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镇江回回《贡氏宗谱》探究  

2015-09-17 10:59:15|  分类: 镇江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镇江回回《贡氏宗谱》探究

( 转载请注明   作者薛龙和  原文刊登于《第十八次全国回族学研讨会论文汇编》2009年10月)


虎踞桥距南门外苗家巷清真寺里许之遥,明末清初,这里自然形成柴、草、牲畜的交易场所,南门外清真寺就是为了满足近郊穆斯林过宗教生活而由穆斯林自发集资修建的。据重修于光绪二十九年四月的《米氏宗谱》载,该寺是米氏家寺,是否属实,有待进一步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米氏宗族为该寺的修建和维护倾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这一点却是不争的事实。如《米氏宗谱》家规之二“修寺宇”中记到:“寺宇乃祖宗魂灵之所栖,其关系匪轻焉。古云:宗寺不建,不营私室。我观今世之人,富者,室极其华,即贫家之屋,破漏亦必整治,垢污亦必扫除。至于祖宗魂灵栖托之所,或听其风雨零落,或任其蒿莱荒芜,如此景况,祖宗尚得安乎?祖宗不安,子孙又何得安?所以,人仁孝子,寺宇无不郑重。无则必建之,有则必修之。”家规之四“谨祀事”中又写道:“夫生养死葬者,报本也,春祀秋尝者,追远也。凡有家寺之族,必于寺中表馨香于月旦,以序彝伦,荐时食于春秋,以隆事典,斯称大体,即我寺宇之中,亦当四时八节,张挂宗图,精备香礼,序次顶拜。朱子云:‘祖宗虽远,祀事不可不诚,诚者必於祀事时,外尽物,内尽志,心中直如祖宗在上,乃可谓诚。不然祖宗岂能来格来倡乎?’凡我族人,事必谨之”。“该寺座落在南门外苗家巷东头,南门外的柴米市场的历史是早于城西的商贸市场。循此推测南门外苗家巷清真寺始建年代不会晚于西大寺(即山巷清真寺)”(5),据清光绪五年(1879年)修《丹徒县志》载:“城外山巷清真寺在康熙年间廓其基宇,咸丰三年毁于兵燹。同治十二年(1873年)重建。”结合镇江市的历史迁变和此谱提供的宝贵信息,时间下限当在清康熙年间。《米氏宗谱》这一记载为夏容光先生关于该寺修建年代的论断提供了有力的证据。1937年12月3日(农历冬月初六日)镇江沦陷,该寺毁于日寇之手。该寺尚幸存“米哈拉布”(大殿顶头凹形内)阿文石碣一块,经有关部门初步鉴定,此碑应是宋、元时期的遗物,推测当是古润礼拜寺扩建时换下。

“众人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上创造你们。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教,以便你们相互认识。”(《古兰经》49:13)宗教的信徒是没有地域、人种、民族分别的。在我国,伊斯兰教的传入是回回民族形成的最根本的原因,并非一朝一夕就之,她是一个“聚涓涓细流而终成江河”的漫长兼蓄过程,是一个由外来民族东渐中国、在伊斯兰教的催化下,与中国本土儒家文化有机融合而形成的一个新民族,其经过了保守、排外、默认、接纳、用之的极其艰辛的历程,是要付出勇气、不断适应中国国情的复杂过程,它经过了多少代人的努力。同时,也正是这一过程,最终使她——一个外来宗教能在一个儒家文化占统治地位的国家顽强生存下来,是“万物非主,惟有安拉”的纯一神信仰供给了她勃勃生机和顽强的生命力,无疑也为她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生存发展空间。
四、回回《贡氏宗谱》透析出的几点文化现象

回回《贡氏宗谱》中有几点十分有趣的文化现象,细细品读,实是有理。其一,在回回《贡氏宗谱》光绪二十九年清和月邑庠生张觐周为之撰写的“贡氏重修谱序”开头如是写道:“尝考余祖所居之国,本西抵红海也。夕明丘栌有言曰:国在玉门关外万里,至陈、隋间,方入中国,及金、元以后。余祖为何设一教门,亦不过教化人心耳。但使人心不古,以善政治其外,不如以善教格其心。何也?善政仅得人才,善教犹得人心。人心得而天下顺,夫如是,得其门者,不为不多,迁其地者,亦已不少。”这一点也点明了立堂号为“积善”之因由。作为归信伊斯兰教之家族,为了显示贡氏回回的族源纯正,提高贡氏回回的在世居镇江城内回回中的地位,以示出生正宗,贡氏回回先人不仅于家谱首页刻“二龙戏珠真主天经圣忌图”,而且,刻录《西来宗谱》全文紧随其后,特别是在谱序中写上了以上一段称其为西来回回之一脉的话,尽管这一点与史不符,有意为之无非是为了满足一种民族认同的心理需求。

其二,回回《贡氏宗谱》于卷首刻录《圣谕广训》(6)和《西来宗谱》全文,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碰撞。《圣谕广训》成书于雍正二年(1724年),是雍正立足于儒家文化,对康熙《圣谕十六条》的继承和发展,是清政府钦定的道德教化文献的典型代表,在政府的强制推行下获得广泛的流传,其目的“无非奉先志以启后人,使群黎百姓家喻而户晓也。”贵在躬身立行,“愿尔兵、民等仰体圣祖正德厚生之至意,勿视为条教号令之虚文,共勉为谨身节用之庶人,尽除夫浮薄嚣凌之陋习,则风俗醇厚,家室和平。”“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雍正二年御制《圣谕广训》序)。在雍正以后的各朝均将其作为重要的道德教化文献,有清朝“圣经”之称。在某种意义上,它的传播对古代道德环境的维护,对传统道德规范的深入人心,对传统道德的长期稳定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回回《贡氏宗谱》中收入此文,体现了“时代的要求”和作为子贡后人对传统儒家文化的传承。

紧随其后的《西来宗谱》是中国伊斯兰教先贤传教的史话类读物,作者系滇南哈吉·马启荣(字南罄)。本书是他在广州怀圣寺任开学阿訇时根据历代传说编撰而成,全书约4000字,最早有光绪丙子二年(1876)的刻本。该书的内容虽多出于传说,却反映了伊斯兰教自唐代传入中国的历史线索。该书采用“宗谱”作书名,力图通过“寻根”来追溯中国穆斯林悠久的历史与传统,通过回兵择妻定居的回族起源传说,说明回族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一员的历史事实,同时赞扬了中国和阿拉伯人民间自古以来的友好往来。(余振贵注解)

回回《贡氏宗谱》有意于显要位置载入这样一儒一伊,在两种不同文化背景广为流传的通俗读物,可谓用心良苦,就是为了说明中国回回民族是阿拉伯民族和中华民族相互交融、相互适应,进而有机结合而产生的一个新的民族。这是一种文化的和谐,《中庸》曰:“致中和,则天地位焉,万物育焉。”这也正是目前我们所追求的理想文化境界。

“从某种意义上看,宗教是一种意识形态,也是一种传统文化模式,更是一种社会物质力量,甚至一个潜在的社会非物质市场。”(7)信仰宗教是人类最原始的本能之一。贡氏家族信奉伊斯兰教绝非偶然,也不是一件孤立事件,究其根源有二:其一,伊斯兰教在丹阳柳茹地区曾留下美好的口碑。据乾隆十五年《丹阳县志》载:明熹宗天启年间,丹阳南门外遭受蝗灾,延陵柳茹一带最为严重,庄稼、瓜果、树木被蚕食啃光,百姓深受其害。时任丹阳知县王志道(8)闻讯,即赴柳茹视察民情。鉴于灾情严重,便留下来与民共议灭蝗之策。在他的组织发动下,一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几千人参加的的灭蝗之战打响了。在整个灭蝗过程中,王志道临镇指挥,亲临第一线扑打蝗虫。经过几天的奋战,终于把蝗虫消灭干净,确保了当年的粮食丰收。当他离开柳茹时,百姓感激他体恤民情、关心百姓疾苦,敲锣打鼓放鞭炮,依依不舍地送走了这位父母官。为了颂扬他的伟绩,当地的百姓自发集资为他建造了一座王公祠。王志道得知这一消息后,特地写了“里社干城”四字以答谢百姓对他的厚爱。王志道为官清廉,深得民众爱戴,终受皇帝连连加封。后调入京城任职“左都御史”。王志道乃是回回人,百姓为了尊重他的信仰与民族习惯,世世代代立下一条不成文的规距,凡是进庙烧香、前来祭祀祈福的,当日均不得食用猪肉、狗肉,不可喝酒,否则就是对王大人不恭,属于大逆不道之行为,必遭众人唾弃。这习惯,自建好王公祠一直延传至今,已近400多年了。王志道与贡家交往甚厚,《贡氏宗谱》中存有王志道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岁次戊午季秋写的“祭别驾起凡贡老先生文”一篇,文采流溢,言辞精萃。清迁居镇江的文清公自然早就通过先人的口传,对伊斯兰教具有了理性的认识。

其二,穆斯林的言传身教功不可没。一名合格的穆斯林,他应当处处、时时、事事,严格按照伊斯兰教的教义教规去行事做人,彰显《古兰经》的教导,“你们是为世人而被选拔的最优秀的民族,你们命人行善,止人作恶,归信真主。”(《古兰经》3:110)并牢记“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古兰经》16:125)无论是为官一方的王志道,还是从事买卖的米氏穆斯林,在这一点无愧穆斯林的称呼。这是现实中的接触、了解,贡氏回回先人对伊斯兰教有了感性的认识,促成了其意识领域的升华,始归信伊斯兰教。

在儒家文化占统治地位的中国,穆斯林先民们没有刻意去从事宣教,而是在商品交易过程中、在与其他民族的日常交往中,于待人接物中凸显穆斯林所应具备的道德规范,他们按时履行宗教功修,让人觉得他们为人诚实可靠,遵纪守法,值得去交往;通过耳濡目染的潜移默化,让人们自愿想去了解伊斯兰、归信伊斯兰教。当然,一个新的民族的形成有许许多多的因素,诸如:共同的心理需求、共同的生活习惯、共同的语言、共同的宗教信仰、共同的地域特征等,我想,彼此联姻应该是民族壮大最有效、最持久、最直接的方法,回族正是由原先的外来穆斯林先民,他们在长期与中国文化、国情相处中,走了相适应之路,不断使伊斯兰教在中国本土化、化儒家,在伊斯兰教和传统儒家文化的双重光环下而产生的新的民族,他们已成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社会主义社会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

外教人士聚族修谱于祠堂宗庙,唯我穆斯林多是于既定之日,各支携谱于清真寺中共议修续,如镇江米氏、贡氏、杨氏、金氏等莫不如此,且均载“谱序”之中戳戳言明,如回回《贡氏宗谱》云:“族谱每于春秋祀事之期,掌谱之人,各自请入寺中,交相查验,如有霉烂、残伤等情,公同议罚以惩,不谨赎袒之罪。”这就充分显示了清真寺除了具备最基本宗教活动场所功能外,还具有联系穆斯林大众情感、排忧解困等多项社会功能。“清真寺以寺院经济、慈善活动以及社区服务等方式,内聚穆斯林民心、外联世俗社会其他部门,并以场域资源的价值转移与外界形成相互建构关系。”(9)这种功能的积极作用无疑不容低估。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