下江南”或是所謂的“金磚金瓦”說。我個人認為,這個說法是不太靠譜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