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文化传媒博客

教育教学和考研资料库

 
 
 

日志

 
 
关于我

张风雷ZhangFenglei 江苏省镇江市人。男,生于1967年6月。祖籍江苏丹徒。大学本科文化。代表作《张斋夜谭》(上下册,台海出版社)。

独活与卷伯  

2013-11-08 19:11:11|  分类: 八卦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生为我开的药方中有一味药叫“独活”,还有一味药叫“卷柏”。怪怪的独特药名——背后有故事吗?不知道它们在最虚弱的水岸张望了百年,还是千年?独活,用一种无法抵达的思想,以自己的方式,美姿美态自由存在着,在阳光的熏陶下,在风雨的洗礼中萌芽、成长、开花,最后连根带茎捧出来交给了我。
她们风干的根须点燃我病中的眼眸,高举如炬的思想站立在山崖,是等我羸弱的身体跟着它们回家憩息,还是在等待一场在天地间轰轰烈烈的爱恋呢。只属于大自然,不属于任何花园,更不被任何人宠爱,保持独立的勇气,热切拥抱着我的羸弱的身躯,更无愧于这独特的名字。
独活:天生拥有一个乖僻的名字,独自活着的长生草,有风不动,无风自摇。独活是可以在任何情况下扎根。这悲壮的君子,没有美艳的身姿,只是一副治病救人的良药,她活着的时候,朵朵小白花如伞形撑开,细细的茎干,如一个小女子凄婉的美丽。被制成成药后,表面粗糙,质地坚硬,拥有了男子汉的刚劲。散发出独特的香气,专治神经痛与虚冷症,她把苦涩的汁液融进殷红的血液里,鲜活了自己,成全了别人,芬芳的生命在这虚冷的字眼中润泽,从《本草纲木》中跳跃而出,在大自然界婉转地描述一种生命的本质。
说说另一味中药——卷柏,她还有一个绝望的名字——九死还魂草。她远离尘嚣,把自己的心安放在冰冷的岩石缝隙里或荒石坡上。她的最大的神奇能消炎止血,把麻木不仁的神经激活,卷缩似拳状,遇水而荣,耐旱,能“死”而复生。
卷柏是难觅的神仙草,这拯救肉体与灵魂的良药,摇响阳光下的生命之树。她活着的时候,枝叶舒展翠绿可人,尽量吸收难得的水分。含水量低于5%以下,几乎已成“干草”了,失去了水分的供应,也失去绿色,然后乖巧地将枝叶拳曲抱团。一生让你尝尽喜怒哀乐,她还会在不喜欢的土壤里原地逃亡,挣脱出来,全身缩成圆球,随风称动,伺水还魂,活得不如意时,就会“背井离乡”四处流浪,寻找适合自己生命的水土。
曾有人把她做成标本放入橱窗,数十年后,把她再浸入水里,枯萎的身体重新绽出生命的绿色。这种被逼迫出来随机应变修炼出来的“还魂”的本事让人惊叹!她绝处中逢生的物种,脱离此生,然后让自己得救。在失去生命时,又获得生命。吸风饮露,纤尘不染的圣草,理想主义的孤独者,魂归山中。
由这两味中药,我不由想起生命的绝唱。南乐府民歌《华山畿》中的传说故事。《华山畿》中南徐士子与华山女子,(今镇江丹徒石桥乡华山村)“君既为侬死,独活为谁施?观苦见怜时,棺木为侬开”。华山女子为故去的士子矢志不渝,以身殉情之举,也不愿独自活着。惊天地,泣鬼神,与汉乐府民歌中《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让后世人肃然起敬。
旧上海的张爱玲与胡兰成,是上帝一时失手点错的鸳鸯谱,在烈日的曝晒下,短暂的爱情听得到破裂的声响。爱玲面对背叛选择了“独活”,而没能选择如“卷柏”一样见招拆招,以安静的姿态拈花微笑,笑看递嬗的人事,去看铺陈在远方的旖旎风景。我想,如果张爱玲还活着的话,追问爱情,是否可以选择“独活”与“卷柏”生命方式活着,而不要去做一个临水照花的女子。
独活是一种勇气,不依不靠,独活而不苟活,舍身践行,隐忍。古有,独与滔滔汨罗江水为伴的屈原“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两个不同的“独”活的潇洒与水同歌一曲“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心曲。国之不存,人将附焉?独活岂不孤寂伤悲?用独活的悲壮,活出卷柏的风采,随水而安。近有,鲁迅在黑暗中独特“横眉冷对千户指”的独怆,到“俯首甘为孺子牛”卷柏的襟怀。这两种卑微的草,是真正超凡脱俗的,特立独行的个性渗透到骨髓里,留给世人的酸楚和一股绵绵的敬意,欣欣然傲然活过,从生到死的绝唱。
卷柏的活是一种气度,随时雕琢生命中的故事,雕塑生命传奇,退让。我虽然没见过真正长在大山长在水湄的独活与卷柏,每一年,我都会到江水边,北固山脚下寻找她们,寻找曾经以命换我命的隐士,或者找跟她们长得很像的草,找着找着,发现自己和她们长得相像了,相信我在找她们时她们也一定在寻我,边走边找,凝望江水,像丢了魂似的。没找到她,却意外地找到了在江水深处吟诵《离骚》的诗人,他穿行在青山绿水间,以独活与卷柏的姿势昂首。
我习惯在黄昏时倚在城市的窗口,把目光伸向远古的深山,怀想她们,在大自然中婉转地描述生命特质的名词,石缝荒石坡上蓝色光焰,生时孤绝,死亡是灰,无损于她的从容。去想像药罐中备受煎熬的独活与卷柏,用一碗苦汁喂养我的身体和灵魂,当世界病得无药可救,你安静了,忘记了还有风在吹动,用寂然的神情,书写生命的清纯,大山中,绝处逢生。站在窗口。伸出我的手牵着你万年的枝叶,去作一次真正的旅行。
她们以身做祭奠,活了自己,活了别人,生命是无法承诺的。这两味中药与别的中药为伍,用一碗清水煎熬出浓浓的苦汁,喂养我的身心,不禁让我向她们行下敬畏的注目礼。
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在无水的生命状态中,还能坚持多久?以智慧的名义赞美这样的生命形态,一次次生命无上的涅槃。万千丘壑的绝壁上,这独行的草药一如既往庄严站在那里修炼自己的同时,也在修炼普天下苍生的心。
 
-----首发《东方散文》2012年冬季版第8页
2012年11月发于《扬中快报》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