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上皇与瘗鹤铭相关问题的遐想与思考  

2015-09-23 09:43:26|  分类: 瘗鹤铭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上皇与瘗鹤铭相关问题的遐想与思考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宋米芾《弊居帖》,亦称为《甘露帖》。其中述及“上皇山樵人”之异石告之。米芾的《弊居帖》,又称之《甘露帖》 全文如下:
上皇焦山石记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关于上皇与瘗鹤铭相关问题的遐想与思考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关于上皇与瘗鹤铭相关问题的遐想与思考

张风雷

 

 宋米芾《弊居帖》,亦称为《甘露帖》。其中述及“上皇山樵人”之异石告之。多么神秘的一个故事,让我们今人不禁遐想,这个“上皇山樵人”究竟是一个什么人?“上皇山”在何处?有无“上皇山樵”这样的一个人呢?“上皇”问题挥之无去,萦系心间,吾辈怕是镇江本土地方文化学者中不多的一个。其中既有旧籍和故土之情,亦有破译瘗鹤何人之意。

清代出水的《瘗鹤铭》残石水后拓本中“上皇”二字清晰可见。这个“上皇”是陈庆年考订的“上堭”,我们说这个“上皇”的疑似地点,则是不错的。外人没有指出,陈氏乃是本乡人。故而熟悉当地情况。陈氏卒葬赵家湖,与吾曾祖张文达葬于同一地。据我族人祭祀曾祖习俗,皆在赵家湖赵家口子。所以说,与陈氏同在一处。辛丰陈庆年与上堭旧为同里乡邻,从相同的丧葬习俗地点,也可以发现之。上堭细分为大小上堭,大以张姓为主,小以蔡姓为主。张、蔡二姓同居上堭,且同称上堭。说明二姓祖先关系是密切的。另有一地称上堭刘家,以刘姓为主。刘氏与张氏之间也有联姻关系。张氏与蔡氏的联姻就更普遍了。上堭刘家与上堭村相隔亦不遥远,张、蔡、刘三姓氏之间,先人们同冠一名,说明可能有共同来源或相近的历史。

故之,笔者以为,“上皇山樵”真是当地人伪托之名,其真实姓氏以张、蔡、刘三“大姓”的嫌疑要大许多。其他皆是杂姓混居,一般多是外来户,也是所谓的“小姓”,其可能性虽不能排除,但是机率不高。

上皇之地名有一个时期称为“上堭里”。所以,上皇这个地名究竟始于什么时候?值得再细细推敲。我曾经考察过“上堭里”,这个地理名称至少是宋朝就应该出现了,但最早出现也可能追溯至西汉初。但是镇江地方对“上堭里”历史记载不详。我至少目前尚不能详证,有待新的史料出现来解决“上堭里”这个问题。

瘗鹤铭从北宋问世以来,多有张氏之人关注之。例如张(茔?)张(召?)[注,?这两个字,电脑找不到字根。]说明瘗鹤铭书法艺术,国内的张氏极为关注的。“上皇山樵”的书写人,可不可能是张氏?也是很不好说的。当然也有蔡氏关注过,如蔡襄。关注不等于就是什么,不过,要说“上皇山樵”与“上皇”人无关,怕也不好下这样的“断论”。“上皇”一地的主要“大姓”就是张氏、蔡氏。另有,上皇刘家以刘氏为主。所以,从概率上推论,张、蔡、刘,成为“上皇山樵”的真实姓氏的可能性就大些。这个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例如,刘氏,有文章提及刘炎?[此字电脑中也找不到字根。]字真长,曾官至“丹阳尹”,亦称为“刘尹”。他是京口人。刘是汉刘邦之后,与王羲之为挚友,极有可能是《瘗鹤铭》文后立石者之一。此人会不会假托“上皇山樵”,似有可能性。刘真长这个人还是值得关注的。

陈庆年虽然没有述及上皇刘家的问题,但是人家村子或地名就叫“上皇刘家”,说明“上皇”同“刘氏”之间是有关联的。我们关注这个刘炎?,是因为他身上有许多疑点值得讨论。第一,他是京口人。第二,他是东晋名士。第三,他做过丹阳尹。第四,他是王羲之的好友。第五,他可能参与了瘗鹤铭事件。这个刘炎?有成为“上皇山樵”的假托者的可能性,这人是值得怀疑的。

瘗鹤铭文中有一个“丹杨外仙尉”,作为立石人之一,也可能就是这个刘炎?我们也怀疑他既是立石人之一,是不是可能成为书铭文者,这个尚且需要更多的实证。但是这也有一个疑点。倘若他是既然同是一个人何用两个假托之名“上皇山樵”“丹杨外仙尉”。这个也似乎不太好解释。那么,是不是“上皇山樵”还另有其人呢?我们上述的诸点,其实刘氏是有这样的嫌疑的。他作为王羲之的挚友,同时作为东晋的书香世族大家子弟,应该是童年接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的。其与王羲之交游,情性和情趣应该是比较接近的。

关于“上海”一词的分析。“上海”一词是一个地理名词。它也是一个双音节的语素。有人说,“上海”就是“海上”的意思。我认为,意思表达是不准确的。“上海”当然也不能作说动宾词组。“上海”之“上”,作为一语素,就是一个最小的语义单位,估计没有办法拆分开来。若是一定拆开来讲,“上”可能就是一个前缀词头,无实际上的意义。重点是在“海”字上。它当然是“大海”的意思。上海也不是在大海里。而是一个滨海的门户和地方。

同样地讲,“上皇”也是一样的,“上”和“皇”二字是不能再拆分的。分开了就不能表示“上皇”这个特定的地理名词的词义。但是如果要分开的话,我个人认为,“皇”字的字义更重要。
 关于“上皇”即是“上堭”的问题,笔者在《考订瘗鹤铭文“上皇山”别出新解》一文中指出,陈庆年所说“横山”,即是“皇山”。在语音训诂上是有学术道理的。古代“横”“黄”确是一音。而“黄”“王”,古代是同音。所以,上皇地名的旧读,亦有读若“上王”的。这个也是古吴语区的旧读。笔者旧在上皇生活,确实听到有老人有如此之发音的。王念孙《疏证》也讲,“堭,通作皇。”所以说,“上皇”即是“上堭”,这是有理论依据的。
我一直关注瘗鹤铭文中的“上皇”问题。这个也是破译“瘗鹤铭”文作者之镇江地方文化学界之谜的一把“钥匙”。以上思考不一定正确,期待抛砖引玉。“焦山瘗鹤”作为文化之谜,既然学界如此关注,我们研究之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学术研究的乐趣主要不是结果和结论,更大的乐趣在研究的过程。在这个探索和研究的过程中,充满了无限的趣味。


 2015-9-23著于镇江城内


关于上皇与瘗鹤铭相关问题的遐想与思考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