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教育教学和考研资料库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2015-09-28 08:20:21|  分类: 瘗鹤铭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的考证
 
 
张风雷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图一:大小上皇村的地理位置卫星显示示意图。以金港大道为中轴,分为大上皇村和小上皇村,分别以张姓和蔡姓为主要姓氏。 关于“皇”、“隍”和“堭”三个字的关系,它们在语言文字上是可以相互通转的。笔者考证,自宋元明清,至民国及解放后的20世纪末叶,当地一直使用“上堭”作为地名。进入21世纪,由于电脑信息技术的迅速使用,“上堭”的“堭”在《新华字典》和电脑字根中均难寻找到,今人多在电脑中显示“上隍”地名了。现今的地图显示“上隍”和“上堭”都有,反倒是“上皇”则不通用了。这个需要进一步统一,否则显得地名管理上极为混乱。

 上堭村名的诡异还在于,它的大村子以张氏为主姓氏,小村子以蔡氏为主。二者并没有像当地一般的村落分别称为“张家村”或“蔡家村”。二者共称“上堭村”。这是值得后人关注和研究的现象。当地人也无明确的文字或史料记载之。人们也无法清楚地知道“上堭村”得名的准确由来和原因。这个也是一个历史的谜团笼罩着,让人摸不着头脑,也弄不清方向。同样,刘家村为什么也称“上堭刘家村”?我们只有一个合理解释三个地方的村落的人,他们的先民和先祖之间存在密切的合作关系,包括政治上、经济上或婚姻上的关系。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图二:上皇村与横山之间的卫星地理图示位置。 陈庆年考证的“横山即是黄山,黄、皇古音一也。”这个在古代音韵系统中确实可寻找到理论依据。但是当地先民有没有真称“横山”为“皇山”则找不到文字资料记载。再说镇江城内也有地名为“黄山”者。为什么一定是“横山”,称为“皇山”。况且从“皇山”到“上皇山”尚少一字,无法解释之。诡异的是横山之东北侧有村落名之“上堭”。可是,“上堭”与“上皇”亦有区别。镇江地方的古代文献资料也没有“上皇”的记载。此甚是可疑。语言学可以互转,这仅仅是理论上的问题。但是由于历史问题和朝代更替,史料上寻找不到“上皇”的记载文字也是事实。这就像镇江古代地方称“宜”地。这个“宜”字,至今也没有寻找相关的出土文物资料予以佐证。“上皇”问题也是一样的。今人不知道“上皇山”在何处,怕也是一个谜团。后人推测“上皇”或可能与“上皇山樵”有某种神秘联系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图三: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卫星地理位置图示。上堭古村落紧临大运河之西侧,通过运河与长江抵达焦山方便快捷。古代的水路交通实际比陆上交通更加重要。京杭大运河的开凿加强了封建中央王朝的统治。由于镇江处于长江和运河的黄金十字交汇处,使之成为古代糟运上的重要城市。隋唐以来直民国时期皆是国内重要的沿江城市。而焦山扼守长江咽喉,不仅历朝是书法名山,也为历代的江防重地。近现代以来,镇江城市的地位日益下降,经济、政治地位也一落千里。像辛丰、上堭这样的古村落依傍运河而兴,也随着运河糟运的败落而萧条。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图四:上皇刘家村与上皇村的卫星地理位置示意图。这个刘家村在当地一直称上皇刘家。位置在丁卯桥路的南侧。中央隔着野鸡山、赵家湖与上皇村相通。而这一条线路正古代上皇村陆路通往镇江城内的必经线路之一。通过一条古代道路系统可以抵达丁卯,最终直达镇江城内。古代的上皇刘家村与上皇村先民之间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尤其要说一下赵家湖,这个地方过去是上皇村的古先民墓地区。陈庆年卒葬赵家湖,我的曾祖父也是卒葬赵家湖。陈氏自称横山先生,辛丰人,皆以赵家湖为身后之地。可见,是一个地方的人了。辛丰、上皇之人,他们互称乡邻里人,是甚为妥当的。古人的卒葬地是讲究阴阳和风水的。赵家湖这个地方有山见水,是古代先民认为的阴间佳城之所。从地名上讲,古代这里是有湖泊的地方。除了赵家湖,附近还有左湖、纪家湖,湖泊可谓是星罗棋布。
从上面分析,我们也客观地发现,所谓的“上皇山樵”,通过长江或运河抵达焦山其实是十分方便的。即使是古代交通不发达,也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理论为焦山瘗鹤铭文的书刻者是有可能性的。我们推测“上皇山樵”的真实姓氏为“张、蔡、刘”,也是依据一定概率学统计来推测的。这个也有一定的统计学上的依据。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此卷中“上皇山樵人”言之凿凿,仿佛若有其事,亦仿佛若有斯人。此人身份恰如焦山瘗鹤铭文中“隐士”。应该是如出一辙。所谓“江阴真宰”、“丹阳外仙尉”、“降山徵君”、“上皇山樵”,皆是隐姓埋名之人。所谓“华阳真逸”撰,“上皇山樵”书。我们对“上皇山樵”也充满了期待和渴望。其中的探索与发现也乐在其中。这也是一个学术问题的魅力所在。我们常说“学贵多歧”。有众多的可疑点,才是学术争鸣的基础和根本。学术界大家都搞清楚的事情,就没有必要再聒噪了。“上皇山樵”问题过去我们可能关注得不够,陈庆年提出来之后,也没有学者进一步地去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是近十年来,笔者对之思考颇多,意欲一探究竟,毕竟事关故乡旧籍之地。张氏迁居上皇之地,族谱有些文字记述。春秋、汉唐以来,张氏族人也是人材辈出,群星璀璨,学术文化俱显于史,这是一支文化底蕴丰厚的家族势力。倘若与“上皇山樵”关生某种关联,也是有可能性的。张氏关注焦山瘗鹤铭之研究,是早有先民涉足其间。但是讫今为止,也无人提及“上皇山樵”问题。镇江的城市文化素有“南陈北柳”之说,也有人说“南张北柳”。这个张氏就是张玉书家族,其祖籍地始于朱方,即今天的丹徒镇。后迁入镇江城内南门大街。这一支张氏族后人是承认与上皇张氏的关系的。他们之间拥有共同的张氏先祖。张氏作为一个文化底蕴丰厚的家族势力,是极有可能涉足到“上皇山樵”问题中去的。不论“南陈北柳”,抑或是“南张北柳”,最让我们着迷的是提出“上皇山樵”这个瘗鹤学术问题,却正是这个陈氏。更为吊诡的事,陈氏去世之后,竟然笔者的曾祖父张文达同葬于一个地方——赵家湖。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上皇山樵”与“上皇”之地发生某种关联,这样的推测并非完全不合理。相反,某一个文士或隐者,以其地望或旧籍作为假托之名,纵观中国文化史,应该也是不乏其人。“上皇山樵”问题的复杂性在于,要真正坐实一个人的真实名姓,是极有难度的学术问题。“上皇山樵”不论是谁,总是应该有名姓的人,至少是有一定文化水准的人。当然,他也可能是一个匠人。这个匠人可能姓张,也可能姓蔡或姓刘。这都是可能的。因为“上皇山樵”书,这个书(刻)铭文者,并不一定是一个大的书法名家。他能依据撰铭文者的要求刻上山崖则可。他的刻工也是书法艺术的再创造。至于撰铭文者何人,那个又是另外一个学术问题了。“上皇山樵”与“华阳真逸”撰者和书者,当有可能不是同一人。至于后面的所谓“江阴真宰”、“丹阳外仙尉”、“降山徵君”则可能是立石人,他们与“上皇山樵”这个书刻铭文者的关系也不一样。总之,撰者、书者、立石人,都是焦山瘗鹤铭文事件的重要参与者,也都是事件的当事人。有意思的是,他们皆隐姓埋名,这对于揭开焦山瘗鹤铭文之作者,就增加难度了。后世学人争讼不已,总是有原因的。

焦山瘗鹤铭文出现“真侣”二字,此谓“道士”。这个铭文则明显受到道教文化和思想的影响。 唐人李栖筠 《张公洞》诗:“稽首谢真侣,辞满归崆峒 。” 唐人韩偓有《及第过堂日作》诗,曰:“早随真侣集蓬 瀛 ,阊阖门开尚见星。” 宋代人任广有《书叙指南·道家流语》亦曰:“ 陈子昂呼道士曰真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上皇张氏亦受到道家文化影响深远。道教文化思想对张氏族人影响我们从上堭《张氏族谱》中是不难发现的。在瘗鹤铭文中也浸润着道教文化的思想。这个是符合朱方文化的特征的。横山地区也是道教文化的特色鲜明的地区之一。王文治书“三茅宫”,这其中便有“道法自然”的道家思想。所以,铭文撰者也是深受着道教文化薰陶的。旧时的朱方文化是深受道教文化薰染的。这个是当地的本土宗教文化。张氏宗谱印有道家之符号,祖宅门楣亦有道家之符号。我的祖母田氏晚年多次与村人到横山凹守夜做所谓“佛事”。应该说,道教对张氏先民之影响是巨大的。

2015-9-28著于镇江城内。

[附]与缪艺风师书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与缪艺风师书  宣元年八月初十日
   去岁东间陈白石为受业绘横山草堂图近裱背方就谨送呈惠览并乞赐诗一二首以为光宠庆年曾考定横山即鹤铭之上皇山今山北尚有上皇村可作佐证山之东临运河处有一峰为唐山刁景纯庄田所在也山上有景纯墓东坡祭刁墓文有抚兹空山之句即此山也距山南不远今尚有村名苏游者是东坡固尝蒞兹山矣敝族自南宋以来即聚居于山南约二三里名西石城庆年祖宗耕钓之处也山之西庆年祖墓在焉山之北面又先母兆域所在故庆年之于此山每饭不忘世界危嚣将来或筑庐于此为训农读书之地未可知也拉杂书此或可为诗料之助溎先生处拟乞赐题数语已面说矣十三日星期得暇尚拟约聚小酌再陈情愫专肃

 

 [批评]

陈庆年所说“上皇山”是一个“孤证”,目前尚无其他史料可佐证这个问题。所以,“上皇山”问题还有待新史料的发现和佐证。

[附]

陈庆年《与缪艺风师书》标点

  宣元年八月初十日

[镇江]张风雷标点


去岁东间陈白石为受业,绘横山草堂图。近裱背方就。谨送呈惠览,并乞赐诗一二首,以为光宠。庆年曾考定“横山”即“鹤铭”之“上皇山”。今山北尚有“上皇村”,可作佐证。山之东临运河处,有一峰为“唐山”,刁景纯庄田所在也。山上有景纯墓。东坡祭刁墓,文有“抚兹空山”之句,即此山也。距山南不远,今尚有村名“苏游”者,是东坡固尝蒞兹山矣。敝族自南宋以来,即聚居于山南,约二三里,名“西石城”。庆年祖宗耕钓之处也。山之西,庆年祖墓在焉。山之北面,又先母兆域所在。故庆年之于此山,每饭不忘。世界危嚣,将来或筑庐于此,为训农读书之地,未可知也。拉杂书此,或可为诗料之助。溎先生处拟乞赐题数语,已面说矣。十三日星期得暇,尚拟约聚小酌,再陈情愫专肃。

 2015-9-28于镇江城八叉巷内

古之人不标点文章,读之皆凭语感断句。今有闲暇,遂标其点。陈庆年辛丰人,卒葬赵家湖,与吾辈旧籍上皇村为同里,皆横山凹也。吾曾祖父张文达亦葬赵家湖。某现今供职单位所在八叉巷,与陈氏镇江城内宅第西门磨刀巷 ,亦为近邻。斯为缘,故此记之。张风雷

 2015-9-29

 张风雷读陈庆年《与缪艺风师书》手记:

上皇村张氏族人同陈氏族人抵达横山之足的时间,可能大体上是相同的,皆是南宋。即宋室南渡以后。上皇张氏族谱有“南渡始祖”之说。怕也是南宋以后迁至上皇之地。上皇之地始有村落,横山凹周边地区才有人烟。故之,“上堭里”之说。笔者亦疑之始于“南宋”。其时亦有“里正”之称。在《与缪艺风师书》文中,陈氏并没有说明他是怎么考定“横山”为焦山瘗鹤铭中的“上皇山”。仅仅说,横山之北有“上皇村”,可作佐证。这样的证据,尚有诸多可疑。

此外,“南渡始祖”之说,也证明上堭张氏非本地人氏,而是由于两宋之际,民族矛盾尖锐,北方社会动荡,由北方迁移到镇江地区一支张氏族人。其谱以北宋名相张浚为江南始祖。张浚,字德远,号紫岩,汉州(今四川)绵竹人。生于宋绍兴元年(1094年),卒于孝宗隆兴二年(1164年)。

又,在清光绪辛丑年重修《张氏宗谱》中,并没有文字记载“上皇村”之说,只记载了“上堭里”的旧说。而陈庆年作为清末民初学者,何以“上皇村”名之?说明清光绪年间上堭是不称“上皇村”的。倒是南宋时期的上堭村,可能称为“上堭里”。

笔者曾祖父张文达卒葬横山之北赵家湖赵家口子。这里现在镇大铁路线经过的地方。据说陈庆年之墓也在附近。曾祖父之墓只我的父母亲和上皇村两个叔叔去祭祀了。祖父母皆横山东北上堭第三村民小组集体墓区。其东向可望上堭镇大货场。横山凹周围土地和山林皆属于周边村落或乡民集体所有。横山凹此处也是附近乡民的卒后之所。横山凹实际是外乡人对当地的称呼。我们上堭村民并不说“横山凹”,而直呼之为“大山”,也不说是“上皇山”。所以,对于“上皇山”一说,有所存疑。至少我童年在上堭村生活和读书,从来没有听说过当地百姓有这样的说法。对于整个横山凹实际上也只有东山头村北面的大山是属于上堭村民所有。那儿的山脚下面曾经有过我们家的一块花生地。上堭村民俗有语曰:“死了棺材都要抬到大山上。”说的就这个意思。

2015-9-28著于镇江城内。


 

关于上皇村与焦山瘗鹤铭位置的示意图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宣统3年三月初九 阴
 十二钟到车栈*一钟汽车往宁晤李海门洵陈寅谷老人初六物故昨已大殓令人不快渠住焦山殆四十年经理红船救生别无他营自署耐叟余过山辄与纵论至移晷刻殊不意其遽作古人也...到宁后大雨...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