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镇江教育民间智库创立者 张风雷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女诗人骆绮兰  

2015-12-05 22:44:49|  分类: 镇江文化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女诗人骆绮兰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冰雪新诗绝点尘    女中有此谪仙人

——关于清代著名女诗人骆绮兰

 

 张风雷

关于女诗人骆绮兰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关于女诗人骆绮兰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读陈天白先生之《浪漫女诗人骆绮兰》文章,我想起自己著作的《张斋夜谭》一书中也有一首拙诗《忆清代句容才女——骆绮兰》提及骆绮兰。“读诗还得到华阳,采药得间与道谈。袁氏随话叙才女,茅君故里诵绮兰。”正好最近我参加了一个镇江文史爱好者黄胜国先生组织的关于王文治专题研讨活动。我读骆绮兰简历忽然有一个有意思的发现,骆绮兰学诗,她不仅袁枚的女弟子,也是王文治的女弟子。兹附录如下:

骆绮兰,清代嘉庆间女诗人。字佩香,号秋亭,江苏句容人。江宁诸生龚世治妻。早寡,少耽吟咏。袁枚、王文治诗弟子。工写生,所作芍药三朵花图卷,宗恽寿平。尤喜画兰,以寄孤清之致。有自绘《佩兰图》及《秋镫课女图》,题者不多作。字格清秀,惜少骨干,字则清轶尘俗,都极可诵。著有《听秋轩诗稿》。《 听秋轩诗集》序,有曰:神仙之事嵇叔夜以为必有,韩昌黎以为必无。自书契以来,人之与仙接者多矣。至于女仙,世人尤艳称之。余虽为女子而凡胎陋质,谅无仙分,故冲举之事时系于怀,读曹尧宾小游仙诗辄飘飘有凌云之意。自愧才地浅薄,弗能如尧宾之落笔千言。拟作仅二十章,皆述女子仙游之事。亦寥以致私心之景向云尔。

另外有史料记载骆绮兰,亦附录如下:

骆琦兰(1756~?),字佩香,号秋亭,又号无波阁女史,句容人。三十岁左右丈夫死后移居镇江。幼承家学,能诗善画,生性豪放,晚年信佛。曾作《八梦诗》,记述梦中登天、渡海、登科、从军、种田、隐居、求仙、学佛等事,以寄托自己的抱负。寡居后,不甘埋没自己的才华,师事袁枚、王文治,并与赵翼、洪亮吉、鲍之锺、曾燠、陈文述、顾宗泰等诗人为友,或相偕出游,或留客饮宴。她诗才敏捷,分题赋咏,往往先成。她的诗清新俊逸,在当时负有盛名。她爱好兰花,作画也以画兰为多,有《佩香图》,以兰花作为自己小影,又有《秋灯课女图》。骆绮兰居住小码头邂风馆(超岸寺)附近,家有小园,有听秋轩、无波阁等建筑。

从这两个骆氏的生平简介中,我还发现骆绮兰除了长于诗歌以外,也善画。而王文治不仅擅诗,而且也长于书画。二人似有诸多共同的兴趣和爱好。骆氏师从王文治怕是有依据的。他们偕同出游,吟诗唱和,骆画王题,感叹人生。这在王文治和骆琦兰所处的时代,是非常不容易的事。骆绮兰诗有云:太史清游兴偶乘,雪光江影共澄澄。欲凭慧眼穷千里,须上琼楼第一层。王氏家姬原入画,欧公野簌竟如僧。耆英叼许联吟社,咏絮才华媿未能。(《听秋轩诗集》卷二《侍梦楼师雪中登西津阁》)王文治为《雪中登西津阁》诗唱和:记曾折柳暮江头,一叶风帆漾碧流。每听鸿雁增远思,应搴兰芷忆前游。求书墨染潇湘水,作赋人怀鹦鹉洲。独有寒闺女弟子,离骚吟望楚天秋。(《听秋轩诗集》卷二《寄怀梦楼师楚游》) 

王文治还有一首诗,言与女弟子骆佩香从游,其诗先成:玉龙十万戏江干,高阁临风一倚阑。远水黑疑吹海立,近山青欲逼人寒。顿教世界离尘滓,合向仙家借羽翰。更得素娥飞彩笔,当年盐絮总才残。(《梦楼诗集》卷二十一《雪中登西津阁》)可见,骆绮兰才诗敏捷,巾帼不让须眉。

王文治还有一些女弟子,其中较有诗名者为鲍之蕙。鲍之蕙,字仲姒,号茝香,丹徒人。皋次女,“京口三诗人”之一鲍皋的次女,诗人鲍之钟二妹,女诗人鲍之兰之妹,同知张铉妻。张惠言《北江诗话》称“张宜人鲍茝香诗如栽花隙地,补种桑麻。”王文治评其诗云:“律细于之钟,骨重神清情深意练。”当时才人如太史袁枚、祭酒法式善诸君皆极推许之。之蕙着有《清娱阁吟稿》传于世。

   王文治戏曲家班“五云”中,亦有能诗画者,当亦为其弟子,但未得其详。自号王文治第十代后裔的王以凤先生说,王文治在云南为官,云南少数民族能歌善舞,王文治从云南罢官归来丹徒,蓄养家妓曲班的习气,便是从云南任官场上习得的。但是这样的不羁的文人习性与封建宗族士大夫的理念是有悖的,为此,王氏宗族将王文治逐出了族人祠堂。王文治与女弟子骆绮兰这样的过从甚密,估计怕也是原因其中之一。有人说,《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可能也有与王文治的一样的所谓“纲常伦理”和“道德作风”败坏的问题。

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寡妇门前是非多”。骆绮兰作为一个早寡的妇人,在清代封建社会,敢于与袁枚、王文治这样的文人交游、唱和,像王文治这样有一定身份和社会地位的封建文人和士大夫尚且都会受到封建卫道士的非议和为封建宗族势力所不容,骆绮兰的名声和处境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的。陈天白先生也说,“骆绮兰不在乎”。突出表现在社交活动上的我行我素,满不在乎。骆绮兰有自己对生活的理解,也有自己对人性的领悟。这非是寻常女子或妇道人家可以比拟的。正如陈天白先生所指出的那样,骆绮兰面对封建卫道士的非议和攻击,不是一味的忍辱负重,屈从苟且,而是很表现出一点对生活的浪漫主义精神。

“应悔撒盐一时疏,堪羡咏絮万世才。”骆绮兰有自己的精神生活和宗教信仰。骆绮兰崇信道教,追求理想,不可否认,宗教有时确是可以寄放人类灵魂和思想的一个地方。针对骆绮兰的艺术创作、宗教思想和社会活动,陈天白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游仙也好,归道也好,都是骆绮兰精神生活的一个侧面反映,是现实忧伤烦恼的宣泄或逃遁,也不过是些浪漫之思,非非之想”罢了。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五日星期六

著于镇江花园寓所

 

 附,骆绮兰的绘画作品

关于女诗人骆绮兰 - zhesue -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附:镇江女杰骆绮兰

骆绮兰是乾嘉时代江南地区寡妇创作群的代表人物,也是一位重要的女诗人。在镇江玉山边上(超岸寺北面)有骆绮兰雕像。

骆绮兰早寡无子的特殊经历使她与同时期的女诗人不同,表现出独特的价值观和性别意识。作为一个有才华的寡妇,她在自我之“才”和妇人之“德”之间挣扎,表现出很大的困惑与痛苦,这种矛盾在寡妇乃至整个妇女作家圈里都是具有典型性的,对于进一步认识江南地区女性文人这一特殊创作群体的思想和当时的社会风气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骆绮兰(1756一?),字佩香,号秋亭,又号无波阁女史,江苏句容人,是“初唐四杰”之一骆宾王的后裔,有“文惊皇后,画入匝香”之说。骆氏世业儒,绮兰出身于这样的书香世家,自幼就有良好的文化氛围熏陶,秉承了家族学诗的传统,正如其所自述:“兰自幼从先君学诗,垂发时,即解声律。”因此她少通经籍,能吟咏。及长,嫁于金陵龚氏子世治。绮兰与世治婚后生活美满,伉俪情笃;且志同道合,“绮兰好为诗,世治兼好为词”,虽寓居“广陵繁华之地”,却“独日夕闭门相倡和”。他们琴瑟和谐,堪称一时佳偶。家道中落后,夫妇二人遂“辍吟咏,谋生计”,在困苦的生活中相濡以沫,互相扶持。但不幸世治早逝,家境顿变,绮兰带着丧夫之痛移居镇江,居住小码头邂风馆(超岸寺)附近,家有小园,有听秋轩、无波阁等建筑。但绮兰膝下无子,孤苦伶仃,独撑门户,从此境遇更苦。然而早寡无子的打击并没有打倒韧性颇强的绮兰,她靠十指为活,一方面秋灯课女,以笔墨代蚕织,食贫自守,一方面她在诗文书画方面的才华也特别为人们所赏识,向其索诗画者众多,就这样她顽强地生活了下来。即使在这样艰难的生活中,绮兰也没有放弃诗文书画创作,她主动拜袁枚、王文治及王犯为师,续工吟咏,其花鸟画师法挥寿平、文椒笔意。其出众的诗画才情深得诸文坛名士的赏识,因此他们对绮兰“投赠诗篇,谬加褒许,历年以来或高轩亲过,或千里贻书”,绮兰“读而藏之,卷如束简”,“每风雨之晨,皎月之夜,取名流卷轴,衰而辑之,付诸奇删,以诗之先后为次序,像药炉经卷之旁,日手一编,幸才人拒笔,略得窥见一斑”。同时,绮兰还和诸才女惺惺相惜,她们相互唱和,书信往来,得诗文众多,更“于远近闺秀投赠之什,犹记忆不能忘。披诵一遍,深情厚意溢于声韵之外,宛然如对其人”,为了“使蛋蛋者知巾帼中未尝无才子,而其传倍难焉。彼轻量人者,得无少所见多所怪也”。“因衰而辑之,以付梓人”。

骆绮兰年过四旬之后,归心净业,深于禅理,曾作,《听秋轩闺中同人集》序言,乾隆六十年序刻本梦诗》,记述梦中登天、渡海、登科、从军、种田、隐居、求仙、学佛等事,以寄托自己的抱负。绮兰有《听秋轩诗集》六卷、《赠言》一卷、《闺中同人集》一卷,画轴多幅,和同时的卢元素女史在诗画上齐名,时人有“女卢骆”之称。绮兰才高而好学,尤仰慕袁简斋太守。袁枚云:“庚戌之秋,京江骆夫人佩香走而来曰:‘兰幼读先生诗而爱之且学为之,顾私淑不如亲炙之益也,先生其许之乎?’”袁枚念其才情,荐其往王文治处学诗,从此绮兰为诗“思愈清,才愈隽”。绮兰为学态度谦虚,王文治曾感叹道:“予每与论诗,辄心解其义,或有所弹击,尤悦服不可言。嗯!士夫言学问者往往有自是之心,一闻贬斥,即报颜不欲闻。予不能面谈人,故从游者甚寡。绮兰一女子耳,独能虚怀受学如此,此岂易得者哉?顾其诗益进,其境益穷。”而且绮兰自幼读书明大义,具卓识,无世俗儿女子态,亦不沾沾为资生计。王文治于《听秋轩诗集》序言中赞绮兰云“古所称固穷之君子,不意于巾帼中遇之”,颇有大丈夫的气概,故“所为诗伉爽高迈,丈夫之雄杰者不能过也”,亦可见其性格之坚强。绮兰“家虽贫,常能以财贿缓急人,扶危济困,有烈士风”,袁枚称其“高识远见,视大男子裁如婴儿,而且赴义若热,能为人之所不能为”。绮兰家曾有侍女文琴,嫁人后遭到大妇禁锢虐待,生活十分凄惨。绮兰听闻后,用钱将其赎回。“调粉熏香十二春,无端别去最伤神。谁知身似梁间燕,一载重依旧主人”,“旧衣还称小身材,清晓依然侍镜台。从此尘缘须自忏,好随妆阁绣如来”,更有收留殷悟情女史的感人之事,在其诗集中有诗并序为证,足以见她的古道热肠。“亲族间有大事,群谋不决,绮兰一言而众辄伏。”又可见她胆识能力之过人,反映出其性格中刚强的一面。

《听秋轩诗集》共收诗歌577首,基本是骆绮兰在龚世治逝后所写。从她的诗歌看,她喜好广泛,又读过许多文史典籍和诗词歌赋,为她的创作打下了厚实的基础。诗歌内容多为家居生活、旅行记事和感伤怀情之作,绝少反映社会生活,缺乏广泛深刻的意义。

 

【作者简介】

张风雷。男。江苏省镇江市人。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专门致力研究镇江(丹徒)地方文化的资深学者。

电子信箱:zhesue@hotmail.com;

联系QQ:305329099


博主推荐:

 

“子弹”虽热“夜谭”难火——也话镇江草根文人、平民教师张风雷著《张斋夜谭》
       闲考南山玉蕊花    闲话丹徒之水   回忆我的老师刘锦(地生)先生

吾家本丹徒 祠墓千棵柳——记文化名人卢冀野之子卢佶、卢佺携眷属之访镇江

扬州清曲传人卞学良 魏绍章与扬州清曲在镇江地方的传播

风花雪月话红颜  在上隍村小读书  闲话镇江古井    闲考镇江八叉巷地名的由来

夏日之旅——大连青岛纪行

绍宗楼空香犹在 斯人仙去情未了 

《揽胜诗草》及《揽胜续草》作者高禾生的家世

上堭地名的得名钩沉与时间考证

编辑:南徐散人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