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长江与运河在镇江交汇  

2015-08-09 19:18:18|  分类: 镇江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宏嘉

  长江与运河在镇江交汇原有五个地方,自西而东依次为:大京口、小京口、甘露口、丹徒口、谏壁口。民国期间,城内关河被填,大京口、甘露口因填河造路而湮没,仅存其他三口。小京口位于平政桥两侧,北临长江,南接京口闸,最迟开凿于宋仁宗天圣年间,现已不能通航。2006年,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曾经繁华似过眼烟云

  镇江地雄吴楚,襟带江海,作为水运枢纽城市,隋唐以来一直是江南漕粮以及大江南北农副土特产品和手工业品的集散地。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到明清之际,镇江又成为以商业为主的商品转口城市。明永乐年间,仅年漕粮就有165万石,商贸盛况居江南第二位,镇江的炼铁、造船、丝织、酿酒、酿醋业相继发展。清代时,镇江是仅次于南京、苏州的江南丝织中心。鸦片战争后,镇江为长江干流上第一批开放的通商口岸之一,小码头更成了英租界。1861年,镇江正式开埠,英国、美国有五艘轮船专驶镇江——九江——汉口一线,港口由原来驻泊木帆船的自然港湾,逐渐向靠泊轮船的近代港口发展。由于镇江老港区是长江下游的良港之一,港务繁忙,最盛时有60多家小轮公司,年吞吐量120万吨以上,日客运万人次以上,关税仅次于上海、武汉。

  小京口处于江河五个交汇口中心地位,京杭大运河从这里穿城而过,经济、社会之繁荣不难想象。

  而今,站在平政桥上凭栏北望,昔日大江已变身金山湖,虽烟波浩渺,气势依旧,然而帆樯林立商贾云集的景象不见了,原先桥两边鳞次栉比的码头、货场亦踪迹难寻;南望河面上无一舟楫,两岸也不见一家店铺商号,只有三三两两的钓叟垂纶石驳岸边……这一切,让人不由感到繁华谢尽后的萧条冷落,感到世事沧桑变化的诡谲无常。

  不期而遇的岁月痕迹

  小京口,这个百年前的著名商埠已风光不再,在岁月的侵蚀中离我们渐行渐远。街巷桥梁,有些永远地消失了,有些却像化石一般存留了下来。河西古色古香的浮桥巷、打索街,成了现代化的黄山北路;横跨两岸的明代石浮桥早已灰飞烟灭,它那弯弯的背影和桥顶独特的桥神庙,只留在当地老人风烛残年的记忆中;河东宋代的新河街如明日黄花,依然倔强地横卧在河东岸上,它与新河边、虹桥门、大埂街、堂子巷、上河边、东菜市、龙亭巷、荷花塘街、孙家巷、尹家巷等众多破旧不堪的街巷纵横交织,形同蛛网。密如蜂巢的低矮民居与高入云天的文广大厦形成巨大的反差,判若两个世界。

  河东岸边连接苏北路(今长江路)的新河街,曾是小京口最繁华的街道。晚清以来,这里曾相继设立过享誉于世的米市、糖市、木市和油市,商号、行号数不胜数。漫步在狭窄的新河街,一些古老的建筑会与我们不期而遇:同善堂(药店和医疗处所的名号)、米业公所(俗称“牙行”,是米业界的同业公会)、安仁堂(旧为清代的慈善机构所在地,近代为镇江广业所,以后为私立安仁学校)、陈公馆(俗称“九十九间半”或“陈二老爷公馆”,房主之兄长为清代瓜洲兵道)、黄公馆(主人黄氏是上海的银行老板)、徐公馆(盐枭兼旧军阀徐宝山外室的住所。徐宝山曾经是镇江一带著名的盐贩子,外号“徐老虎”,曾为两江总督刘坤一的营官)……这些建筑大都有漂亮的水磨雕花砖门楼,气派的石门额,青砖黛瓦雕梁画栋的厅堂房舍已斑驳陆离破旧不堪,有的几经改造面目全非,有的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风韵尚存。

  街巷里多少名人轶事

  上河边与相邻的新河街一样,同样是沿古运河而建的一条街巷。这一寻常巷陌之所以会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是因为清末小说家刘鹗的故居坐落于此。听当地一位热心的居民说,120号当为故居遗址,因其位置与史料记载较吻合,颇为可信。

  史载刘鹗在上河边的住宅离西门不到半里,面北朝南背河而建,共九间一厢:其外三间北向,以中一间为会客处,以东一间为读书处,以西一间为四叔父房;其中二间南向,皆小屋,东一间为出入处,西一间由祖父住;其后四间南向,东一间别出,由三叔父住,院中有枯杏一株,接一间为父亲刘成忠居住,中间一半为厨房、一半为饭堂,西一间五叔父居住。这些房子是半典半租来的,每月租金一千九百文,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其父刘成忠少年时代曾这样描写道:“夜雨城头听筚篥,秋风屋上过帆船。”由此,可见当时这一带漕运之繁忙。

  刘鹗虽出生在六合(其母是六合人),但家在镇江,他一生都以丹徒(即镇江)人自称,与镇江这座城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例如:7岁时拜镇江的博学人士赵君举为师读书,二十二岁时在镇江娶了一位姓茅的女子作三姨太(跟随在刘鹗身边时间最长的妻子);1908年清廷以“私售仓粟”罪把刘鹗充军新疆,被捕前几个月,他曾两次到过镇江(据刘鹗日记载,一次是农历正月二十三,一次是二月十五);刘鹗用 “天下第一江山(梁武帝萧衍对镇江的赞语)渔樵”作室名并刻成印谱,表明他以家世始于镇江而自豪。更有意思的是,刘鹗驰名中外的谴责小说《老残游记》的主人公也是镇江人,书中说老残姓铁,是江南人,他的老家在江南徐州。南徐州是南朝时镇江的名称,以后南徐一直是镇江的别称。从《老残游记》前三回对老残的介绍中,我们可以看出,老残身上有刘鹗的影子,深深地打上了镇江的烙印,甚至可以说书中那个摇串铃走四方的郎中老残,就是他自己的写照。

  小京口的新河街、上河边等街巷到底隐藏着多少有价值的名人轶事,谁能说得清呢?以上所云,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由于大江北移,小京口航运功能尽失,清代著名诗人查慎行《京口和韬荒兄》中所描写的“舳舻传粟三千里”的景象已难再现。然而处于迎江桥和西门桥之间的上河街已经修复,明清风格的店铺民居,高大庄重的门楼牌坊,飞檐翘翅的亭台楼阁,层层叠叠的护栏石阶,迂回曲折的栈桥码头,惟妙惟肖的纤夫雕塑,风韵各具的芳草佳木……令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待到夜晚,华灯绽放,岸上诸景与其水中倒影交相辉映,风姿绰约,恍若仙境。上河街预示着上河边、新河街等姊妹街道的前景和未来,我们有理由相信,与名扬海内外的西津渡同属全国文保单位的小京口,虽然如今尚“养在深闺人未识”,但在不远的将来,它一定会与西津渡并驾齐驱,成为历史文化名城镇江又一张靓丽的城市名片。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